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78章 喜欢
    静安公主来了,四皇子于是退开,温妃笑道:“福雅,你又淘气了!没看到母妃在跟你四皇兄说话吗?”

    静安公主搂着温妃的脖子说:“母妃,我们请大家河边钓鱼好不好?”温妃说:“这又是谁给福雅出的馊主意?”

    静安公主说:“哪里是什么馊主意,这分明是好主意。刚才,定国公府的苗姑娘过来找女儿提议的。”

    温妃眼睛眨了眨,看了不远处阴森森地站在林仲超身后的苗若兰,笑道:“这的确是不错的主意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母妃也是赞成的是吧!太好了,本公主这就跟苗姑娘去准备。”天**玩的静安公主高兴得手舞足蹈起来。

    温妃看着静安公主带着苗若兰朝河边走去。

    苗若兰还看了林寞一眼。

    温妃心想,我就知道林寞和苗若兰会出手的。

    皇宫里有一条内河,是跟护城河连一起的。苗若兰趁静安公主不注意,偷偷地拿小刀,在画舫的底部最脆弱的地方,割开几道口子。

    “你在那边干什么啊!”静安公主见苗若兰从画舫下来,问。

    苗若兰说:“我在为公主试一试船体的摇晃程度。”

    静安公主高兴一笑,“你知道本公主会晕船,所以,特意为本公主试的吗?”

    苗若兰心想,我才不关心你晕船不晕船呢!“是啊公主,结果是那只画舫很稳,公主放心好了。”

    静安公主拉着苗若兰的手说:“你真好!”

    清风拂面,空气中满是青松的香气。新出的嫩芽软软的,摸上去虽然硬硬的,但是并不扎手。

    地上,松果零散的落了一地,好一些都被泥土深埋了。

    阁楼外墙上,爬山虎已经摸到了屋顶,一片绿油油的,布满了整面墙。

    周筝筝躲避着人群,和水仙漫无目的地逛了一圈回来,正听说静安公主要大家都移步河边,公主要和大家坐画舫钓鱼呢!

    周筝筝眉毛皱了一皱,这公主玩意儿可真多。

    “阿筝!你快随我来!我们一起坐画舫玩!”静安公主拉着周筝筝的手,不由分说往前走。

    很多人也觉得无聊,就都往河边走去。

    那只画舫已经安安静静地停在那里了,画舫很漂亮,能坐四五个人,稳稳当当地停靠在岸边。众人围了上去,对画舫纷纷品头论足起来。

    周筝筝看着那画舫,觉得眼睛有点疼,这画舫说不出来的怪异,太完美了,完美得可怕,好像画舫是一直等着周筝筝坐上去一样。

    “毕竟是玩水,大家都小心点。”温妃说完这句就说有事先走开了,让静安公主和十皇子招待大家。

    静安公主说:“谁愿意第一批上去钓鱼?说好先哦,这河里可有很多鲤鱼,今日谁钓到的归谁哦!”

    不过,很明显,鲤鱼并没有吸引大家上画舫,静安公主这种哄小孩子的招式看来行不通,因为,没有一个人愿意先上画舫。

    这条河还是比较深的,来的都是贵族子弟,很多都是不习水性的,傻子才愿意坐画舫去河中央钓鱼呢,这万一落水了怎么办?

    静安公主第一招不管用,马上使出第二招,“阿筝,我们上去玩玩吧!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不好意思了公主,我不识水性,也非常怕水,公主还是更为挑个人陪你吧!”

    静安公主不高兴了,“阿筝不要怕,那我们让林枫哥哥一起来,林枫哥哥可是颇识水性的。”

    林枫期待地望着周筝筝,“本王可以保护你们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在心里说,谁要你保护?恨不得杀了你全家!

    静安公主一个劲地磨着周筝筝,可周筝筝说:“感谢公主,可齐王乃男子,我和他都在画舫上,孤男寡女的,影响不好。”

    静安公主于是拉上苗若兰,说:“那这样总不是孤男寡女了吧!”

    经不住静安公主软磨硬泡,周筝筝答应上去了。

    林仲超一怔,很担心地看着周筝筝,可周筝筝想到刚才林仲超故意接近苗若兰来气她,正生气呢,故而不理会。

    林仲超没办法,说:“你们几个人有的玩,反而让我们看着你们玩,这不公平。不公平。不如我们想钓鱼的坐另外一只画舫,也跟你们去玩。”

    静安公主笑道:“刚才你们都不愿意来的,现在没有位置了,你们反而都想上画舫了。”

    苗若兰一见林仲超也要跟过来,脸红了,以为林仲超是不放心她才跟过来的。

    于是,静安公主,苗若兰,林枫和周筝筝四个人坐上了画舫。林仲超和林寞坐上了另外一只小画舫跟过去。

    河面上的微风,吹在脸上湿湿的,很舒服,周筝筝拿起钓竿,正想钓鱼,林枫笑道:“周大姑娘,我来帮你钓鱼?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过来。”周筝筝冷若冰霜,看都不看林枫一眼。

    林枫一怔!然后是恼羞成怒,“周大姑娘,想不到你还是那么有个性,本王很是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齐王,我和你不熟,请你说话放尊重一点。”周筝筝把钓鱼竿收了起来,“不然,我马上就下船!”

    静安公主走过来,“阿筝,林枫哥哥只是太喜欢你了才这么说的,你不要怪他,其实他对你很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公主,这类话,也请以后不要再说了。”周筝筝脸色铁青,认真得没有一丝笑容,“毕竟男女有别,免得影响了我的名声。”

    静安公主从来没看到周筝筝这么严肃过,顿时吓了一跳,“知道了,知道了,不说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林枫很生气,“周大姑娘,你何必这么不给本王面子!本王是真的很喜欢你!难道喜欢你也是错的吗?”

    周筝筝冷冷地回答:“齐王的错爱,我担当不起,我也从来没想过要跟齐王做朋友,还请齐王不要强人所难。”

    林枫咬牙切齿地说:“可是本王很喜欢你!喜欢你到夜夜梦里都是你!”

    周筝筝冷笑道:“就凭着我父亲这样的身份,齐王就可以假心假意说出这样的话,来玷污齐王和我两个人的名声?”

    林枫凄然道:“你错了,本王喜欢你,并不是因为你是周瑾轩的女儿。”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