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2章 爱有天意
    林仲超是第一个来吴国公府的客人。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上次真是谢谢你,给我们送来了二十万两银子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笑道:“这可不要谢我,是王佐文送过来给吴国公夫人的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林莜听了,笑着对周筝筝说:“阿筝,难得豫王来一趟,桃园里的桃花开得好,你带豫王过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点点头,“豫王,请把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本想拒绝,又觉得应该和周筝筝说明白比较好。

    这一世,他只想跟她做朋友,他会守护她和她的吴国公府,帮她寻觅良缘。他一无所求,因为,他身上的毒,将会让他在及冠之年仙逝。

    二人朝桃园走去。

    路上,碰到了周瑾轩。

    “来了。”周瑾轩笑看着林仲超。

    这个孩子,他从小看着长大,如果不是皇室中人,他早就想把周筝筝许配给他了。

    可惜了,可惜。

    “恩。吴国公生辰快乐。”林仲超拿出早就准备好的胆瓶,“一点薄礼,不成敬意,还望您笑纳。”

    周瑾轩接过,拍了拍林仲超的肩膀,看了一眼满脸都是笑的周筝筝,说:“等下开饭的时候,你们俩早点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二人异口同声。

    周筝筝看周瑾轩不反对他们一起玩,可眉毛却是皱了一层,就知道周瑾轩在顾忌什么。

    要吴国公府帮林仲超夺取帝位,没问题,可要周筝筝嫁给帝王,周瑾轩似乎不怎么愿意。

    自古做帝王妻,就没有善果。

    周瑾轩希望自己的掌上明珠可以过安静平淡的幸福生活。不求女婿有多高的地位,哪怕是过来入赘也好。

    要想让周瑾轩没有顾虑,只有让周瑾轩能对林仲超百分百放心,放心林仲超不管今后是什么地位,不管今后在什么情况下,都会对周筝筝一心一意。

    而这条路,还有很长没有走。

    周筝筝自己是相信的。她重生以后,最想要做的是之一,就是和林仲超一起,双宿双飞,鸳鸯到白头。

    就算天下人都不相信林仲超,她依旧是相信的。

    所以,哪怕之前,林仲超不认识她,不理睬她,她都执着地靠近他。她再也不想错过他了。

    桃园里,粉红的桃花开得最艳。

    周筝筝站在桃花下,人比桃花俏。

    前世的时候,每当看到粉红色的桃花开,林仲超都会采摘一朵,为她戴上。

    发鬓之间,顿时多了一层妩媚。

    可如今,林仲超站在她面前,看着天上的流云,说:“很久没有来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一怔,“豫王应该是第一次来这里吧!”

    林仲超说:“我想,也许梦里来过吧!这里是那么熟悉,好像小时候就住在这里似的。”

    走过去,采摘一朵粉红的桃花,回头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送给你。”林仲超只是伸手递给周筝筝。

    周筝筝接过,手指一弯,桃花就在发丛里了。

    林仲超抬头看云。他不敢看她。

    她太美。云都幻变成她的形状,她的笑脸。

    周筝筝走了几步,有奴婢牵过一只马过来。

    “我们去草地上骑马如何?”周筝筝拍拍马背,对林仲超发出邀请。

    马发出一声嘶鸣,冗长而响亮。

    林仲超点点头,接过周筝筝的马鞭,笑道:“周大姑娘请上马吧!”

    “那你呢?”周筝筝问。

    她的一双水眸黑白分明,映出桃花的颜色,林仲超只要看她一眼,就会沉沦。

    前世为她沉沦,今生今世依旧为她沉沦,不能自拔。

    只是可惜了,林仲超苦笑了一下,可惜他们两世都不会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我做你的马夫。”林仲超回答。

    周筝筝眼中,流露出失望。

    林仲超安慰说;“能做周大姑娘的马夫,也是我的荣幸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忽然很想哭,心都碎了,“我不要你做我的马夫。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很低,林仲超没听清楚,就再问了一次。

    周筝筝哭着说,“你知道吗?我不要你做我的马夫!”

    他惊呆了,多大的事啊,不就是不跟她一起骑马吗?她怎么就哭成这样子了呢?

    林仲超最见不得周筝筝的眼泪,马上说道:“你别哭了,我上马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看着他疏远的样子,悲从中来,哭得更加伤心了。

    林仲超也难受起来。

    他是多么想揽她入怀,抚摸她的泪脸,安慰她不要哭。

    可是,他似乎是做不到的。心里有个声音在提醒他的伤病。

    “别哭了,周大姑娘,别人还以为,我欺负你呢。”林仲超说,“来,我先扶你上马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哪里能告诉他,她真正痛哭的原因。

    他们明明可以相爱一生,为何他要如此疏远她?

    她踩上马登,就跃上了马背。

    低头看着他,目光里有期待。

    林仲超笑道,“我信你自己可以骑马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任性地说:“我不骑马了!不骑了!”

    林仲超惊奇地说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周筝筝冷冷地扭过头去,“没有为什么,不骑马就是不骑马。”

    她这么任性的样子,简直和前世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林仲超还记得,前世很多男人都不喜欢周筝筝的任性,可唯独他为之疯狂。

    今生她变得温柔成熟了,他依旧爱上了。

    不管她是什么样子,不管她有多少缺点,他依旧爱她。

    他爱她只是因为,她是周筝筝。

    只要她还是她,他就不会不爱。

    周筝筝任性起来,可是连山都可以烧掉的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不要生气啦。”林仲超说。

    “哼,谁让你惹本姑娘生气的。”也只有在林仲超面前,周筝筝还依旧和前世一样,想任性就任性,想干嘛就干嘛。

    因为她了解他。

    忽然,林仲超如闪电般,已经在她身后的马背上了。

    他凑近她耳朵,“周大姑娘,现在还生气吗?”

    有风吹过,她感觉脸颊火辣辣地,烫死人了!

    他的手已经怀住她的腰,伸到前面去,拉住马绳子。

    “驾……”他发出一声之后,马儿飞速往前。

    她支撑不稳,跌进他的怀里。

    他那熟悉的药香味再次飞入她的鼻子。

    而她的体香也在他鼻尖萦绕着。

    “握紧了。”他说话的声音在耳后格外地好听。

    “恩,我握紧了。”她回应道。

    风吹过她低垂的头发,她一脸的娇羞就近在他眼前。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