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0章 失去清白
    周瑾轩听说林枫要派人杀害王佐文,对周筝筝说:“王佐文也算奸恶之徒,本来也无关我们的事,不必去管,可这件事却可以抓到林枫的把柄。阿筝,你放心,父亲马上派出府上的打手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点点头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后,打手回来了,却是报告王宅没什么动静,待打手进到里面去,却看到王佐文和一姑娘在床上很是快活,两个人都是脱光了衣服,白花花的两个身体抱在一起。打手见没什么异样,就走了。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你不应该离开啊!也许接下来就要发生什么了。你应该监视他们。”

    打手说:“不是没想过要监视他们,只是,我不好意思看下去啊!那个女子看起来很年轻,可是,动作很却比青楼里的花魁还厉害!”

    周瑾轩说:“你不好意思?万一这个时候王佐文就死了,我看你拿得出什么不好意思!”

    周筝筝对那打手说:“你快点去吧!免得误了大事。”

    那打手立马又过去了。

    可这次,很快就回来了,还带来一个惊人的消息,王佐文已经被杀害了!

    周瑾轩说:“马上通知官府去封锁现场和验尸。阿筝,你留下来,父亲现在要过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父亲,其实,王佐文被杀,对我们来说还是好事呢。王佐文的银子来历不明,存在我们的金陵钱庄里,只要到时候没人领取,就会自动成为我们的银子。林枫根本不敢过来讨要银子,因为,他还担心皇上会查出他跟王佐文勾结呢!这银子就白白成为我们的了。”

    周瑾轩想了想,说:“我们能多出这笔银子,还多亏了林仲超设下的计策。”

    周瑾轩于是走了。

    齐王府上,月黑风高,今夜风很大,吹得窗户“啪啪”作响。

    周云萝回来了。..

    一回来,却没有去林枫房间里,而是去了自己房间。

    关好门窗,找出一个大木盆子,烧好开水。

    然后,把滚热滚热的开水,倒进木盆子里。

    伸手,抚摸自己的脸,周云萝哭了。

    刚才跟王佐文的一幕幕,还浮现于眼前。

    不能想,不能想!

    周云萝跳进木盆子里,让自己的身体都浸泡在水里。

    热气腾腾,空气里是沐浴的芳香。

    周云萝看着水里的身体,玲珑有致,曾经被林枫温柔地抚摸过。

    她曾经以为,会永远只给林枫一个人抚摸。

    她只永远属于林枫。

    可是她错了。

    原来,她连自己的身体都不能做主。

    刚才,在王宅,王佐文识穿了她过来的目的,她为了完成任务,讨林枫的欢心,只能拿身体去交换。

    她被王佐文压在身体之下,明明不爱他,却还要和他热烈拥吻直到被他强占。

    终于,在他的身体最放松的时刻,她抽出匕首,一刀就结果了王佐文的性命。

    她当时吓得浑身发抖。

    这是她第二次杀人啊!

    第一次杀的是老吴国公夫人,可那时她马上就离开了,她变成了王佐芸,因此她可以说不是她杀的。

    看着王佐文的血,喷在她洁白的身体上,她恶心得想吐。

    她回来,却不敢就这样去见林枫。如果林枫知道她已经跟王佐文发生了关系,林枫还会要她吗?

    她害怕,很害怕。

    她已经不能回头了,除了依靠林枫她不知道还有什么路可以走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用这个办法,她又如何能杀得了武艺高强的王佐文,

    又如何能完成任务,又如何能取得林枫的欢心?

    她觉得她是别无选择的。

    所以,她很快就原谅了自己。她不能让林枫发现,所以过来洗浴。

    她要把一身的污秽,通通都洗掉!

    她拼命地擦拭着身体,可是,她却觉得身体越来越脏。

    她忽然用力拍打着水面,飞溅起的水珠打湿了她的头发。

    周筝筝,她想到了周筝筝,此时正安逸做着吴国公府嫡长女的周筝筝,享受一切她得不到的尊荣的周筝筝!

    “周筝筝,都是你害得我这样的!”周云萝歇斯底里地叫了起来,“我就算死,也要拿你偿命!”

    烛火闪了闪,林枫听到周云萝房间里有动静,想到周云萝应该已经回来了。于是让人去叫周云萝过去。

    周云萝此时已经洗浴完毕,听说林枫要见她,就好好装扮了一番。

    见了林枫,林枫没注意周云萝今天打扮的怎么样,只是冷漠地问道:“任务可完成了?”

    周云萝说:“王佐文已经死了,齐王。”

    “那银子拿回来了没有?”林枫抬起头看着周云萝,目光里满是期待。

    周云萝失望地明白,这层期待,不是为了她,仅仅只是为了银子。

    “我找过房间里所有的地方,就是没找到银子。但是看到一份存钱进钱庄的契约。”周云萝有点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,王佐文这个老狐狸,竟敢把银子存钱庄了!”林枫越想越气,一个耳光打在周云萝的脸上,“贱人!那你杀掉王佐文有什么用?你简直坏了本王的大事!”

    周云萝连忙跪下,“齐王息怒。我不知道事情会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滚!没用的东西!周筝筝就不会像你那么蠢!”林枫拂袖而去。

    看着林枫冰冷的背影,周云萝的心都要碎了。又是周筝筝!林枫又提了周筝筝!

    难道,林枫爱上周筝筝了?

    不,不能!

    周云萝怎么都接受不了林枫爱上自己最恨的人,紧紧握着拳头,绷紧了脸,差点把脸都给绷断了。

    当夜,王佐文的尸体就被抬到了郡守那里,验尸结果第二天就出来了。

    是死于一刀致命,让人可笑的是,竟然是光着身子死的,可见其是死于女人之手。

    虽然王佐文已经是庶民一个,可却死的蹊跷,郡守报告给庆丰帝,庆丰帝下令务必好好查出凶手。

    毕竟,王佐文的幕后,究竟是林仲超,还是别的什么人,庆丰帝并不敢太早下结论。可庆丰帝敢肯定,这个人一定非常有野心,还很不听话。

    庆丰帝是最不喜欢不听话的臣子了。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