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73章 见温妃
    水仙回来的时候,周筝筝还没有休息。

    水仙略带惊慌地把看到的告诉了周筝筝。

    周筝筝轻轻转动茶杯杯盖,眉毛皱了起来,“孙贵妃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事。若是萧贵妃知道了,一定会很高兴,而后宫又会是一场腥风血雨。”

    “姑娘,你说那个男人,会不会是齐王?”水仙细细回忆道,“当时实在是背着月光,可是那胎记,那大鸟,都不会错的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想到前世和林枫做夫妻的时候,因为夫妻不睦,并不知道林枫后背有没有胎记,就说:“有这个可能。可不管是谁,有可能,他们已经看到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都怪奴婢不小心。”水仙说。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你没出事就已经很好了,以后记得,不要再冒险了。你既然已经看到这一切,孙贵妃一定不会放过你的。”

    水仙说:“是,姑娘。奴婢省的。”

    次日,静安公主的奴婢就进来催促了,水仙说:“我们姑娘已经起来了,待会用了膳自然就过去。毕竟是静安公主相邀,我们姑娘哪里有不去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那宫女说:“姐姐说的极是,不过我们公主是个急性子,这会儿又是给大家都宣布了周大姑娘会过来,所以心里着急,一定要我看着姑娘过来了才可以走,还请姐姐多多担待,适当催促下周大姑娘。”

    这宫里出来的奴婢果然教养说话都是一流的,说得水仙都不好意思不去催促周筝筝了。

    帘子里的周筝筝早听在耳里了,笑道:“这位姐姐叫什么?听你说话我就喜欢。”

    那宫女也大大方方地回答:“奴婢叫玉露,断断当不上姑娘的姐姐儿子,还望姑娘直接叫小的玉露便是。”

    “金风玉露一相逢,便胜却人间无数。好名字,好名字,想必是你的本名?”周筝筝问。

    玉露说:“回周大姑娘的话,不是奴婢本名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公主给你取的名字?”

    “不是,是十皇子殿下起的。那次十殿下在公主宫里玩耍,一时兴起,公主就请十殿下给我们命名,奴婢就有了这个名字。”

    十皇子?周筝筝想起那日,在东风十里见到的那个长相平凡的少年,那个德妃生的十皇子。

    “十殿下文采果然斐然。”周筝筝想起前世,听说十皇子凡事不爱出头,为人低调,有次庆丰帝出了个题目,要考一考众皇子,几乎所有的皇子都绞尽脑汁要写出好诗歌来讨庆丰帝的欢心,只有十皇子淡定地交了白卷,庆丰帝问他,他还说自己资质不精,不敢跟众皇子争锋。

    就是这样一个没文采的低调皇子,竟然能给奴婢起名出口成诗?

    周筝筝忽然觉得过去对十皇子的关注实在是太少了。

    很快周筝筝就用膳完毕,留下红樱守家,水仙扶着周筝筝一道儿走了,玉露给她们带路。

    诗会的位置就在静安宫里。

    静安公主正在被几位宫女的簇拥着梳头,十皇子就站在宫外,在悠闲地逗着鹦鹉。

    看起来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。

    周筝筝走上去,行了个礼,十皇子也行礼。

    十皇子还没被封王,可以不行跪拜礼节。

    “周大姑娘来得真早。吴国公的女儿果然是懂得尊重人。”十皇子说。

    今天整个太学院的女子都有被邀请,可是,周筝筝却是第一个过来的。

    “十皇子殿下不也是来得很早吗?”周筝筝说。

    十皇子笑道:“我昨晚就在静安宫里,没有出去过,所以,不算来得早,而是已经在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“十殿下不回德妃娘娘那里吗?”周筝筝很好奇。

    静安宫是温妃和静安公主住的地方,十皇子十五岁的年纪,还没外出建府,暂时是跟生母德妃住一起的。虽然不合规矩,可是因为小时候十皇子经常住静安宫,所以,现在也住静安宫,也还是说得过去的。

    “十殿下和公主真是兄妹情深,让阿筝颇为羡慕。”周筝筝感叹道。

    前世林枫曾多次提到十皇子,都是说十皇子性格太低调,身体也不好,林枫的眼中,从来没有把十皇子当成皇储的对手。

    甚至说,林枫有点小看十皇子。说十皇子这么大了还跟母亲一起住,凡事不敢出头,一点都没有皇子的气派。

    周筝筝初见十皇子的时候,也是这样想的。可现在周筝筝只是觉得十皇子身上有很多的谜,她暂时解答不了。

    “那也是因为公主可爱,温妃宽仁啊。”十皇子说,“相信周大姑娘也会跟公主相交愉快的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那是当然。”于是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而此时,林仲超和阿明坐上马车。

    “主人,那苗姑娘的马车好像跟过来了。”阿明打开车帘看了看说道。

    林仲超眯着眼睛养神,“她要跟,就随她吧!”

    阿明说:“就怕到时候周大姑娘知道了,又会误会主人您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说:“她若误会了,反倒是好事。”

    阿明叹了口气,“这苗姑娘不知从何处听来的,说什么主人护送了周大姑娘去皇宫,便也上赶着要主人也送她。看来苗姑娘性格,也颇似周大姑娘的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说:“胡说!这天下断没有人,及得上周筝筝。”

    而在后面的马车里面,苗若兰打扮得何其秀丽。

    “周筝筝,你休想跟我抢豫王!”苗若兰握紧拳头,一脸的不服输。

    静安宫里,静安公主已经装扮好了。

    “阿筝,我长得美吗?”静安公主拉住周筝筝的手,很是高兴。

    “公主当然是美丽的。”周筝筝说。

    “我带你去见我母妃。”静安公主不由分说地拉周筝筝走进内室。

    屋内,一面螺钿镜子前面,坐着一个面容慈祥的妇人。

    她面容富态,长发高挽,脸上总是带笑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,哪怕是在气头上,见了她,都不可能再发怒。

    她,就是温妃!温老太医的女儿!温慈温燕的长姐!

    周筝筝一时愣住了。

    温妃笑着对周筝筝伸出手来:“这位就是福雅一直提起的周大姑娘吧!来,过来,让本宫好生瞧瞧。”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