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68章 被自宫
    林仲超回去的时候,红樱过来倒茶,林仲超把一封书信交给红樱,红樱手很快,迅速就塞到自己的衣袖里去。

    “记得给你姑娘。”林仲超说。

    红樱点点头,然后就退下了。

    林仲超走出大厅,路过吴国公府上的桃园。

    桃园里,桃花已经谢了,几只燕子停在花枝头上,喃喃细语。

    林仲超停住了脚步。

    在内墙游廊的重重掩映下,林仲超看到周筝筝一袭粉红色罗裙,长发拢在脑后如瀑布,就那么玉立于桃树下,姿容姣好,春光静美。

    林仲超笑了,双手一握,似乎握住了这一幕的美好。

    周筝筝回到自己房间里。

    刚刚红樱把书信交给她,她才知道,刚刚林仲超来过了。

    信上说,林仲超已经劝服萧贵妃,请皇上赐婚林寞和赵欣怡,林寞若是还敢来打搅周筝筝,南平国公府都不会放过他了。

    原来,上回在太学院,林寞托了杜灵灵,送了手镯给周筝筝,这原是不合礼仪的。

    林寞是想败坏周筝筝的名声,好给周云萝出气。

    虽然最后让周筝筝把这手镯子转给了赵欣怡,可林寞这样骚扰周筝筝,红樱就去告诉了林仲超。

    林仲超很生气,决定要好好教训一下林寞,于是就前去劝说萧贵妃,陈之以利害关系,试图借赵欣怡的手,惩罚林寞。

    “好个一石二鸟之计。”周筝筝很高兴,林仲超分明就是爱她的,不然又何须这么为她出头?

    “豫王刚刚从国公府上离开呢!豫王原是跟国公爷一起回来的。”红樱说,“近来,豫王殿下和吴国公府,是越走越近了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打开百宝箱,把书信放了回去,“红樱,我这也有一样东西,你帮我送去给豫王。”

    豫王府。

    周筝筝托红樱送到的,是一条精致的皮带。

    鹿皮的,用杏黄色的丝帛封好,绣着青梅纹路,还在边上打了金线。

    林仲超抚摸着,原本是爱不释手的,可还是让红樱给送回去了。

    “你让周大姑娘不要在我身上费心思了,我只是当她为朋友。”林仲超说。

    吴国公府。

    周筝筝看到被红樱送回来的皮带,一怔。

    “他是不是让你带话给我?”周筝筝问,“他缘何不接受我的礼物?”

    红樱为难地说:“豫王……的确是让奴婢……带了话。姑娘还是不要去听吧。”红樱向来说话豪爽,都开始支支吾吾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讲。”周筝筝把皮带收了起来,脸色很平静,似乎早就知道林仲超会不接受。

    “豫王说,他和姑娘,只是朋友……让姑娘不要再在豫王身上,费心思了。”红樱说。

    周筝筝笑了起来,“哪有对朋友会这么好的?他真是个木头,我才不信呢。”

    青云说:“姑娘,豫王是木头,不开窍。奴婢过去打醒他怎么样?”

    周筝筝眨巴着眼睛,点点头,“是可以给他点教训。”

    红樱急了,“姑娘,豫王是好人,你可不要教训他啊!其实,豫王心里是有姑娘的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我知道,你着急什么?我不教训他,他还真不敢面对自己的心了。”

    青云说:“姑娘,包在奴婢身上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让青云靠近,低声在青云耳边说了些话,红樱虽然着急,可两边都是主人,她不好帮任何一个啊。

    青云走了。

    周筝筝拍拍红樱的肩膀,笑道:“放心,我不会太为难豫王的。”

    红樱脸红了,“姑娘,豫王喜欢的人是你,以后你别再取笑奴婢了。”

    豫王府。

    阿明走了进来,“主人,周大姑娘托奴婢送来了一盒桃花饼,说是一定要您亲自打开吃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看着那食盒,说:“闻着是桃花饼的香味。”

    阿明说:“周大姑娘可真是契尔不舍,前头送皮带,后头就是吃食,看来,主人日常所需,都有人打理了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说:“你要,你拿去吃了!”

    阿明说:“说笑呢!周大姑娘送给主人的,我哪里敢吃呢!”

    林仲超摇了摇头,打开食盒。

    “喀嚓”一声,那食盒里的粉忽然就喷了出来,林仲超急忙躲开,阿明凑得近,哗哗哗!竟然都洒在了阿明脸上!

    “主人,我是不是成为小白脸了?”阿明舔了舔嘴角的粉,说,“这味道还挺好吃的呢!”

    林仲超笑道:“我不收她的皮带,这丫头就送来了这个,想教训一下我,敢情是记恨上了呢!谁知,让你替我挡了!”

    阿明抹了下脸说:“真是最毒女人心啊!可是主人,这不公平啊!为何每回遭殃的都是我!”

    林仲超大笑起来,阿明也大笑。

    主仆二人难得都笑了,还笑得如此开心,如此放松。

    死牢里。

    周宾一身枷锁,头发凌乱。

    几个士兵开锁的声音,在寂静的夜里,显得格外响亮。

    “不是明日才处斩的吗?”周宾大惊失色。

    士兵也不说什么,直接蒙了周宾的嘴巴,用麻袋一套。

    等周宾从麻袋出来的时候,已经在皇宫的偏殿内了。

    一抹明黄色跃入眼帘。

    “皇上!”周宾大惊,连忙磕头,“皇上饶命!”

    庆丰帝高高在上,看着下面的周宾,就好像雄鹰俯瞰大地上的兔子。

    “朕既然让人带你出来,就是打算饶你一命。”庆丰帝说,“朕想留下你的贱命,换另外一个不听话人的命。”

    周宾大喜:“皇上圣明!”

    庆丰帝说:“你不要高兴得太早了,你要活着,就要做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扔下一把匕首在周宾面前。

    周宾不解。

    “带上来!”庆丰帝说。

    很快,两个侍卫带着一个浑身是血的人走了进来,“啪!”那个血人倒在了周宾面前。

    周宾一看,是太监小刘子!

    因为周宾曾拿银子贿赂小刘子,所以认得。

    “皇上,您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庆丰帝说:“小刘子对朕不忠心,凭着朕的信任,收下了大臣皇妃们的金银珠宝无数,甚至还成了某个皇子皇孙的心腹,朕已经杀了他了。从此以后,你周宾不再是周宾,而是刘公公!”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