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63章 求真相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周宾作恶多端,如今也算是罪有应得了。”

    回头看周瑾轩脸上并无难过之色,看来周瑾轩已经看开些了,周筝筝终于放心了。

    刚用完膳,就有奴婢来报,说是周仪来了,指名求见周筝筝。

    林莜说:“阿筝,你若是不想见,娘就去给回绝了。周仪和周子叶曾经过来求情,希望你父亲能救周宾,你父亲拒绝了,如今,周仪却忽然要见你,只怕是不会有什么好事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来了,我不见她,倒显得我薄情寡义了,给外人说闲话。不如见见她,难道还怕她吃了我不成?”周筝筝劝说林莜。

    周仪既然是重生的,利用重生优势让自己回到周宾身边,设计杀害了孙月娥,本意是想让她的生母苗姝梅成为正室,周仪就成为嫡女,好改变她前世的命运,可惜,今生已经和前世大不一样了,周宾和周云萝被周筝筝打击得一个即将被处斩,一个毫无音信,二房已经名存实亡,周仪所做的努力几乎白费,当然急了。

    所以,周仪此时来找周筝筝,一定是来谈条件的。

    周仪已经是一条丧家之犬了,她还能拿什么跟周筝筝换条件?所以,周筝筝非常有信心,能从周仪嘴里,套出点有关前世的信息来。

    所以,周筝筝请周仪来她的房间,二人单独见面。

    “坐吧!这是你喜欢的花果茶。”周筝筝说,“里面还放了姜糖,吃了对身体好。”

    周仪坐下,一口气就给喝光了,干干的嘴唇还舔了舔,一看就知道,因为周宾被抓,二房如今连生计都成了问题了。

    过去,周瑾轩还会资助他们,如今,周瑾轩也是铁了心不做傻子,周仪今生设计回到周宾身边,未必就前世幸福吧!

    “周筝筝,我知道,周云萝还没有死,你告诉我她在哪里。”周仪说,眼睛里还是有希望的。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我不知道。就算知道,也不会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要什么条件,你说吧!”周仪说,“要不是你也重生了,我不会过得比你差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淡淡地说:“是你找我,如果你不打算说快点的话,我并没有太多功夫跟你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真有种,我知道,我父亲有今天,都是被你害得。”周仪生气地说,“周筝筝,你这样丧尽天良,诡计多端,不怕遭到报应吗?”

    周筝筝微微扬起脸,鄙夷地看着周仪,“真的好笑,想不到!这样的话会从你口里说出来。”周筝筝觉得周仪越来越像周云萝了,连一只的江湖气也渐渐没有掉了,“最丧尽天良的不就是你吗?最诡计多端的不就是你吗?你都不怕遭到报应,说明这个世界本就没有报应一说。”

    周仪仰天长叹一声,目光里充满了后悔,“是我太低估了你,只因前世的你,实在是太愚蠢,过得也很悲惨,我没有想到,今生你可以混得那么好。不然,我要是早知道你是重生的,我一定不会让你得逞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哭笑着抿了口茶,说:“这世上想不到的事情,还多着呢!前世过不好的,如果还是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,也许今生会比前世过得更差,也未可知呢!”

    周仪听了,激动起来,拍了拍桌子骂道:“我有什么错?可不是一样,前世很不好?嫁过去的夫君,心里想的只有你!从来都没有正眼看过我!这种苦痛你不会明白的!虽然前世我活得比你久,可却输给了你!既然你和周云萝才是死敌,为何要让我过得这么不自在呢?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你真的是越说越让我糊涂了。你前世究竟是谁?又嫁给了谁?我记得,在我嫁给齐王之前,你们二房并没有你们母女的身影,难道你们是在我出嫁之后才进来的?”

    周仪点点头,“你猜对了。我和我娘前世过得是什么日子,你是不会明白的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,“可如果你在我出嫁之后进门,周云萝也不会不告诉我,我更加不可能对你没有一点印象。”

    周仪低下头,似乎在思索,要不要把前世的经历告诉周筝筝。对周筝筝来说,周仪是空白的,正因为记忆里是一片空白,周仪才可以自由游走于周筝筝的今生。可惜,这隐瞒并没有给她带来任何好处。

    “前世,我娘也和今生一样,执着要进国公府,我父亲不敢带母亲进门,一直到你出嫁之后,周云萝发现了我们母女的存在。周云萝还算对我们厚道,带我们回来见她母亲孙月娥,可惜,孙月娥容不下我们,假意答应我们会劝说我父亲,其实不过是让我们在她眼皮底下慢慢被她折磨罢了。孙月娥也想借此事给我父亲带来好感,显得她很大度。我们是很低调地回到国公府的,因此,已经出嫁的你不知道我们的存在。后来,我母亲被孙月娥害死,孙月娥还想杀我,是周云萝救了我。就连我的婚姻,也都是周云萝安排的。说起来,虽然孙月娥是我的杀母仇人,但周云萝,终归对我还算不错。今生,我已经成功杀了孙月娥,所以,我和周云萝已经两清了,我并不记恨二房,也清楚地知道,只有找到周云萝,我们二房才有崛起的希望。”周仪一口气说了一大堆,“周云萝前世可以这么成功,今生就算是暂时被你占了便宜,也不会失败到底的,以后的路怎么样,谁知道呢?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所以,你是来提醒我,不要高兴得太早了?”

    周仪说:“我已经告诉你那么多了,来换你告诉我,周云萝的下落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叹了一口气道:“周云萝前世的成功,建立在这么多人的牺牲之下,为了她自己的成功,她甚至可以牺牲她的母亲。你应该记得。”

    周仪点点头,“我记得,孙月娥是中毒而死的。后来周云萝哭着告诉我,因为孙月娥和西平侯府生了矛盾,要周云萝除去西平侯爷,周云萝还要西平侯爷帮助林枫夺取江山,所以,周云萝亲手毒杀了自己的母亲。”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