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64章 中意你
    吴国公府。

    鲜嫩的藤蔓将自己的身体扭曲着依附在画栋上,曲廊回转,朱红色的柱子和横梁上,各种绘画相应成趣,回廊外,竹子一层层的长着,给回廊包了一层似得。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你既然知道,所以,周云萝找你母女回国公府,怎么会是为了你们着想呢?她是为了她自己,她觉得你们成不了害她的气候,所以,让你们回家,也好成全她善良的美名,你这么聪明,竟然连这个都看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周仪说:“我最早也是这样想的,可是直到后来,她帮我谋取到一桩看上去,还算体面的婚姻。我不过是一个不起眼的庶女,她竟然这样做能让我嫁给一个嫡系子弟。从此,我对周云萝开始改观。再说了,前世,周云萝的结局,并不算好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问:“我死的那日,大相国寺敲响了丧钟

    周仪说:“除非你告诉我周云萝的下落,不然,我不会告诉你一个字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想了想,说:“你真的要投靠周云萝?”

    周仪点点头,“难道你害怕了?”

    周筝筝摇摇头说:“我只是有点后悔,当初有人要带你离开这里,我不应该拦下,让自己造成不必要的麻烦。”

    周仪冷笑道:“没有我,你永远没有机会知道前世的很多事。你也许也不知道,林仲超为何会死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一怔,“豫王是为了救我,被林枫所杀。”“这只是表象。真相不是这样的。”周仪胜券在握地说,“你想知道这些,你就必须保证我活得好好的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好吧!我答应你。我告诉你周云萝现在就在齐王府。”

    周仪哭笑道:“果然不出我所料,王佐芸就是周云萝。可惜了,周云萝如今这么失败。不过,日后有我在身边,她会开始好起来的,因为,我知道接下来,会发生什么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了吧!”

    周仪说:“前世你死的那天,大相国寺敲响了丧钟,周云萝是死了,林枫也死了。他们都是刚刚成为皇帝皇后,就被害死了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大惊,“是谁杀的?”

    周仪阴阴一笑说道:“这个,以后我有条件要和你交换的时候,再告诉你吧!再见!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你没说清楚,你可以走得掉吗?”周筝筝拍了拍桌子。

    门外,青云握紧拳头,随时准备往屋内冲。

    周仪摇摇头,“周筝筝!你这一招吓不倒我的。因为我不怕死,你却怕我死。你只管让你的人杀了我,我死了,你就不知道前世的秘密了。”

    于是,周筝筝只好眼睁睁地看着周仪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青云跑了进来,“姑娘,怎么就这样放她走了!瞧她那得意样,一副欠扁的样子!奴婢都想揍她呢!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打她,还脏了我们的手呢!青云,先别管她了。总有机会让你发挥你的武功的。”

    青云说:“那姑娘快点让奴婢发挥呗!大半年没打人,奴婢手脚都痒痒啦!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你真的想打人?”

    青云拍拍胸脯说:“那还用说!”

    周筝筝眨眨眼睛,“那好,我现在就带你去一个地方,让你打个够!”

    青云高兴极了,不断地摩拳擦掌着。

    周筝筝是带青云,来到周宅。

    周宾被关,圣旨下发说明日午时处斩周宾,于是,周宅里的奴仆恐慌起来,把财产洗劫一空之后,都跑走了,如今周宅是空空落落的,怪不得周仪会想着去投靠周云萝了。

    原来,周仪已经无家可归了。

    就连水莲,都带着女儿不知所踪了。

    当然,有脚的能跑,可没脚的只能留在这里等死了。

    周筝筝知道,周子叶一定还没走。

    林仲超放的那场大火,烧毁了周子叶的右脚,周子叶如今已经是废人一个。

    逃到哪里都是死。

    果然,在一地狼藉之中,周子叶一身脏兮兮的,坐在轮椅上,眼神空洞无物,而连那唯一的轮椅,上面镶嵌的金银,都被强行剥落了。

    好端端的轮椅成为一辆破车了。

    周筝筝看到眼前的周子叶,想到前世之时,周子叶如何骗周瑜恒成为一个败家子,周子叶自己反而学业有成,状元及第,成为周云萝强有力的助力。

    前世大房的灭亡,周子叶可是添了何其重要的一块砖呢。

    周筝筝眼里闪现着怒火,指着周子叶说道:“青云,你不是说你手脚很痒痒吗?看,这个你要打的人,就在那里!”

    人,他们和林仲超之间存在某种秘密。

    周筝筝忽然对康泰阁感兴趣了。

    回去后,周筝筝交待水仙去调查康泰阁的底细,“最好联系下张良晨,让他帮你一起查。”

    老国公夫人房间里。

    隔着碧色珠帘,老国公夫人看着台下那个面容娟秀的少妇,和同样娟秀的七岁女孩。

    真想不到,周宾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来,养了外室这么多年,养的还是定国公府的女儿!

    虽然定国公府早就和她断了关系,可她血液里流淌的还是定国公的血!若是传了出去,只怕世人会怎么骂周宾呢!

    不,绝对不能外传!就算是定国公府自己知道了,那也是他们的女儿勾引周宾,总之周宾绝对不能有事!

    “母亲,我和姝梅是真心相爱,还望母亲成全。”周宾对老国公夫人磕头。

    周宾没想到苗姝梅会让康泰阁的人来帮她,还直接去找老国公夫人摊牌。事已至此,周宾不认也不行了,再说了,周宾本来就是喜欢苗姝梅的。

    “求老夫人成全。”苗姝梅也跪求道。

    因为有康泰阁的人帮助,还带来了为周宾生的女儿周仪,苗姝梅说话很有底气。

    老国公夫人冷笑一声,她素来不喜不懂规矩的女子,尤其是还迷住她儿子的那种,可再不喜,如今也只能让她进门。别的不说,就为了这个多出来的孙女周仪,她都要允许周宾纳了苗姨娘。

    罢了罢了,不过是多个姨娘而已,只要苗姝梅不要去争正室夫人的位置,多给周宾开枝散叶,老国公夫人也没什么不同意的。

    再说了,康泰阁竟然为了让苗姝梅进门,拿出来这么丰盛的嫁妆。自从林莜不掌权之后,老国公夫人就知道府上是坐吃山空了,怎么能不对这么多的嫁妆动心?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