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72章 欢情蜜
    林枫说:“可在我们中原,没有地位的人才是不设灵位的。总有一日,我会建造一座世上最大的陵园给我娘安眠。”

    亚父把油灯点上,看着豆大的光华,一点一点地明亮了整个房间,说:“你有这份心,你娘在天之灵也会欣慰的。我见过你娘之后,才发现,天下所有的女子,亦不过如此。就因为她芳华绝代,才遭到皇后的妒忌,才死于非命。齐王一定要为你娘报仇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!亚父,我一定会拿仇人的头颅来祭奠娘亲。”林枫握紧了亚父的手。

    皇宫。

    暖暖的太阳将红墙晒的如火烧,在蓝天的映衬下,这红红的又是那么温和,有温度却不刺眼。不远处的阁楼,在红墙上映出轮廓分明的影子,曲直回转,棱角分明。上翘的飞檐,此时也只是一个黑影,那尖尖的钩角,也已经不那么锋利。

    静安公主风风火火地来找周筝筝,宣布每天的诗会,“我娘会出现,所有的皇子公主也都出席,阿筝你可一定要参加哦!”

    周筝筝正提笔写了个“超”字,说:“听说太学院有个闺秀体力不支,退学了。被定国公府的苗若兰顶了上来,可有这事?”

    静安公主说:“是啊!苗若兰明日就要进太学院啦!不知道她赶得上赶不上来参加本公主的诗会。不管她!只要我的阿筝能参加就可以啦!”似乎周筝筝的参加被静安公主视为莫大的荣耀。

    周筝筝放下笔。轻轻一笑道:“公主这样说,岂不给我招仇恨了!我可是当之不起。”

    静安公主推了周筝筝一把,“全京城谁不知道你周筝筝,是闺秀中的拔尖,全京城的男子,断无不喜欢你的。据说有些公子想你都想得发狂,成天聚集在吴国公府门口,只为了能和你来个偶遇呢!”

    周筝筝笑道:“这是没有的事!”

    可这事倒是真的。只是这些疯狂公子都被林莜和周瑾轩给打发走,所以周筝筝不知道罢了。“你倒好,你父母亲把你宠到天上去,在婚配事上都不曾为难你。”一向开开心心的静安公主忽然忧愁起来,吓了周筝筝一跳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了?莫非公主遇上什么烦心事儿了?”

    静安公主用胳膊肘托着下巴,叹了一口气,肉嘟嘟的小脸皱成一团,连忧愁都可以可爱成这样,“我父皇和母妃已经张罗起我的婚配了呢!他们说要给我弄个招亲会,满朝文武,只要年纪在十五到二十五之间的,未婚的,都可以来考试,由母妃亲自挑选于我。这都什么跟什么啊!不就是要嫁人吗?又不是挑状元!还考试呢!这考上了就是我喜欢的吗?”

    周筝筝想不起来前世的静安公主花落哪家。前世周筝筝对温妃这些人关注极少,就连温慈娶的是谁都不清楚,更何况静安公主呢?

    “你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!温妃是关心你,怕不能把全天下最好的男子挑出来给你呢!所以弄了个招亲会,说不定,你也能看中温妃为你选的那个!”

    静安公主摇摇头,“这天下最好的男子,就是林枫哥哥了!我呀!上哪儿去找林枫哥哥一样的!”

    静安公主崇拜她的皇兄林枫,所以前世时,特意介绍林枫给温燕,因为她认为,最好的男子应该做温家的女婿,肥水不流外人田嘛!

    周筝筝不想特意告诉静安公主,林枫有多不好,只是继续练字。

    静安公主又聊了一会儿,便走了。

    水仙在缝制一件玛瑙绿长裳,周筝筝说:“水仙,你不是刚给你哥哥缝了件衣裳吗?你看你,正是长身体的时候,衣裳没穿几日就变小了,要给你自己做衣裳都来不及,这又是给谁做的?”

    水仙红着脸没有说话。周筝筝说:“我猜到了,你是给张良晨缝制的。”

    “姑娘,如今他可是张大将军,岂是奴婢能肖想的。”水仙说。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水仙,你已经十三岁了。若是张良晨对你无意,不如忘了他,我给你择一良婿,一个喜欢你,珍惜你,也理解你的好男子。”

    水仙把线头咬断,说:“姑娘,奴婢是什么身份?哪里能有这样的命了?奴婢只想服侍姑娘一辈子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把手放在水仙肩膀上拍了拍,“不会的,你如此心灵手巧,还会医术,一定会找到一个的。”

    夜色笼罩,水仙拿了缝制好的衣裳,打算送到皇宫的差役那里,让差役送给张良晨。

    忽然,花园内侧响起嘻嘻簌簌的声音。

    水仙警惕起来,蹲下去。草丛遮蔽了她身躯。

    花园内侧果然有两个人!还有呻吟声!

    水仙仔细一看,真是不看不知道,一看吓一跳!

    那不是孙贵妃吗?

    因为在林枫和周云萝陷害周筝筝那日,水仙就看到过孙贵妃,孙贵妃年轻又天生丽质,一看就难忘,所以认得。

    此时,孙贵妃退下一身华贵衣裳,娇软的身体在草地上摊开,一个男子在她身体之上,开展一轮又一轮的进攻!

    “不要,不要。”孙贵妃欲拒还迎。

    那男子背对着水仙,看得出来,那是一具完美的身体,后背上还有一块很大的红色胎记。

    “父皇给不了你的,我给你。”那男子说。

    这么不堪入目的一幕,竟然给从未经历人事的水仙给撞见了!

    水仙再沉稳,也不免心跳加快起来。

    “是谁这么大胆,敢跟皇帝的女子苟且?不行,我要看到那男子的真面目,这样就可以给姑娘多一个赢的筹码了。”水仙竭力让自己平静下来,慢慢移步过去。

    忽然,一只大鸟俯冲而下,水仙猝不及防,“啊!”叫了一声!

    孙贵妃急忙推开那男子,“谁在那里!”

    水仙双手护着自己,不让那只大鸟逼近,快步跑开了。

    孙贵妃披着衣裳起身,“真是该死的丫头,本宫若是知道她是谁,一定杀了她!”

    大鸟停落于那男子的手上,那男子发出魅惑的声音,“那丫头我认得,是周筝筝的丫鬟水仙。”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