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9章 仲超之狠
    林枫说:“可是王佐文懂武功,不是一般的杀手杀得了他。”

    亚父说:“不需要杀手,只需要一个美人。”

    林枫想了想,“亚父的意思是,让周云萝去杀?”

    亚父点点头,“她如果连这个任务都完成不了,齐王则不需要留下她独宠了。”

    如今王佐文已失势,作为王佐文妹妹的周云萝也跟着成了累赘。

    林枫庆幸自己没有娶周云萝为侧妃,不然的话,他可就成了天下人的笑柄。

    侧妃,可不是被罢黜之臣妹能当的。

    当晚,林枫让周云萝来侍寝时,笑语宴宴,一改白日之无情。周云萝督着嘴,“殿下喜怒无常,妾身都不敢服侍殿下了。”

    林枫一搂周云萝的小蛮腰,呵气在她耳边说道:“你这个小妖精,倒是对本王开始耍脾气了。”

    周云萝顺势一倒,就倒在了他的怀中,“妾身哪里敢对殿下耍脾气。”

    林枫把周云萝扔到床上,说:“好!本王就是喜欢你时而清纯,时而妖媚的样子!”

    二人开始一阵撕咬起来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后,林枫坐了起来,烛光照出他的上半身光洁的胸肌。

    周云萝把脑袋放在他膝盖上,好像一只希望得到主人爱抚的狗。

    “再来一次嘛。”她说。

    林枫摇摇头,“改日吧!今日本王已经累了。”

    周云萝很扫兴,可是还是趴在林枫身上。

    林枫抚摸周云萝的长发,说:“王佐文一直对你有意。如今他失势,你们也算是做了三年的兄妹,他要走,你不去送送他?”..

    周云萝说:“不去,我和他又不是真的兄妹。”

    林枫的手一停,笑道:“本王希望你能去,并且带上这把匕首。”说着,从腰下掏出一把漆金的匕首。

    周云萝立马就会意了,“殿下是想让我用美人计杀了王佐文?”

    林枫说:“当然。如此,本王之前给王佐文的银子,才能都拿回来。”

    周云萝心情低落,原来这才是林枫今日来的目的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不愿意?”林枫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周云萝立马换上笑脸来,说道:“齐王殿下吩咐,哪敢不从。”

    林枫点点头,看着周云萝说:“只要你听话,本王的身边,就永远有你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豫王府。

    林仲超对阿明说:“林枫素来小气,此番王佐文吞了他大量银子,很多还是他用他自己的名义,从吏部调出来的经费,若是没有了恐怕不好交差,所以,王佐文被罢黜,第一个想要他死的人,就是林枫了。”

    阿明说:“那我去逼王佐文,交出银子到我们这里,林枫就拿不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摇摇头,“王佐文是武官,武艺高强,想要拿走他的东西,只能智取,不能强夺。”

    阿明说:“那要如何?”

    林仲超说:“我自有办法。不过,需要借用一下,吴国公夫人名下的钱庄。”

    原来,林莜嫁妆就有一处钱庄。

    阿明说:“那我立刻去找吴国公夫人。”

    一切都准备妥当,林仲超亲自来到王宅。

    王佐文正在收拾行李,所有的下人都已经被遣走,他又没别的亲戚,所以,王宅上很是冷清。

    林仲超来的时候,王佐文很是意外。

    “豫王殿下可是来幸灾乐祸的?”王佐文握住了腰上的宝剑,说,“王宅上,已经没有下人可以招待你了,甚至拿不出一杯好茶。”

    要不是林仲超设下的计,王佐文哪里会有今日之惨状,要想让王佐文对林仲超有好脸色,怎么可能?

    林仲超说:“我这次是来救你的。如果我现在不来,你很快就会死于林枫的手中。”

    王佐文冷冷地说:“你少来挑拨离间!”

    林仲超说:“不信你等下看,林枫马上就派人过来了。你拿了林枫这么多银子,林枫如何能轻易放你走?”

    王佐文大惊,“什么银子?我警告你,你不要血口喷人!”

    林仲超坐下,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茶,冷笑道,“如果你不想这么多银子被林枫拿走的话,我可以告诉你一个藏银子的好地方。就是金陵钱庄。”说着,拿出一份金陵钱庄的协议,扔给王佐文。

    王佐文一怔。

    “这是京城里最大也最守信用的钱庄,并且,全国各地都有它的分号。你把银子存这里面,林枫是绝对拿不走的。”林仲超说,“当然,你不需要谢谢我。我最大的敌人是林枫,我只是不想你的银子落入林枫手里。”

    王佐文冷冷地说:“我为何要听你的?”

    林仲超起身,淡淡说道:“言尽于此,听不听,由你。只是,如果银子不见了,只怕林枫更加不会留下你的性命,因为,你知道的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走了。

    王佐文气得直咬牙,可还是认真地把金陵钱庄的协议,看了一遍。

    很快,他就把银子都存进了金陵钱庄里。

    王佐文回到王宅,就看到,周云萝已经在那里等着他了。

    王佐文忽然想到,林仲超说的林枫马上会派人过来。

    周云萝就是林枫的人。

    原来林仲超所说的,都是对的。

    林枫,果然不愿意放过他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王佐文握紧了拳头。

    吴国公府上,华灯初上。

    周筝筝在灯下做剪纸。

    红樱拿了剪刀把红烛剪得更亮一些。

    “姑娘,何必做这么多呢?眼睛会看坏了的。”红樱说。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我又不老,哪里能这么快就看坏了眼睛呢!”

    红樱坐下来,看了一会儿,低声说道,“姑娘,豫王殿下设计让王佐文往金陵钱庄存了二十万两白银!”

    周筝筝停下了剪纸,“怪不得今日送来的钱庄账单上,多了笔大数目,母亲还来问我是不是我认识的人存进去的。原来是豫王。”

    红樱于是把经过都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周筝筝想了想,越想越觉得不对,“王佐文要死了!林枫不可能放过他的!”

    红樱说:“那怎么办?姑娘要不要马上通知豫王?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来不及了!我去跟父亲说,让父亲派人去看看!”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