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67章 自服毒
    吴国公府。

    百鸟婉转歌鸣。

    周筝筝在桃园里铺陈画布,青云手里拿着墨砚,在一片粉墨荡漾中,桃花就在画布上争相开放。

    有蝴蝶旋转着飞来,以为那桃花是真的,扑扇着翅膀就要停落,及至触上冰冷的画布,才又旋转着离开。

    青云笑道:“姑娘画的桃花,连蝴蝶都被骗了过去呢!可见姑娘真真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!”

    周筝筝把画笔递给青云,拿了手绢擦了擦手,说:“你少贫嘴!不然,回头要你给我做十双桃花饼去!”

    青云说:“做就做呗,只要姑娘喜欢吃,奴婢不怕累!”

    周筝筝笑了笑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水仙走了过来,“姑娘,刚刚国公夫人要我来说个消息。周宾竟然在上法场之前的一夜,吞药自杀了!”

    周筝筝大惊:“那就是说,周宾并没有被拉出去砍头了?”

    水仙点点头说:“是的,姑娘,周宾死于牢狱之中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尸体呢?我父亲是周宾的大哥,按理说,既然是身死狱中,那肯定是会通知我父亲去领周宾的尸体。”周筝筝觉得这件事,颇为蹊跷。

    水仙说:“国公爷没有看到周宾的尸体。皇上那边也没有通知国公爷,还是今天国公爷自己问了才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眉毛皱了起来,“那就是说,周宾的尸体,并没有谁见过。只是皇上那边,单纯发布周宾自杀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水仙说:“这毕竟是身死狱中这样的大事,皇上不可能不把尸体交还给吴国公府的。如今二房已经没有了,只有吴国公府是有权力处理周宾尸体的地方了。“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话是这样说,可是,周宾断不会是愿意自行了断的人,他只要还有一线生机,都会不择手段地抓住。忽然在行刑之前,说周宾自杀,还没有见到尸体,实在是让人匪夷所思。水仙,你再去夫人那里,打听下情况吧!”

    水仙说:“是。姑娘也不必太着急,国公爷已经去了皇宫大殿,说不定回来,就知道真相了。”然后就走了。

    周筝筝叹了口气,“没想到在周宾临死之前,还出了岔。是我疏忽了,我应该让父亲督促此事。周宾如此狡猾,又岂会甘心赴死?”

    “姑娘是觉得,周宾没有死吗?可是那可是死牢啊!守卫森严,周宾纵然有三头六臂,也是逃不出去的,怎么可能会没有死呢?”青云摸着后脑勺,不解地说。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就因为是死牢,大家都进不去,所以,在里面发生什么,就不是我们可以预估的了!”

    而此时,林仲超跟周瑾轩一同走进吴国公府。

    周宾自杀一事,林仲超也已经听说过了。这次跟周瑾轩过来,也是为了商讨这件事。

    周宾的尸体,竟然被火给烧得面目全非了。皇上那边是说,周宾被抬出死牢的时候,就已经死了,后来停放在外面,地牢就发生火灾,因为周宾死无全尸。

    可是,周宾是怎么得到毒药自杀的,是谁放的火,就没有人知道了。

    周宾中毒身亡,当时也是有多个太医一起诊治过的,那几个太医可以做证明。

    其中,就包括温太医。

    地牢放火一事,皇上也已经下令去查了。只是,能不能查清楚,谁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死牢向来是守卫森严之地,这么多年,连老鼠进出都会被发现,在里面送毒药放火,竟然可以蒙混过关,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,除非那个人,是皇上。”林仲超最后和周瑾轩得出了这个结论。

    周瑾轩说:“二房既然已经没有了,周宾有没有死,我也不打算细查了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看了周瑾轩一眼,他知道周瑾轩已经猜到周宾没有死,周瑾轩虽然已经跟二房断绝了关系,也和周宾断绝了兄弟情,可不代表,就要对周宾赶尽杀绝。

    周宾没有死,救周宾的人,还可能是皇上,或者是林枫。也只有他们,有这个能力,能操纵死牢。

    “可是,如果救周宾的是皇上,吴国公还是要暗查一下,皇上为何要这样做,周宾,可不算是什么大人物,值得皇上为他,去做下这么多见不得人的事情吗?”林仲超提醒周瑾轩,“皇上莫非,是想借周宾打击什么人?”

    周瑾轩喝了一口茶,“豫王的意思,难道是皇上想要打击我的吴国公府?”

    林仲超说:“圣意难测,凡事还请吴国公小心为上。”

    周瑾轩爽朗一笑,“豫王你是多虑了,这些年来,我为皇上忠心耿耿,四处奔波,皇上如今也是需要用到我的,又岂会存打击之心?”

    林仲超正色说道:“伴君如伴虎,毕竟,如今在几大国公府中,也只有吴国公府手握兵权。皇上素来是喜怒无常的。”

    周瑾轩摆摆手说:“我手握兵权,并不是为了拥兵自重,仅仅是因为,如今朝廷还没有生出可以代替我的人,我这么做,也是为了稳定大茗朝,皇上和我对这一点,也是有共识的。不过,还是多谢豫王关心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皇上为何要救下周宾?周宾可是最恨吴国公府的人。”林仲超还是坚持道。

    周瑾轩笑道:“皇上救下周宾只是我们的猜测,也许,这是齐王的意思,是齐王要救周宾。和皇上没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无奈了,“既然吴国公觉得皇上不存打击之心,那还是要多加小心。毕竟,明枪易躲,暗箭难防啊!”

    周瑾轩握住林仲超的手,说:“豫王,知道为何我和你父亲会成为好朋友吗?”

    林仲超摇摇头,“我只知道你们志趣相投,非常投机。父亲曾说,如果有一天他登基为帝,而吴国公想要江山,他可以拱手相让。”

    周瑾轩感动地点点头,看着庭前几棵青松,缓缓道:“我与太子不但志趣相投,还都无小人之心。如果太子在世,太子一定也和我一样,不会怀疑到皇上的头上的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懂了,周瑾轩和太子一样都是君子,为了成就君子的美名,他们都可以死。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