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70章 断情爱
    周云萝心里未必真的接受这个妹妹,可如今林枫要留下周仪,周云萝也没办法。

    “你说二房倒了,那我弟弟周子叶呢?现在何处?”周云萝问。

    周仪哭着说:“他一个人还在周宅里。”

    “一个人?为何是一个人?子叶怎么样也是周瑾轩的侄儿,怎么周瑾轩不管他吗?”周云萝急了。

    周仪说:“大房已经宣布和二房断绝一切关系。我之前请周瑾轩帮忙,都遭到了闭门羹。”

    “周瑾轩凭什么如此无情?”周云萝生气起来,“还有林莜呢?林莜不是一向都最善良,最宅心仁厚的吗?”

    周仪说:“我听说,子叶双脚残疾,不能自理,林莜根本就没有来看一眼。周筝筝还鼓动自己的奴婢过去打子叶。”

    周云萝气得嘴巴都歪了,“周筝筝真是毒妇!丧尽天良!子叶从来没有对不起她,她竟然这样害他!”

    周仪说:“那云萝姐姐要去看看子叶吗?”

    周云萝犹豫着走来走去,对奴婢翡翠说道:“我暂时是去不了的。齐王不让我出去。翡翠,你每天拿这些银子给子叶买些吃的,给子叶送过去吧!记住,每天都去,不可忘了。”

    翡翠接过银子,说:“姑娘,齐王总共也只给了姑娘这么些银子啊!都拿出去用吗?”

    周云萝说:“我如今也只有子叶一个亲人了,你用这些银子给他买点好的吧!剩下的银子,就当给你的酬劳。”

    翡翠谢恩走了。

    周仪说:“姐姐真是慷慨,这些银子交给一个奴婢,就不怕……”

    周云萝说:“我过去太看重小利,使得身边一个可靠的人都没有,而周筝筝身边却有不少愿意为她牺牲的奴婢。经过了这些失败,我也总要有点长进不是?周筝筝能做到的,我也能,何况,钱财原本就是身外之物罢了,哪里及得上真情义来得珍贵。”

    周仪表面说是,其实心里在骂周云萝真会装,谁不知道周云萝最小气了。这给了翡翠这点银子,还不要翡翠累死累活才能偿还她。

    吴国公府。

    书斋前,青石板的地面上,零零散散的铺着几张落叶。一阵风吹过,落叶随风翻滚,不一会儿,院子里就又干净了,树叶被堆积在一旁的草丛边,因为刚下过雨,厚厚的树叶堆很是潮湿,压在最下面的树叶,都已经开始**了。草丛里,各种杂草倒是不多,大概是因为长了许多竹子的缘故。

    周筝筝气呼呼地把一本书撕碎了。

    青云说:“姑娘从来没有发这么大的脾气,如今是怎么了!”

    周筝筝强压下怒气。

    原来,她听红樱说,苗若兰经常去豫王府,这一坐就是半日,林仲超并没有赶走苗若兰。

    “青云,替我去趟豫王府。就说,本姑娘明日就要启程去皇宫了。让那个木头拿出点实际行动来!”周筝筝说,“木不琢,如何能成器呢?”

    豫王府。

    周筝筝送来的桃花饼,林仲超不舍得一下子都吃了,把它们装在陶罐里,在陶罐装上冰块,平时封好放在泥土里,想吃的时候拿出来。

    阿明说:“主人,周大姑娘差了红樱来,说是她要回皇宫太学院去了,要主人去送一送她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看着手上的书,“你告诉红樱,我不会送她的。如果她有需要,可以请出吴国公府上的侍卫护送。”

    阿明说:“主人,周大姑娘说,主人上回把一件外袍落在吴国公府了!如果不去送她,她就把外袍送到皇上那里去。由皇上转交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放下书,“这丫头,还是和过去一样地任性妄为。”

    前世的周筝筝,活得何其潇洒,性格何其光明磊落,可境遇却很凄惨。

    阿明说:“主人,周大姑娘平时温柔端庄,可一跟主人说话,似乎就变了个人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说:“你是说,她对别人都端庄成熟,就是对我任性得像个孩子?”

    阿明点点头,“周大姑娘对主人是与众不同的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笑了,似乎很享受这个与众不同。

    “那么主人怎么回复周大姑娘呢?”阿明问。

    林仲超说:“既然她对我这么与众不同,我不妨再去跟她说个清楚吧!让她早点死了心,对大家都好。”

    次日,周筝筝刚上马车,果然看到豫王府的马车开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姑娘,豫王殿下过来了。”水仙提着包袱说道。

    周筝筝没有掀开车帘。

    两辆马车一前一后地往前行驶着。

    过了转角处,林仲超舍了马车,转为骑马。

    林仲超慢慢骑到周筝筝的马车同排边上。

    “不知周大姑娘有何见教?”林仲超隔着车帘子问道,“我可是收到了周大姑娘的命令,不敢不来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没有掀开车帘子,说:“我不让你来送我,怕是有别的什么姑娘让你来送她,所以,我怕你太闲,就让你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说:“别的什么姑娘?周大姑娘可是在说笑?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豫王可真是健忘,刚刚定国公的姑娘就来找你了。往后还有林姑娘,木姑娘的,太多了豫王不是更加健忘了么?”

    听这些话似乎带着酸醋味,林仲超明白了,周筝筝是在吃苗若兰的醋呢。

    既然此番,是来让她死心,林仲超不妨就应了周筝筝的话吧!

    “哦,原来你是说苗姑娘。不错,定国公爷正要为苗姑娘择一良婿,要我为他出点主意罢了。我瞧着,苗姑娘也是挺好的呢!”林仲超说。

    周筝筝的心一顿,什么?她没有听错吧!

    “那么,豫王似乎是有意与定国公府结亲了?”周筝筝说。

    林仲超说:“苗姑娘端庄秀丽,结亲,也未尝不可啊!”

    马车里,周筝筝再无说话。

    林仲超却听到了心碎的声音,那是他自己的心在滴血。

    这一趟路程,二人再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直到到了皇宫门外,林仲超黯然离去。

    周筝筝下了马车,看着林仲超的背影,泪如雨下,“林仲超,难道你真的喜欢苗若兰?”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