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76章 我愿意
    林枫的美,让一众的闺秀都低了头。

    林枫是故意晚点来的,

    如果来早了,坐在座位上,还有谁看得到他?

    所以,他选择来得晚。

    来晚了,自然会引起大家的注意,才更能证明他的与众不同。

    当下,史婉儿羞红了脸,总觉得林枫是在看她,心想,难怪周云萝对林枫倾心,连她,都恨不得为林枫而死呢!

    杜灵灵看着史婉儿,笑了一笑,她也觉得林枫是在看自己呢。

    只有苗若兰和周筝筝两个人,几乎不看林枫。

    苗若兰是一些直盯着林仲超在看,眼里已经容不下林枫了。

    而周筝筝,则只是看着杯子里的茶,这是祁门红茶,喝下去暖胃,看上去如黄金,茶中上品,周筝筝喜欢喝茶,自然是爱不释手。林枫坐下来,扫了一圈,最后目光落在周筝筝身上。

    好久不见,周筝筝的身体长开了,隐隐可见胸部的起伏。而脸蛋儿显得更加明艳动人了,好像带露的桃花。林枫觉得,周筝筝是越来越迷人了。

    就如同那心头的朱砂痣,得不到而成为最美好。

    看到林枫盯着周筝筝在看,林仲超手指一紧,握紧了茶杯,茶杯差点碎掉了。

    林寞是来到最晚的一个皇子,比十皇子还晚。

    林寞看到周筝筝,大胆地过去打招呼,故意做出和周筝筝最熟悉的样子。

    周筝筝理睬也不是,不理睬也不是,只是瞪了林寞一眼,她本来不想对付林寞,林寞却处处为了周云萝针对她!

    正不知道怎么回答,忽然,不知什么东西打在林寞的脚上,林寞“啊”的一声,滑了一跤。

    “啪!”摔了个嘴啃泥!

    顿时,惹来众人的讥笑声。

    林寞的那只残缺的脚,也因为裙裤被划破的关系,露了出来!

    “真的好像只狗呢!”“是啊!”“这样的人,竟然敢去跟周大姑娘套近乎,周大姑娘才不认识他呢!”

    众人根本不把林寞放在眼里,争相议论起来。

    原本大家应该议论周筝筝勾引林寞的,一下子变成了林寞不自量力,要缠着周筝筝。

    林寞没想到会这样,回头看了看林仲超。

    刚才的那石头,是林仲超扔过来的。

    林仲超害得林寞出丑,使得众人都不再取笑周筝筝,那看来,林仲超对周筝筝也是有意的。

    林寞的心中,忽然起了一个主意。

    此时,静安公主和温妃走出来了,大家都把注意力拉回,投到她们身上去。

    水仙说:“姑娘,刚才奴婢看得仔细,那是豫王给十一皇子殿下下的绊子!”

    水仙能看到,周筝筝当然不会看不到了。

    刚才,林仲超一弯腰,就有飞过来的石头,正好打在林寞的脚上,林寞倒下,林仲超就起身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我感觉我已经看不懂他了。”周筝筝说。

    林仲超今生变得若即若离得好像投在墙上的光影。

    周筝筝越接近,越是看不清,直到她把自己的影子也重合进去,也还是看不清。

    突然,从河道上传来“扑通”一声响亮的落水声。人群中顿时一阵骚乱。

    “有个娃落水了!快救人!”隐约中,富公子听到了一个老妇人的声音。

    随之,又马上听到一个落水声,但听声音有些沉闷,应该是不怎么熟悉水性的人跳进水中的声音。

    人群中除了孩子,便是一些妇人和老人了。刚才跳进水中的,大约就是孩子的母亲。

    富公子还没坐稳,便赶紧起身,快速地朝人群中挤过去。

    大家看是富公子过来,也都纷纷让出了一条路。

    “小生,快救人,大家都不会游水,就你会!”边上,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激动地说。

    还没等老者说完话,富公子便已经一头扎进了水中。连脸上的衣服,都没来得及脱。

    远处,龙舟队伍也发现了岸边的异样,便径直朝落水处划来。

    下面有个漩涡,一下子竟找不到落水的两个人。

    富公子探出了头,大大的喘了两口气。随之,便又深深的潜进了水中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一个小男孩终于被拖出了水面,虽然面色苍白,但双眼还能睁开,胸口微弱的起伏,让岸边的人稍稍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小生,孩子他妈还在水里,赶紧啊。”孩子被接上岸后,有人焦急地提醒道。

    水下的漩涡很急,还没来得及脱的衣服被水流缠绕打结,富公子的体力已经耗了一大半。

    但人命关天,富公子来不及休息,马上又是一个深扎,伸手在水中摸索着。

    忽然,一根红色的腰带漂到富公子的眼前,富公子的心中一个咯噔,孩子母亲恐怕凶多吉少了。

    富公子顾不得自己,奋力地跟漩涡做斗争。终于游到了漩涡的外面。

    忽然,有一排大大的水泡从富公子的脚下涌上来,很明显,这不是别的,正是孩子母亲最后的呐喊。

    富公子来不及换气,一个鲤鱼翻身,往深水处快速的下潜。随着下潜的加深,耳朵也渐渐觉得有些发疼。

    孩子母亲双手无力的敞开在身边的两边,身体静静的悬浮在水中,没有丝毫生气。

    富公子快速地往前一游,伸手一探,紧紧地抓住了孩子母亲的右手。

    可还没等他用力,孩子母亲突然发力,将富公子重重地往深水中拽拉。

    这是水中濒死的人常见的一个反应,很多施救的人,往往因为不懂正确的处理,而造成两败俱伤的后果。

    富公子见此情形,赶紧挣脱了孩子母亲的手,口中也灌下了好几口水。

    为了不被孩子母亲再次拽拉,富公子从身后将孩子母亲扣住,一步步的往上浮出水面。

    炫目的阳光透过水面,照在富公子的脸上,巨大的疲劳,已经让富公子渐渐失去了知觉。

    “少爷,你醒醒啊!”随从门拽拉着富公子的衣袖,但却又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龙舟上的船员将两人救上岸的时候,已经为时已晚,两人都失去了知觉,连呼吸也都停止了。

    拨开人群,一男一女两具“尸体”躺在正中间,边上围观人群的脸上,无不写着悲痛和惋惜。

    ——两个人的脚并没有外翻。

    “快过来帮忙!”

    “快!用力按压!”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