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6章 成仁
    这话的意思似乎是在提醒大家,这时候是在过寿辰,禁卫军这样贸然地冲进来,是不是不太好呢?

    说的禁卫军首领老脸一红。

    大家都起身,可是,没有一个人继续用膳了,戏班子也悄悄地离开了。

    吴国公府顿时一片安静,什么欢乐的气氛都给歇了。

    只有地上的红地毯,告诉着大家刚才的喜庆。

    周瑾轩说:“让豫王受惊了,我一定马上处理好,让大家尽快用膳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笑道:“吴国公爷何必客气,我既然来吃这顿饭了,谁让我这饭吃的不舒服,我自然就要找谁算账,你们说,你能不管吗?”

    说的禁卫军首领的心里一阵阵胆寒。

    林仲继续说超道:“不过,既然是皇上的意思,那也的确应该给你一个交待才是。”

    禁卫军首领连连迎合道:“是,是,是,您说的对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指了指那摆在桌子上的一堆贺礼,说:“我提个建议吧!搜查吴国公府实在是太费时间,这时间一拖,你让我们客人都如何用膳。你这小小的首领不让我们用膳,这得罪的人,也实在是太多了吧!日后,还怎么在官场上混呢。不如,就搜一搜这些贺礼。你想啊,这是不是也叫搜了,只不过,搜的不是整个国公府罢了。”

    说得禁卫军首领傻了眼,“这……这玩意儿里,怎么能搜得出证据呢?”

    “那你又是如何就能肯定,搜查吴国公府就能搜得出证据呢?如果搜不出呢?难道,拿你的项上人头跟我们大家交待吗?”林仲超的话很让大家解气。

    尤其是张良晨,马上站到林仲超身边去,挥舞着长刀说道:“豫王殿下说的是啊!我平生可是最不喜欢有人打搅我用膳啊!”

    禁卫军首领只好同意了。

    周瑾轩并不知道林仲超为何要搜查这些贺礼,只当他是随口一说,便也同意了。

    于是,禁卫军首领大手一挥,兵士们就上来,把那镶嵌金银的贺礼,一个一个地搜查起来。

    大家都打着哈欠,沉闷地等着,谁都不认为,在那些贺礼里,会出现什么通敌叛国的证据。所以每个人都只是当这是一项敷衍了事的流程,快点结束就可以用膳了。

    原本,每个人的肚子,都已经饿得咕咕叫了。

    而此时,府上,鲜嫩的小草从各个地方的泥土里钻出来,温暖的阳光洒下,淡淡花香弥散开来,充斥着四周。

    湖面上,细小的浮萍随水流缓缓漂动,或聚或散,或多或少。水底苔藓细长如丝,发青发黑,和水底的石头几乎一般的颜色。

    “头,您看。”忽然,一个兵士从一个贺礼里,拿出一封书信。

    周宾顿时吓得双脚都软了下来!

    这封信,好眼熟啊!

    这不就是他用来栽赃陷害吴国公府的信吗?

    可是,怎么会在他的贺礼里面!

    没等周宾反应过来,禁卫军首领就打开了书信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东西?”禁卫军首领并不懂那上面的文字。

    林仲超走过去一看,说:“这是北狄文字。”

    “北狄?那这是什么意思?”禁卫军首领搞糊涂了。

    林仲超说:“在场的杜大人,曾经研究过周边小国的文字,一定知道这上面写着什么。”

    禁卫军首领于是看向大理寺少卿杜云礼,“杜大人,事情紧迫,还请帮忙一下。”

    杜云礼原想不去管的,这可是皇上要来搜查吴国公府,皇上和吴国公都是惹不起的,他插手不是等于送死吗?

    可想想不过是一封书信罢了,翻译几个文字应该没什么问题的,说不定是谁写了一首祝贺的诗歌给周瑾轩呢,这都指名他了,他不去反而显得刻意了。

    于是,杜云礼走上前去,接过书信看了一下,立刻脸色发白。

    手抖得厉害,差点就把书信给扔掉了。

    林仲超走过去,笑问:“杜大人,现在可以告诉我们,这上面都写了什么了吧!”

    禁卫军首领也着急地说:“是啊,杜大人,你都看了半天了,那上面究竟写了什么,你就直说好了。”

    周瑾轩也说:“杜大人,你为何如此紧张?”..

    杜云礼深吸了一口气,恨不得今天没有来参加宴席。

    回头看了看林仲超,林仲超可是懂北狄文字的,若是杜云礼硬是说上面写的是祝贺的话,回头这封书信到了皇上手里,皇上深究起来,知道他说谎,可就惨了。

    反正啊,这谋反不谋反,和他五官无关,他就找找实际说吧!

    于是,杜云丽说:“这是一封通敌叛国的书信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众人都大惊。

    周宾已经吓得脸色苍白了,瞅了个机会想溜。

    禁卫军首领大喜,“总算找到可以交差的了。吴国公爷,那么,这个贺礼,是谁送给你的呢?”

    周瑾轩看了看周宾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林莜拿出名单走了出来,“这贺礼是周宾定于我夫君的!”

    禁卫军首领打搅打搅:“相互甚至住周宾!”

    周宾辣椒就跑,禁卫军追了出去。

    周宾哪里跑得过这么多人,很快,就被笑话了起来。

    周瑾轩看着周宾,问,“二弟,你为何还要来害死我?我一次又一次地原来你,

    你竟然还要加害我整个吴国公府!”

    谁都知道,这贺礼万一被吴国公收了进去,就变成了吴国公府通敌叛国,有要被满门抄斩了!

    周宾打搅:“大哥,我,我,我没有啊!”

    林仲超走到周宾身边,低声对周宾说:“下回不要这么狠毒,不然,祸害的还会是你自己。当然,我想,你已经没有下回了。”

    周宾看向林仲超,忽然之间,他什么都明白了。

    原来是论林中餐,一直在背后帮着吴国公府!

    “不,不,我是被冤枉的!”周宾大叫起来。

    大家都摇头表示不屑:“周宾,事情急摆在眼前了,你还是不承认,你脸皮怎么这么厚啊!”

    周宾见自己成为了还行时之笛,急忙跪在周瑾轩面前,“大哥救救我啊!大哥!”

    周瑾轩冷笑到:“不要叫我大哥,我没有你这样的弟弟!”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