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7章 彻底
    周宾见周瑾轩一改往日的庇护,显示出无情的一面,自知大难临头,转向抓住禁卫军首领的脚,尖声叫道:“我是被人栽赃陷害的啊!还望大人明察!”

    禁卫军首领哪里管周宾是不是被人栽赃陷害,他只想快点结束离开,免得得罪在座的各位,逮到一个都高兴得不得了了,哪里还会再去浪费时间,便说:“你有什么话,去跟皇上说去吧!”

    然后跟周瑾轩说道:“吴国公,多有打搅,真是不好意思。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周瑾轩说:“都是在做份内事,请。”

    周宾于是被抓走了。

    生日宴席继续开始。

    周子叶和周仪看到这一幕,都害怕起来。想着等宴席结束,要去求求周瑾轩,能不能原谅二房。

    此时,周筝筝从房间里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周瑾轩说:“阿筝,你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!看看你脸上还是苍白苍白的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父亲,女儿中的毒,可不是一时半会儿清除的完的。听说二叔父被抓走了,女儿出来看看发生何事了。”

    周瑾轩长叹一声道:“别提这个人了,从此你就只有一个叔父。二房所有的事,父亲都不会再管了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父亲说二房所有的事,那是不是说,这次二叔父进了牢房,几乎会被判为斩首,父亲也不会去救他了?”

    周瑾轩点点头,目光里没有半点不忍心,“不会了。再也不会了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又问道:“那么周子叶呢?父亲还会帮他得到参加科举考试的名额吗?”

    周瑾轩沉沉地叹了口气,说道:“二房让我失望至极,在我,是断不会再管他们的事了!从此以后,就当没有认识过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这才放下心来,其实这么多年,每当二房被周筝筝摔下来时,都是周瑾轩过来救回了他们。而他们一被救回,就又露出了真面目,陷害大房。

    对二房来说,只有大房不在了,二房才能拥有大房的一切,所以,不管大房怎么对二房好,只要大房没有把他们有的一切,拱手相让于二房,二房永远都会是大房的敌人。

    过去,周瑾轩不愿意面对这个事实。对于他来说,周宾就是他的亲人。

    二房就是利用周瑾轩的这个弱点,一直吃里扒外。

    可是,再傻的人,如果一直的付出换来的都是恩将仇报,也会放弃的。

    周瑾轩终于彻彻底底地看清了二房面目,彻彻底底地跟他们断绝关系了。

    只要周瑾轩不再帮助他们,周宾这次是必无疑了。

    回头,周筝筝看到了林仲超站在花树下,一脸愁容地凝视远方。

    他在想什麽呢?

    周筝筝自然是想不到的,她站在人群中看别人的时候,林寞正在人群中,同样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周大姑娘,你好,我是林寞。”林寞的开场白,非常地简单利索。

    周筝筝回头看向林寞。

    这个站在她鸡尺开外的十四岁少年,脸上带了点浅浅的害羞,低着的头显得很不自信,穿在他身上的米色长袍比他身高都长,可就是遮不住他的那双瘸脚。一件湖蓝色马甲套在外面,给他瘦弱的身形平添一些壮硕。

    当周筝筝看他的时候,林寞把头垂得更低了。

    “参加十一皇子殿下。”周筝筝行了个里。

    林寞尽力让自己平静下来,“久闻周大姑娘大名,今日得见,真是幸甚。不知有幸邀请周大姑娘参加宫里的诗会否?”

    “诗会?”周筝筝一怔。

    林寞点点头,“是静安公主举办的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心想,宫里的人可真是太闲了,还搞什么诗歌大会,像这类鬼点子只怕也只有静安公主想得到。

    “都有谁参加呢?”周筝筝问道。

    “皇子皇孙都会参加的。人人都会给静安公主一个面子。”林寞说,“齐王和豫王也会参加。”

    林寞听周云萝说,林枫和林仲超都在追求周筝筝,所以特意指名这两位。

    周筝筝听说林仲超也在参加之列,就说:“到时候看吧,只要课业不忙,我就过去。”

    林寞高兴极了,周筝筝这么说,怕是有一半答应了,“听说吴国公府上藏书广而多,不知能否借阅几本?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这个,还请十一皇子移步去问问我爹娘。我爹娘同意了,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林寞又没话找话说道:“周大姑娘平时都喜欢读什么书籍呢?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我读的书少,不敢谈读了多少,只能说略为翻翻。”

    林寞还想问问题,周筝筝转身说道:“殿下请用膳,我要去找我娘说话了。再会。”

    林寞只有说:“再会。”心里叹息着,这么好的机会,竟然没有跟周筝筝好好谈谈。

    不过,周筝筝不像周云萝所说的那样阴险放浪,看起来还挺文雅端庄的啊,说话也直爽。

    林寞无法把他看到的周筝筝,跟周云萝形容的周筝筝联系起来。

    而周筝筝回房之后,也感叹了一番。

    关于林寞,前世的林寞一门心思迷恋周云萝,哪怕周云萝嫁给林枫之后,依旧听凭周云萝摆布。也帮周云萝做了很多对吴国公府不利的事。

    按理说,周筝筝也是要恨林寞的。

    可毕竟,他做的这些,都是被人指使。并且,后来他过得也不好,一生不娶,没有后代。

    周筝筝决定,给林寞来点小惩罚就够了。毕竟,老天爷在给他残废的同时,已经在惩罚他了。

    这次的生日会,张良晨重遇水仙。

    水仙说:“你回来了,可是一直都没来找我。”水仙一直在等着张良晨,三年前,张良晨拒绝了她,两个人决定以兄妹相称,可是水仙依旧很关心他。

    在张良晨打战的时候,水仙总会急得吃不下饭,生怕张良晨出了什么事,每日都去上香拜佛,希望张良晨平安回来。

    可张良晨只是把水仙当成一个认识的朋友。

    “恩。这个送给你。”张良晨觉得没带点礼物给水仙很不好意思,就随手把朋友送的一块太湖石送给水仙。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