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60章 不得已
    周筝筝慢慢地吃着,等得赵欣怡不耐烦了,周筝筝才说:“之前的王佐芸就是周云萝。周云萝是从小和我一起长大的堂妹,我如何会不认得她?你若是不信,自己去齐王府看看不就行了!”

    赵欣怡半信半疑地走了,当然走前不忘挥着拳头威胁一下周筝筝,“你给我等着,如果骗我我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!”

    红樱对赵欣怡背影吐了一口,骂道:“哼,我们姑娘才不怕你呢!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不要理她,由她去齐王府大闹一场好了。”

    赵欣怡若是知道林枫不肯娶周云萝,只是让她无名无份地呆在齐王府上,一定会大闹一场的。

    闹的越大越好,让林枫对内宅都顾不上,周筝筝和林仲超可以更容易对付他。

    这次王佐文和周宾都出事,林枫顿时少了两大帮手,而萧贵妃和林枫听说关系变差了,林枫现在还有的势力,除了周筝筝所不知道的,就只有南平侯府的二房和摇摆不定的孙贵妃了,以及一个兵力一般的南大营。

    林枫的势力,大大变小。

    在南面打战就已经传出百战百败的战绩,很多贤才都对林枫观望中,如果再传出林枫玷污“王佐芸”这样的丑事来,只怕会让更多地贤良之士对投靠林枫望而却步了。

    齐王府。

    林枫怒气冲冲地走进周云萝的房间,“你是怎么回事?怎么跟赵欣怡说了王佐芸就是你?”

    周云萝正把一块珍珠头面戴在发鬓上,“齐王,你一定误会了。我怎么会告诉赵欣怡这么大的事情呢!”

    林枫说:“你还狡辩!赵欣怡正在前厅等你出去见她!本王说你不在,她还闹了起来,说如果本王不把你交出来,她就去告诉百姓,说是本王把你藏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她怎么能说这样的话?可是齐王殿下,云萝真的毫不知情啊!”周云萝说。

    林枫说:“好个你不知情,不是你,还会是谁?”

    周云萝想了想说:“云萝觉得,应该是周筝筝。”

    林枫说:“周筝筝?”

    周云萝说:“赵欣怡刚刚进了佳丽太学院,就过来吵了,而周筝筝也是在太学院的,不是周筝筝还会是谁?”

    原来,佳丽太学院放假的时候,赵欣怡就借这个机会出去。来到齐王府,林枫出于南平国公府的面子不可能不见她。

    林枫揽袍坐下,看了看铜镜里的自己,很是满意,说:“本王不管是不是周筝筝告诉她的,总之,她是为你而来,你必须让她闭了嘴离开!”

    周云萝说:“我知道齐王的意思了。我出去见她一面,她会听我的离开的。”

    前厅里,赵欣怡手里的茶都凉了,她还是喝不下。

    周云萝如果真不在里面,何以林枫会离开这么久?

    可周云萝为何要留在齐王府呢?

    周云萝既然还没死,为何不去找她呢?难道真如周筝筝所说的那样,根本不关心赵欣怡的感受?任由她伤心难过,也不愿意去告诉一下她?

    这么想着,就听到脚步声里,赵欣怡立马抬头看去。

    果然是周云萝!

    赵欣怡站了起来,飞跑过去,拉住周筝筝的手,惊喜地说道:“原来云萝妹妹,你真的没死!”

    周云萝白了赵欣怡一眼,“你别叫我周云萝!奴婢们都听着呢!我现在是王佐芸!”

    赵欣怡不解,“云萝妹妹,你为何要假扮王佐芸呢?周云萝就是周云萝,我更喜欢你是周云萝。”

    周云萝不耐烦地说:“你耳朵聋了吗?都说了别叫我周云萝!你想害死我啊!”

    “云萝妹妹,你……”赵欣怡简直不敢相信地望着周云萝,那凶巴巴的样子还是她的云萝妹妹吗?

    见赵欣怡这样的表情,周云萝醒悟过来,刚才周云萝是被气晕了。所以才敢对赵欣怡这么凶。赵欣怡可是县主,之前都是赵欣怡对周云萝凶的。

    赵欣怡是关心她,才来齐王府找她的,说起来,赵欣怡是可以为周云萝两肋插刀的朋友,周云萝何必对她这么凶呢?

    只要周云萝对赵欣怡好好说话,赵欣怡一定会听周云萝的。

    于是,周云萝冷静下来,笑道:“欣怡,你误会我了。我也是不得已才留在齐王府的。我有今天,都是被周筝筝害的!”

    赵欣怡一怔,“又是周筝筝!原来是她害得你如此!难怪她知道你在这里呢!”

    周云萝哭着说道:“你不知道,那把火,其实是周筝筝放的!她为了害我和我们二房,就对我们放了火!还是齐王殿下救了我!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就留在了齐王府三年?”赵欣怡不解。

    在赵欣怡心里,周云萝可是高尚的天使,端庄贤惠的大家闺秀楷模,就算被齐王所救,也不可能会不顾廉耻地住到别人府上,还整整住了三年!

    这对于一般的闺秀,都是想都想不到的事情啊!

    周云萝继续哭着说:“我无家可归,为了找周筝筝报仇,只有假装王佐芸,呆在齐王府,齐王一直对我是以礼相待,所以,我才愿意住下。如若齐王敢对我半点无礼,我就早死在他的面前了!”

    原来是这样!

    虽然,赵欣怡对周云萝就这样住在齐王府上还是无法理解,可比之前好接受多了。再加上周云萝那楚楚可怜的样子,使得赵欣怡对着周筝筝恨之入骨,“云萝妹妹,你不要难过,这不能怪你,都是周筝筝害得你!我一定会找周筝筝算账的。”

    周云萝听赵欣怡这么说,心里很高兴周筝筝又多了一个仇人,“那你既然知道了,以后就不要叫我云萝妹妹了,叫我佐芸妹妹哪!”

    赵欣怡坐了下来,喝了一口茶,好半天才叫出“佐芸妹妹”四个字,然后说:“那你现在怎么办?还要一直住在这里吗?不如跟我去我家吧!”

    周云萝心里直骂赵欣怡过来惹事,表面上为难地说:“我知道你一定会收留我的,可是,你爹娘会同意吗?再说了,齐王对我甚好,他喜欢我,他也是不会放我走的。”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