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8章 杀人灭口
    周筝筝脸红起来,“父亲,女儿只是为了吴国公府的未来嘛。”

    周瑾轩笑道:“等这次生日宴席办完了,看林仲超的表现之后,父亲再告诉你答案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然后就去三房,找到蔡嬷嬷。因为做过三房长子的奶娘,蔡嬷嬷不像别的下人那样,需要成天忙这忙那的,蔡嬷嬷可是清闲的很。风三娘专门然后蔡嬷嬷给她儿子做衣裳。

    这一件衣裳下来,从量尺寸到最后成衣,可是要花不少时间的,所以蔡嬷嬷就什么别的活都不干了。

    周筝筝让蔡嬷嬷去她的房间教她剪纸,蔡嬷嬷不敢怠慢,剪了一天,周筝筝剪出的花样都像真的一样,周筝筝很高兴,对水仙和青云两个近侍说:“以后蔡嬷嬷来找我,都不许拦着她,让她随意进出我房间。”

    蔡嬷嬷离开后,周筝筝单独叫来青云,说道:“其实我是故意这样说的,好让蔡嬷嬷觉得我很信任她,从而让她对我毫无戒备,儿露出破绽。我要你跟踪蔡嬷嬷,好弄清她的底细。如果她真是奸细,那她肯定是一个高明的奸细,因为,她可以在吴国公府潜伏了三年都没有露出破绽。这样的手段,不是常人能有的。”

    青云拍拍自己的胸脯,“姑娘放心,这事包在奴婢身上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蔡嬷嬷可不是简单角色,再说,我跟水仙在我父亲的生日宴席之后,是要回太学院的。只有你一个人,要多加小心。”

    青云说,“奴婢可不算会一个人。三房外院的车夫黄家亮,跟蔡嬷嬷关系挺好的,奴婢可以请他帮着监督蔡嬷嬷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黄家亮是外院的,如何会帮你?”

    青云被这么一问,竟然就脸红了。

    倒是被周筝筝瞧出了端倪,笑道,“我知道了,原来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姑娘,奴婢断是没有的,黄家亮也是一个好人。”青云连忙解释说。

    周筝筝笑道,“你急什么?我还没说什么。你是什么样的人,我难道还不清楚么?只是,务必你们二人要配合得到好。”

    “是,姑娘。”青云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豫王府。

    静夜,空气似乎也凝滞住了。西苑里,此时也显得格外安静。就连蟋蟀声也没有。西兴斋外,银白色的月光洒在台阶上,透出阵阵凉意。斋内书桌上,花瓶内的花儿,已经耷拉下脑袋,毫无生机。一旁,砚池内的墨迹已经干了,甚至起了一层皮。

    林仲超坐着,看着一个白底青花敞口胆瓶,对阿明说:“吴国公的礼物,我已经准备好了,你看看这个好不好?”

    阿明点点头,面有惋惜之色,“好当然好了。可是,这类胆瓶,可是太子留下来的,您真舍得送过去给吴国公啊!”

    林仲超点点头,“我想好了,既然是忘不了她的,也不可能不关心她,不如就试着做朋友。也不至于每次都躲躲闪闪的。”

    阿明说:“那主人你从此可就要苦恼了。”

    “苦恼?为何这么说?”林仲超不解,最苦恼的三年都已经过去,如今他应该是豁然开朗啊。

    当初他刚刚重生的时候,的确是对周筝筝心生疏远之意,因为周筝筝前世伤了他的心,可为了报答吴国公的养育之恩,林仲超还是选择默默帮助。

    直到周筝筝一次又一次地努力接近,渐渐融化了他的心,他曾经选择不见,选择逃避,可是,他都逃到了南方战场了,心里对她的思念,却越来越深。

    他终于明白,很多事情,不是他不想面对便会不存在的。他对她的感情,从前世就开始,深入骨髓,又如何能轻易忘记?

    再后来,她和他琴箫合奏,堪称为知己,他沉沦了,再次沉沦,他决定,前世她负了他,那是前世的事情,他不想再耿耿于怀了。他也终于明白,他从未恨过她,他只是希望她好。

    这样想通之后,他便也不再纠结,决定大大方方地帮助吴国公府。

    齐王府。

    林枫在舞剑。

    院子里飞沙走石,不是因为有风,而是因为有剑。

    剑挑起了混乱的景象,却发泄不了林枫的怒火。

    他万万想不到,林仲超会使出这一招,王佐文被罢了官,他可是刚刚把调度出来的经费,都拨给了王佐文啊!

    “林仲超,本王一定要除掉你!”林枫气得脸色发青。

    周云萝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林枫一挥剑,就刺了过去。

    那剑尖正对着周云萝的额头,眼看着就要见血了,周云萝吓得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啊!”周云萝发出一声惨叫。

    “废物,你看看,本王的剑,伤到你了没有?”林枫不耐烦地说。

    周云萝睁开了眼睛,原来那剑正停在她额头之前一寸的地方!并没有碰到她额头!

    周云萝马上笑道,“林枫哥哥好剑法!”

    林枫嫌弃地说:“如果是周筝筝,绝对不会像你这样,整天只会打扮,一点胆量都没有!”说完就走。

    周云萝傻站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她今日的确是特意打扮了一番。她穿着一件粉色细娟里衣,在外面穿着一件草绿色绣鹦鹉枇杷襟短袄,再外面是一件大红色镶金边织锦褙子,褙子表面,是牡丹团簇的景象。下面,草绿色的百褶裙刚刚过膝,露出了一截细嫩的皮肤。

    可是,打扮得再精心,林枫都懒的看她一眼。

    只因为,她的身体已经属于林枫。

    “周筝筝,为何你连我爱的男人都不肯给我!”对着天空,周云萝发出凄厉的大叫。

    林枫回到书房,心里烦躁,就请了亚父过来。

    “亚父,如今本王是赔了夫人又折兵,王佐文被罢官,父皇接下来要任用的肯定是他自己人,本王失去了一大手臂,心里,实在是不好受啊!”

    亚父安静地坐下来,喝了一口茶,面容冷静地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,“齐王如果想拿回那些银子,现在不就是最好的机会吗?”

    林枫一怔,“亚父的意思是,派人杀了王佐文?”

    亚父点点头,“他知道的太多,留着,终归是个祸害。”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