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3章 惊见
    “唿——”林仲超一声清亮的口哨声,马儿腾空跃起。

    周筝筝只觉得身体飞了起来,不受控制了,于是紧紧抓住了林仲超的手。

    马儿矫健地跃过吴国公府花园的草甸,来到了后庭院。

    马儿放慢了脚步,周筝筝深吸一口气,回头笑道:“刚才还挺惊险的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你怕了?”林仲超拉了拉马绳子。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有你在,我怕什么?”

    林仲超没有说话,可是心里,却是暖暖的。

    “这儿阳光好,安静人少,不如下来走走,也让马儿吃点草料。”林仲超提议。

    周筝筝点点头。

    林仲超翻身下马,周筝筝被林仲超半抱着下马。

    草地上,开了一片太阳花。

    林仲超躺了下来,伸手采了一根草茎,放在嘴里咬着,如玉的脸上反射着太阳光,明媚中带了点孩子气,让人看了心疼。

    周筝筝在林仲超身边坐下来,歪着脑袋问道:“是不是行军打战,都会喜欢嘴里咬草茎?”

    林仲超微微一笑,拿手背挡着阳光,说:“倒也不是,我父亲喜欢如此。小时候,每次我读书识字累乏的时候,父亲都会给我一根藤条,我咬着藤条就不再累乏了。”

    “太子殿下原来是这样教育你的。”周筝筝问,那你是不是很怀念太子呢?”周筝筝问。

    林仲超点点头,“我知道父亲一定会重新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还以为林仲超只是太想念太子了,才说太子还会回来。便也不多问什么,免得引起林仲超感伤之情。

    二人正聊着天,忽然,周筝筝眼角看到周仪正偷偷摸摸地从桃园经过。

    “嘘。”周筝筝连忙对林仲超作了个手势,示意不要出声。

    林仲超会意。

    二人因为是躺着的姿势,还隔了座假山,故而周仪并没有发现他们。

    只见周仪手里抱着一个羊皮纸包着的东西,悄悄溜进了周瑾轩的房间。

    “奇怪了,这个时候我父亲母亲都是在前厅招待客人的,周仪偷偷进父母亲的房间做什么呢?”周筝筝问。

    林仲超说:“你在这里不要动,我过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走了,周筝筝回头看到刚才周仪走过的角落,周宾正站在那里!

    看周宾东看西看的样子,周筝筝就知道周宾在给周仪把风!

    很快,周仪从周瑾轩的房间里走出来,迅速离开。周宾看到周仪空着手离开,笑了一笑,就快速走了。

    周宾是朝着周仪相反的方向走去的。

    林仲超回来了。

    周筝筝没看到林仲超是怎么回来的,反正就是忽然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原来,周仪是把这个东西放在吴国公的书架下方,被书遮盖着,一般人不找的话,是看不到的。”林仲超打开那个羊皮卷,里面是一封书信,书信上还盖了玉玺。

    只是这个玉玺不是大茗朝的。

    那书信上写的字,周筝筝一个字都看不懂。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周仪把这个藏进了我父亲的房间里。可这是什么呢?周仪为何要这么做呢?”周筝筝问道。

    林仲超说:“这上面是北狄人的语言,我父亲跟北狄人打过交道,所以,我认得这字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一怔,“那不用说也知道了,这是一封通敌叛国谋反的信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点点头,“这的确是一封谋反的信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我明白了,周宾为何昨日跪求我父亲,一定要来参加今日的生日宴席了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点点头,“说说看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因为,他知道平时是没有机会放这个东西进我父亲的书房的。只有今日,吴国公府上的人都去忙碌于生日宴席了。根本没有人在房间里。也没有人有空看着他们,他们过来就有机会下手了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说:“正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想了想,又说:“等下,就会有太监带着禁卫军过来,直接冲进吴国公府,说是有人举报我父亲通敌叛国,冲进书房,结果就搜出了这个。打我父亲一个猝不及防,以此让我父亲入狱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说:“亏周宾和林枫想得出来,挑在今天,吴国公府都忙于准备生日宴席,大家都很松懈的时候动手。妄想一举清除吴国公府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大惊,“竟然也有林枫的份吗?他们竟然如此恶毒,要加害我们整个吴国公府!”

    前世,林枫顺利成为了太子之后,发现吴国公周瑾轩越来越不听话,曾经在周筝筝面前说要除去他们。

    后来也不知怎么地,吴国公府就被污蔑通敌叛国,被皇上找来的禁卫军满门抄斩了。

    今生,一样的事情即将重演。

    只是,这次,结局会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周筝筝不由得感叹,原来,虽然重生了,可是,很多事情,还是会发生的,就好像命中注定一样。

    她要打破这个宿命,还有很长很难的路要走。

    “周宾不懂北狄文字,只有林枫知道。林枫懂北狄文字。”林仲超说着,眼神迷离起来,似乎在回忆什么。

    “可是,林枫并不是北狄人,他也从未到北方生活过,他又如何懂得北狄文字呢?”周筝筝很奇怪。

    林仲超看着周筝筝,忽然说道:“因为,林枫的亲生母亲,就是北狄女子。他身边还有一个亚父,也是北狄人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周筝筝大惊。

    要不是这话是从林仲超嘴里说出来,周筝筝还真的不信呢!

    林枫的母亲,竟然是北狄人!

    至于那个亚父,周筝筝前世的时候,也见过几面。

    他都是住在别院的小木屋里。

    周筝筝有一次找林枫的时候,有奴婢说林枫去小木屋了。周筝筝把齐王府都走遍了,才找到那个小木屋。

    她走进去,就见到了那个所谓的“亚父”。

    林枫似乎不希望她见到亚父,马上让她离开。

    平时,林枫也根本不会跟谁谈起这个亚父。

    没想到,这个亚父竟然是北狄人!

    可是,这么重大的事,林枫是不会告诉林仲超的,林仲超是怎么知道额?

    迎上周筝筝疑惑的目光,林仲超淡淡一笑,说:“你一定想问,我怎么会知道的。”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