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65章 绝后患
    林莜对周子叶伸出手来。

    “母亲,周子叶不是好人啊!”周筝筝大叫着提醒林莜。

    周子叶说:“侄儿知道大伯母最是宅心仁厚了,大伯母救救我吧!侄儿若是双脚都残废了,今生只怕真要成为废人了!”说着伸手要去抓林莜的手!

    可就在即将够到周子叶的手的时候,林莜忽然把手,抽了回去!

    周子叶大为疑惑和不解,“大伯母,您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林莜冷冷地说:“不好意思,你大伯父说了,从今往后我们和二房再无关联,所以,我来,是告诉你,不要叫我大伯母。我没有你这样的侄子。”

    周子叶顿时傻成了木头!

    他不会听错吧!这话是林莜说的吗?

    周子叶用力打自己一耳光,希望证明他刚才是在做梦。

    如果连一向善良的林莜,都不愿意救他了。那么他将无路可走。

    所以,他不敢相信,也不能相信。

    “大伯母,你一定要救我。我从来没做过任何对不起你的事,那些事都是我爹和我娘做的,与我毫无关系啊。”周子叶垂死挣扎着。

    林莜脸上没有一丝表情,冰冷的目光射在周子叶脸上,就好像是在看一个死人。

    “你说我会不会救你?”林莜说着,不耐烦地转身,“然后眼睁睁看着你长大,祸害我的孩子们?”

    这回,周子叶是不相信也要相信了。

    林莜那毫无温度的话,是一字不落地飞入他的耳朵里,他明白了,林莜和周筝筝其实都是一样的,根本不会救他!

    甚至于,她们母女是来看他死的!

    她们是来杜绝后患的!

    “我怎么会呢?大伯母!”周子叶爬着要抓住林莜的脚,可是林莜躲开了,对周筝筝说:“你父亲正找你呢?有人看到你来这里了,娘就过来看看。你做的很好,对待恶人是不应该手软。”

    林莜看向周筝筝的目光是慈爱的,温和的,完全不像看向周子叶时的冰冷目光,周子叶终于绝望了。

    “谢谢母亲理解。”周筝筝看都不再看周子叶,跟着林莜回去了。

    皇宫。

    红墙下,不知名的小花开的欢快。阳光照耀下,斑驳的影子在草丛上晃来晃去。影子下,几只蚯蚓正努力的往外钻,想透透气看看外面的世界。不远处,一队侍卫渐渐走近,花儿也抖的厉害,似乎期盼这些侍卫能把自己带上,好登堂入室。

    林仲超前来见萧贵妃娘娘。

    萧贵妃看着自己涂得精致的十指,说:“怎么本宫也能让太孙殿下过来找吗?”

    林仲超拍了拍金椅子上的灰尘,揽袍坐下,淡淡地说:“我此番来,乃是为了帮十一皇叔一个忙,贵妃娘娘当然会欢迎我的。”

    萧贵妃一怔,“太孙真会开玩笑。林寞素来无心政事,太孙莫非害完了林枫不成,就过来加害我的寞儿了!本宫奉劝太孙殿下不要太操心寞儿的事了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说:“我不是在开玩笑。如今,外头忽然起来一个传闻,贵妃娘娘可能不知道,是有关两个男人和一个女子的。”

    萧贵妃一怔:“这和本宫又有何关系?和寞儿又有何关系?”

    “那么看来,贵妃娘娘是暂时没有听说这个传闻了。”林仲超依旧面无表情地说:“这两个男人,其中一个就是十一皇叔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传闻?你且说来,让本宫听听。”萧贵妃摇起了小团扇。

    如今已经是深春时节了,春风里也夹带了几丝早夏的燥热,萧贵妃性格热,人也怕热,不像孙贵妃怕冷,这时候连窗户都不敢打开,生怕吹了风,受了凉,故而,更是不敢摇扇子。

    “传闻里说,七皇叔和十一皇叔为了争夺一个女子,差点打了起来。”林仲超说,眼皮都不抬一下。

    萧贵妃一怔,看来林仲超果然不是太无聊了,才来找她聊天。

    这怕是这个传闻,大有来意。

    “这传闻一定有误会了。寞儿怎么都不会跟枫儿争什么的,不管是女子,还是别的什么。”萧贵妃说。

    林仲超几不可察的笑了。

    萧贵妃说的是林寞不会跟林枫争,完全保护着林寞而不是林枫,看来,萧贵妃已经放弃林枫,打算扶持她的亲生儿子了。

    林枫,已经失去萧贵妃的助力了。

    萧贵妃还暗示,哪怕是“别的什么”,林寞也不会跟林枫争,无非就是在保护林寞,让林枫不对林寞起疑罢了。

    “贵妃娘娘错了,那女子有十一皇叔送的手镯,还是虾青手镯。”林仲超说,“此女子戴着那对手镯,在皇宫走来走去,已经被宫人所知,人人争相议论,连皇上都已经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萧贵妃一怔,“那么本宫看来,是最后一个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点点头,“而半个月前,那个女子还在七皇叔王府门口,大吵大闹,幸亏那女子的父亲过来,七皇叔跟她道了歉,她才离开。此事也被百姓传播,由民间下派的监察官,报告给皇上了。”

    萧贵妃张大了眼睛,这件事她是听说过的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这个女子,莫非就是南平国公府的永安县主,赵欣怡?”萧贵妃马上摇头否认,“不。不可能,寞儿和枫儿都不会喜欢赵欣仪,一定是你弄错了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笑道:“是不是我弄错了不要紧,若是皇上弄错了,只怕对贵妃娘娘您非常不利呢!”

    萧贵妃冷笑道:“你休要在这里搬弄是非,皇上早就听说这事了,并无要怪罪林枫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说:“那么,只怕贵妃娘娘这边消息还不怎么灵通吧!南平国公爷最近刚刚上书,言及七皇子骚扰了永安县主,意欲让皇上作主,还永安县主清白名声呢!”

    原来,自打赵欣怡在林枫的齐王府外大闹一场之后,赵欣怡的父亲,南平国公爷憋了一肚子火。

    南平国公府不比南平侯府,南平国公府本就子嗣甚少,能出一个嫡女获得县主的称号,就一直把赵欣怡当成了宝,舍不得打舍不得骂,含在口里怕化了,捧在手上怕掉了,故而给赵欣怡养成了骄纵的坏脾气。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