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71章 赐婚了
    早朝的时候,庆丰帝忽然赐婚林寞和南平国公府,也就是永安县主的赵欣怡。众皆哗然。

    林寞当场反对,甚至顶撞庆丰帝,说自己不喜欢任性嚣张的赵欣怡。

    当时,连南平国公爷都在场,庆丰帝顿时感到自己下不了台。

    他还以为萧贵妃已经和林寞说好,以为这会是个两全其美的结果。

    “真不知好歹!”庆丰帝气得拂袖而去。

    退朝后,林寞差点和林枫打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都是你!你自己不愿意对赵欣怡负责!反过来倒是推给了我!林枫!你真卑鄙!”林寞拽住林枫的衣领就打过去。

    谁知,林枫只是轻轻一推,林寞就被推倒于地。

    “林寞,你不要血口喷人!这件事和本王有什么关系?”林枫抖了抖衣袖,拿出杏黄色手绢擦拭着衣领,嫌弃地说道,“你今日不但得罪了南平国公府,还得罪了父皇和母妃,看你怎么收场!”

    林寞说:“林枫!你不要以为这样就可以阻止我和云萝在一起!你还不承认!明明之前南平国公府说的是你,怎么会忽然变成是我!不是你还会是谁?”

    林枫说:“究竟发生了什么,你去问母妃吧!问本王做什么?至于周云萝,也只有你拿她做宝贝!本王压根不稀罕!”

    林枫走了。林寞一个人,一瘸一瘸地走进苍凉宫里。

    萧贵妃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了。

    “寞儿,你怎么能当朝就抗旨呢?你不知道你父皇有多生气,已经下令把本宫给禁足了!”萧贵妃半带生气半是着急地说,“你浪费了本宫的一番苦心啊!”

    林寞说:“母妃!原来真的是你!刚刚林枫说是你安排的一切,儿子原本都还不信!没想到真的是你!”

    萧贵妃说:“寞儿!你娶了赵欣怡,解决了你父皇的麻烦,还给了南平国公府一个面子,你会得到你父皇的嘉赏,你会得到南平国公府的帮助,你还会有更大的声望去争储位,有何不好的?你相信母妃,好好地去给你父皇认个错,再去南平国公府赔礼道歉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。”

    林寞哭笑道:“母妃,你明明知道那是不可能的。我的心里只有周云萝,我又怎么会娶什么永安县主呢?”

    萧贵妃被气得肝疼起来,“你……你这个不孝子!周云萝有什么好!周云萝已经一无所有了,她如何比得上永安县主?你……母妃白养你了!”

    林寞哭着说:“是啊!母妃,你是白养了我。我一出生的时候,你就应该把我掐死,省得留在人世间,这么碍你的眼!可是,你为何这么残忍!你明明知道我爱的是周云萝,却逼着我娶别人!”

    萧贵妃坐了下来,顺了顺气,“寞儿,只要你好好听话,母妃会帮你得到更多比周云萝更加好的女子!或者,你先不要扛旨,把永安县主给迎娶之后,母妃再想办法,把周云萝要过来,给你做妾室!”

    林寞大叫起来,“母妃,你怎么可以这么侮辱周云萝?她怎么可以做妾!是,她是已经没有地位,家破人亡!可是,在我心里,非她不娶!她比任何人都要好!我不许你侮辱她!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萧贵妃一个耳光打在林寞的脸上!

    “寞儿,你竟然为了那样一个女人,和母妃顶撞!”

    林寞苦笑道:“我就知道我今天是白来了,可是我还是要来告诉你,江山我根本不稀罕,我只要云萝。”

    “寞儿,你……你听母妃一次好不好?去向你父皇道歉好不好?”萧贵妃哀求道。

    林寞坚决地说:“不!”

    萧贵妃的脸色渐渐变硬,目光变得阴狠,“好,寞儿,这是你逼母妃的!母妃不想因为一个女人,失去一个儿子!如果你不听母妃的,那么母妃,就去把周云萝杀了!”

    林寞大惊:“母妃,你怎么是这样的人!孩儿一直以为母妃温柔贤淑,没想到,竟然可以对一个弱女子下毒手!”

    萧贵妃不耐烦地说:“你懂什么?周云萝的阴狠,远甚于母妃!只是你看不出来而已!”

    林寞说:“母妃,你不要对云萝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听母妃的,去向你父皇下跪道歉,然后备份礼物,向南平侯府道歉。”萧贵妃说。

    林寞低下了头:“只要母妃放过云萝,我就按照母妃的意思去做。”

    萧贵妃这才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齐王府。

    林枫来到亚父房间里,气呼呼地说,“萧贵妃竟然这样对我!暗中要扶持林寞!早忘记了她要扶我为帝的誓言!”

    亚父只是安安静静地擦拭着油灯灯罩,“齐王何必介怀?这是迟早会发生的事。毕竟,林寞才是她的亲生儿子。”

    林枫说:“本王不能让他们得逞!”

    亚父说:“萧贵妃说服皇上赐婚林寞和赵欣怡,不是解决了齐王的婚配?这对齐王可是好事啊!齐王应该高兴才对。并且,林寞根本不足为惧,萧贵妃不过是病急乱投医罢了。等萧贵妃发现林寞是扶不起的阿斗,自然会回到齐王身边的。”

    林枫这才释然,深深地看着亚父,说:“每回我困惑的时候,亚父都会为我解惑。有时候我在想,如果亚父是我父亲该多好。我父皇都不会对我这么好。”

    亚父避开了林枫的注视,说:“齐王说笑了。皇上日理万机,自然是没有时间单独对齐王好的。不像我,我成日住在齐王府,总要为齐王分忧才是。”

    林枫叹了口气,“每当来到亚父这里,我就会想起我娘。亚父既然曾经和我娘一起长大,青梅竹马,一定知道我娘长得美不美。”

    亚父目光变得幽深起来,“你娘是我见过的,最美的姑娘。如果不是入宫了,你娘现在一定是过着另外一种生活,一定会很幸福。”

    林枫叹了口气,“可惜我娘如今连个灵位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亚父说:“在我们北狄,人死后都是不设灵位的。而是自然天葬。我们相信,天地都是我们的家。”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