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62章 说再见
    皇宫太学院。

    水仙和红樱在收拾行李。

    今日是佳丽太学院学习满月的放假日,每个闺秀不必请假就可以回家三到五日。周筝筝思念家人,自然是一大早就收拾着要回去了。

    白熊芳姑姑亲自过来,给各位闺秀送来了月末考试名次,毫无疑问,周筝筝又是综合第一名。

    “周大姑娘,这是给你的,一共是两份,另外一份已经送出皇宫,送进吴国公府里了。”白熊芳说。

    周筝筝行了个礼,“多谢白姑姑。”

    和白熊芳做了个把月的师生,周筝筝觉得外界传闻并不准确,白熊芳并不像外界传的那样清冷,其实她是很热心的一个人。

    就比如对周筝筝,因为周筝筝在刺绣上相比别的课程稍显落后,周筝筝每回刺绣课业就做得更加认真,白熊芳不止一次为周筝筝找来特制的针线,希望对周筝筝有帮助。

    这样的老师,周筝筝很珍惜,前世周筝筝可一直很想进佳丽太学院的,今生能实现这个愿望,还遇到一位负责的好老师,周筝筝自然珍惜。时不时的,周筝筝会做些小点心,亲自送去给白姑姑。

    其实这十名大家闺秀都是有地位的侯门女子,反而这些老师都是宫女或者民女出身,若是论地位,学生远高于老师,因此在太学院,几乎没有哪个学生是真心尊重老师的。

    周筝筝除外。

    周筝筝是真的尊敬白熊芳。

    出了皇宫,马车缓缓往前行着,周瑾轩派了车夫黄家乐和几个护卫来接。

    忽然,另外一辆马车横在了周筝筝的马车前面。

    “姑娘,是温公子,一定要跟姑娘解释什么话,拉着马儿不让我们走。”水仙上车报告说。

    原来是温慈!

    周筝筝下令停车,“水仙,你请温公子来车下吧!我且听听他要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水仙得令,走到温慈面前说,“温公子,请随我来,我们姑娘愿意听你解释。”

    温慈来到马车车窗下,对着车帘内的那抹靓影说道:“周大姑娘,那天我不是故意不来的。我父亲误会了你,不让我过来提亲,我拼命要出门,结果被我父亲用迷药迷晕,当我醒过来的时候,就已经是第二日了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隔着车帘子对外面说道:“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,温公子何必还记在心上,耿耿于怀呢?也许这就是上天的安排,是上天安排你和我只适合做朋友,这样不是更好吗?”

    温慈说:“不,不对,周大姑娘,这是我不对,请你原谅我好不好?”

    周筝筝平静地说道:“温公子,我从来都没有怪过你,正如我从来都只是把你当作哥哥一样,所以,没有什么原谅不原谅的说法。”

    “不对,女孩子都是喜欢正话反说的,周大姑娘一定是不肯原谅我。我可以来吴国公府请罪的。”温慈一脸颓废地说,似乎周筝筝就是他活下去的希望。

    周筝筝叹了一口气,“温公子,有时候,太过于执着,伤害的不止是自己,连同你身边的人都会被你牵连到。温公子是聪明人,相信一定可以明白我的话。”

    温慈说:“可是,如果那日我过来提亲了,结果就是不一样了,难道不对吗?难道仅仅只是我自己太过于执着吗?”

    周筝筝把一只鹤形玉壶递给水仙,说:“温公子,这是我在太学院的佛堂为你求的一个长命玉壶,感谢你对我一片真情,希望温公子可以找到知心人,长命百岁。至于我们之间,顺应天命,做一生的好朋友。”

    水仙将那玉壶递过去,“温公子。”

    “周大姑娘,可是,我,我,我只怕是忘不了你的……”温慈颤抖着声音说。

    而他看过去,从车帘子里透出来的声音,却是如此的坚决平静,好像没有什么可以让她改变主意一样,“温公子,再见。”

    温慈缓缓接过那个鹤形玉壶。

    马车开向前去,温慈还站在原地,看着车辙直向远方,在拐角处不见了,眼泪滴了下来,落在玉壶上面。

    “不,周筝筝,我不要跟你做朋友。”温慈心痛欲绝。

    而在温慈的身后,周仪站住了,恨恨地咬着牙,衣袖里的手紧紧握成了一拳。

    “温慈,想不到竟然让我见到你了。再见你的时候,你的心里依然还是周筝筝。”周仪说,想起前世,眼角处,闪过一滴晶莹的泪。

    “这位公子,当街哭泣多么丢人啊。这帕子你拿去擦擦吧!”周仪走过去,把自己的贴身手帕递给温慈。

    温慈只是看她一眼,就转过脸去了,“多谢你,不过,我不需要手帕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现在需要什么?”周仪问。

    温慈叹了口气,把手放在心口处,“我的心丢了,你说我还需要什么?当然是找回那颗遗失的心了。”

    周仪哽咽道:“只怕你这一辈子,都找不到了。因为你根本就不想要回你的心。”

    温慈惊讶地抬头,这回,他仔细地看着周仪。

    温慈自然不知道,眼前的这位容貌平凡的姑娘,正是前世温慈的妻。

    只是莫名的,温慈觉得周仪有点熟悉。

    “姑娘说的话,好生玄机,我听不懂了。”温慈说。

    周仪说:“等你听懂这句话的时候,一生一世就已经过去了。”然后,收回手帕,放回衣袖里。

    前世,你没有接过我的手帕,想不到,今生你也没有接过。

    周仪转身离去。温慈只是好奇地凝视周仪的背影……

    吴国公府上。

    迈过实木门槛,庭院便一览无余了。东西两面红墙下,整齐的摆放着两排盆栽。镂空的青砖堆砌成墙,矮小又造型奇特的景观松高低错落的摆放其中。远远看过去,有点像木龛里的小神像。庭院正面,是一间硬山顶书斋,四周被松柏环绕,透出一阵清幽。

    周筝筝回来了,林莜特意给宝贝女儿准备了接风宴,一家人吃得圆圆满满,幸福写在脸上。

    谈起了牢房里的周宾,周瑾轩说,皇上已经下旨,明日午时处斩周宾。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