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81章 钟情
    太学院。

    月明星稀。

    紫罗兰在墙角凋谢落下的花瓣儿,被风吹得打卷着走。

    水仙端着一盆热水进来,绞干毛巾,放在周筝筝额头上。

    周筝筝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超哥哥!超哥哥!”她大叫着。

    “姑娘,姑娘!”水仙的声音响起,周筝筝才意识到,刚才不过是场恶梦。

    她梦见林仲超被人害死了,鲜血流了出来,流到她手上的时候,她就醒过来了。

    幸好是场梦。

    “豫王醒来了没有?”周筝筝喘息着问道。

    水仙哽咽道:“奴婢已经派人去问了,东宫的说是还没有。”

    这时,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,门被用力地推开了。

    是红樱!

    “红樱,我们姑娘都昏过去了,你跑哪里去了啊!”水仙责怪道,“莫非你忘了你是我们姑娘的奴婢?”

    红樱低着头,脸上都是眼泪,说:“奴婢知错了,奴婢一听豫王有事,就顾不上别的了,姑娘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现在还回来做什么?”水仙厉声呵斥道。

    周筝筝摆摆手说:“算了,水仙,毕竟豫王是红樱的救命恩人,红樱紧张些也是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水仙说:“红樱,还不快谢过大姑娘?”

    红樱跪了下来,“多谢姑娘不责怪。只是,姑娘,您一定要救救豫王啊!”

    周筝筝一怔,坐起来抓住了被褥,“豫王怎么了?”

    水仙说:“红樱,你好不知趣,豫王病了,自然应该由太医去救,你跑过来求我们姑娘做什么?还又是下跪,又是哭闹的,闹得这么大,你是真不把我们姑娘的名声,放在心里是么?”

    看水仙这么生气,红樱急忙磕头,“不是,奴婢不是这个意思!”

    周筝筝拉了水仙一下,看着红樱说道:“水仙教训你也是为了大家都好,你快说,要我怎么帮豫王?”

    红樱哭着说:“我哥哥被一个太监叫去了偏殿,哥哥临走前让奴婢快点去通知姑娘,希望姑娘可以过来,看着豫王,我哥哥才放心。”

    原来是这样,周筝筝拉扯被褥的手指越发地紧了,说:“红樱,你起来吧!”

    红樱看着周筝筝的目光带着质疑,“姑娘,你就去看看豫王吧!我哥哥只放心姑娘你!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就算你不说,我也会过去的。水仙,给我拿衣裳来。”

    水仙说:“姑娘。这……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水仙,如今豫王身边没有人看着,如果他出了什么事,我会后悔一辈子的!”

    水仙可不想周筝筝后悔一辈子,于是马上去拿了衣裳,可是仔细一看,却是侍卫的衣裳。

    周筝筝明白了,水仙是希望周筝筝乔装成阿明,真是想得周到啊!

    很快,周筝筝换好了衣裳。

    水仙提着灯笼,由红樱带路,三个人朝东宫走去。

    周筝筝抬头,夜风好冷,可快速奔跑的脚却一点都不感觉冷。蓝紫色的天空,三只乌鸦扑扇着翅膀,齐齐飞向东宫的方向。

    东宫。

    自从太子不在了之后,东宫变得格外冷清,再加上大部分可信的侍卫奴婢,都被调到豫王府里去,所以,每当到了夜晚,四面看去,东宫看不到一个人。

    只有三三两两的灯笼,在廊下挂着。

    林仲超躺卧的地方,不是林仲超经常睡觉的地方,阿明把林仲超藏的很好!因此周宾一下子找不到。

    周筝筝来到内室门外,对水仙说:“眼下不确定会发生什么,你去请白姑姑出来。白姑姑外冷内热,一定会帮我这个忙的。”

    水仙说:“可是姑娘,如此又会多一个知道你来过这里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东宫这么清净,连阿明都被叫走了,我怀疑今夜这里必定不会太平。萧贵妃和孙贵妃都不会管这事的,只有白姑姑,白姑姑在宫里这么久了。一定知道怎么帮我们的。”

    水仙说:“那奴婢这就去,姑娘,你可要小心一点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你也小心点。我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水仙走了,红樱拿了钥匙开了门,周筝筝快步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林仲超果然躺在床上,额头上都是汗珠,闭着眼睛,呼吸还算平稳。

    周筝筝眼泪流了出来。说好的不哭,可真看到他了,周筝筝还是没能忍住。

    “红樱,太医可留下药方让你煎药了?”周筝筝说。

    红樱点点头,从抽屉里拿出一张黄色纸张,“姑娘,药方在这里呢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看了看,水仙懂医术,周筝筝偶尔也会看看水仙开的药方,“这药方没问题,可是!药煎好了吗?”

    红樱点点头,“药是我哥哥亲自煎的,可是现在已经凉了,放在桌子上呢!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我知道了,你去门外守着,我亲自热好了喂给豫王吃。你放心,吃下去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红樱半信半疑,“真的?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当然是真的了。”

    其实周筝筝哪里知道,吃下去能不能好,可她需要给自己打气。

    她太害怕失去林仲超了,可是害怕没有用,她逼迫自己相信。

    可周筝筝的肯定鼓励了红樱!红樱大喜!马上跑到门外守着了。

    有风吹过,床上的玉流苏一颤一颤的,落下的影子明暗不定。

    周筝筝热好了药,端了过来,坐在床边。

    林仲超依旧没有醒过来。

    周筝筝把他的头,微微扶了起来,拿了个大迎枕垫在后面,然后!吹一吹药汤,往林仲超嘴里送。

    有几滴从嘴角滴下来,周筝筝细心地拿帕子擦拭掉。

    看着林仲超一点点喝下去,周筝筝深吸了一口气?

    屋子里是如此地安静,屋外的夜风吹得什么东西哗哗响都听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周筝筝喂完了药汤,握住林仲超的手,哽咽道:“超哥哥,在我落下水昏迷不醒的时候,是你告诉我,一定要坚持住。如今,昏迷不醒的是你,超哥哥,我想对你说,你一定要坚持住。我还有很多话要跟你说。我们还有很多快乐的事情还没有做!我们好容易才再次见面,我们还有很长的时间要在一起,你一定要坚持住!坚持下去,等我盛装打扮,嫁给你。”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