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5章 突袭
    此时,张良晨也过来贺寿,主动找周瑾轩询问周筝筝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这是一点心意,还请吴国公笑纳。”张良晨说,“这是给吴国公夫人的,听说夫人喜欢天山冰露,正巧我有一个朋友是做这方面生意的,我就去顺手取了一只支,还请国公爷转交。”

    周瑾轩心想,周筝筝认识的朋友果然都是头脑灵活的,看张良晨小心年纪,表面上是给林莜送礼,其实这支天山冰露周筝筝也是可以用的。真的是一箭双雕啊。

    “张将军客气了。”周瑾轩接过,郑重交给一边的仆人,说道,“我代我夫人多谢张将军。”

    大理寺少卿的嫡子杜建波看到了,主动找张良晨结交。“久仰张将军大名,今日一见,果然是风姿卓越,与众不同。”杜建波说,“明日想邀张将军府上一聚,未知可否?”

    张良晨做过生意,深知朋友的重要性,故而也是高兴接受。

    宴席开始了。

    贺礼在大红桌子上摆了一堆。林莜和风三娘安排着上菜招待,还给每个人都准备了回礼。

    戏班子也被请来了,来的还是全京城最有名的春风十里。

    客人们边吃着名厨做的佳肴,边看着全京城最好看的戏。

    大家都很愉悦,不过,也有例外的。

    比如十一皇子林寞,因为受周云萝委托要去接近周筝筝,可是周筝筝却没有出现在宴席上,根本无从接见,所以心情不好,连带着饭菜也不怎么吃了。

    场面正热闹着,忽然,门卫慌慌张张地跑过来,对周瑾轩说道:“不好了,爷,外面忽然冲进来一大队禁卫兵,把国公府团团围住,还冲了进来!”

    周瑾轩一怔,“何人敢如此大胆?”

    吴国公府上是有自己的士兵的,原本可以对抗这些禁卫军,可偏偏,禁卫军首领的手里,拿了圣旨。

    有圣旨就不一样了。对抗就是死罪。没有周瑾轩的命令,谁都不敢贸然攻击。

    在桌边坐着安静吃菜的林仲超看周瑾轩起身,就知道发生什么事了。

    怕什么,反正林仲超已经都为吴国公府准备好了。

    很快,禁卫军闯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吴国公,不好意思了,我们是奉了圣上的命令,特来搜贵府。还请行个方便。”禁卫军首领说。

    全场都静默了。这究竟是怎么回事,怎么好端端吃着饭,会来这么多官兵?

    周瑾轩说:“我堂堂国公府岂是你想搜就搜的。就算是圣上的旨意,也需要让我知道,是为了什么而搜吧!”

    禁卫军首领拿出黄帛圣旨说道,“吴国公,看吧,有人举报你通敌叛国。圣上特要我等前来搜查。”

    周瑾轩握住了拳头,“就因有人举报,圣上就可以派人来搜我国公府?”

    禁卫军首领说:“是的,圣意难违啊!吴国公爷还是放行吧!不要让我难做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都哗然。基本上都停下了筷子,只有林仲超在安静地吃菜。边吃还边夹菜给边上的人,劝说他们也都吃菜。

    周瑾轩的眉毛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被人查搜整个宅子,这在大户人家是不可能的事,当然了,除非是在抄家的时候。

    尤其还是在这样的府邸里。

    庆丰帝实在是太不给他面子了。

    难道就不怕他当场起兵造反?

    仔细一想,看来是有人算好了在他专心弄寿辰宴席的时候下手。

    没有人会在自己的生日这天起兵造反。

    因为,在生辰上见血,非常地不吉利。

    庆丰帝想必是知道他不会造反,就来个突袭,想当场搜出点什么,当着百官的面抓了他,有百官作证,也不会不好对百姓交待。

    真是一举两得啊!周瑾轩冷笑。

    “既然是皇上的意思,那我当然不敢违抗,只是,这么大的宅子,你们的人就算都进去搜,搜半日也未必能搜到什么来。不如就由我府上的卫士带领你们来搜吧!首领大人,您先请。”

    禁卫军首领听周瑾轩这样说了,反而不敢搜了。

    周瑾轩可是在沙场上拼死拼活的人,哪里能让一个小首领搜查全家了?这么大的耻辱,到时候算在他头上,来个杀一儆百,皇上也不好追究啊。

    尤其是周瑾轩说让首领先带头,这分明就是带头去死啊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禁军首领又不愿意去搜了吗?”周瑾轩冷笑道。

    那禁军首领心虚地笑道:“不,不,不,我怎能不去搜呢?这可是圣旨上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过去啊!”周瑾轩给了府上卫军首领一个眼神,立马,卫士们都走出来站成几排,人人手里拿着明晃晃的大刀,看着就让人汗毛直竖。

    禁卫军首领吓得脚都要软了。

    “吴国公爷,其实我的意思是,只要能拿出通敌叛国的东西,不搜也可以。”

    周瑾轩大怒,喝道:“混账东西,说什么呢?我吴国公府上断无一人一物是通敌叛国的!”

    “可皇上那边,我不好交待啊!”禁卫军首领说,“皇上并不这样想。”

    周瑾轩说,“既然大人说不好交待,那么我也不怕把话给说明白了。

    我已经让你们来搜了,是你自己不要嫂的!”

    “是,是,是。可是,这样怎么搜呢?”禁卫军首领指了指那些拿刀的侍卫。

    周瑾轩说:“要来搜我国公府,我就是这样让你们搜的。不愿意搜,就别来了!”周瑾轩义正词严。

    禁卫军首领想了想,笑道:“吴国公先不要生气,我的意思是只要能见到通敌叛国的证据,让我回去好向皇上交差,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似乎是在暗示,只要周瑾轩能交给禁卫军首领通敌叛国的人,只要有这个人,禁卫军就可以离开了。

    可是,周瑾轩根本就没有通敌叛国,上哪儿找这个人呢?

    正在两方面都胶着的时候,林仲超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参见豫王殿下。”大家齐齐下跪拜见,除了周瑾轩,几乎都是跪下的。

    林仲超对大伙儿摆摆手说道:“今日是来吃寿辰酒的,大家都快快请起。不必拘于礼节。”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