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6章 狼子野心
    皇宫。

    白玉莲花宝座衬托得高脚红烛火苗更加修长,夜风吹进,火光一闪一闪的。火光映照在宫殿四周的帐幔上。

    萧贵妃娘娘软软地坐在躺椅上,后背垫了个迎枕。

    南平侯府的老夫人坐于她对面的太师椅上,捧着一杯热茶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真的是林枫做的?林枫支使了周宾,周宾杀害了本宫义弟,因此,南大营就成了林枫的人马?”

    萧贵妃简直不敢相信,气得鼻子都歪了。

    老夫人叹了口气,“那个证人,老身也去看过了,的确和林仲超说的一模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骗子!”萧贵妃感觉一把刀刺穿了心脏那么痛,“本宫辛辛苦苦把他养大,视他为亲生儿子那般,帮助他,谁想到,他竟然如此忘恩负义,狼心狗肺!”

    老夫人说:“娘娘息怒。齐王实在不值得娘娘如此难过。”

    “本宫不但是难过,还很为痛惜,林枫可是本宫倾注了十多年的心血啊!当时,本宫无子,而林枫正巧没娘,本宫见他生得讨喜,说话伶俐,就精心抚养,原想给自己一个依靠的,谁知,竟然是养了一头白眼狼!本宫真是傻了眼了!”萧贵妃感觉自己很心碎。

    老夫人说:“娘娘何不接受现实?虽然齐王对娘娘不忠,可如今尚无十足的羽翼,齐王还需要依赖娘娘您。娘娘何不更换皇子扶持?只要给予他足够的利益,相信这样的人选,一定会很多。”

    原来老夫人原本也是支持林枫的,因为林枫多次主动跟她的南平侯府交好。可是当老夫人知道,林枫和周宾是一伙的时候,老夫人就跟林枫对立了。

    因为,老夫人一直不肯原谅周宾间接害死了孙月娥。既然林枫跟周宾是一伙的,那么,林枫若是成为了皇帝,必定会扶升周宾,老夫人和周宾有过节,周宾定然会在得势之后不放过南平侯府,想明白这一点后,,老夫人若是还帮助周宾,不是傻子吗?

    所以,老夫人才过来跟萧贵妃和盘托出。

    只是,接下来要选谁去帮忙,老夫人却没有想好。可是老夫人谁都不信一时也选不出合适的皇子,萧贵妃只要不挑林枫,挑谁都可以。

    萧贵妃坐直身板,苦笑道:“连从小到大就养着的皇子,都可以这样对本宫,本宫还能指望谁呢?可惜本宫的林寞是个残废,不得他父皇的喜爱,不然,本宫纵然是拼了老命,都要扶持他为太子。”

    这话,点醒了老夫人。

    “贵妃娘娘难道就真的不想帮一下十一皇子吗?这养子哪里及得上亲生儿子呢!纵然十一皇子殿下再不济,可是,背后有您,还有我这边的力量,还怕不能成吗?”这老夫人也想做做造王者,成功了,整个南平侯府就跟着占光了。

    南平侯府并非江南望族,乃是跟随庆丰帝才起来的,原因就是好拍马屁,庆丰帝看他听话,就扶了下他。不想这些年,凭着这套拍马屁的本事,竟然成为皇帝身边的红人,手握京城十大商铺,田产肥沃丰富。

    这使得老夫人的**,越来越膨胀了。

    萧贵妃见老夫人如此看重她的亲生儿子,十分感动,拉着老夫人的手说道:“此事重大,还需要本宫问一问犬子才能结果。不过,今日之事,万不可对任何人提起才是。”

    老夫人说:“贵妃娘娘请放心,老身都记下了。”

    南平侯府离开后的第二日,林枫来找萧贵妃,“母妃,父皇是否还不愿意除去林仲超?”

    萧贵妃疲倦地打了个哈欠,说道:“枫儿,你父皇高深莫测,又不是母妃几句话可以摆布的,你又不是不知道,何必这么急呢?若是心急了,只怕适得其反。”

    “也好,那孩儿就再等等。”林枫看了萧贵妃一眼,说,“近来南平侯府的老夫人频繁来宫里见母妃,究竟为了什么事情呢?母妃,您还是让她不要来了,这来的次数多了,父皇都看着呢。搞不好父皇以为孩儿勾结朝廷重臣,可就惨了。”

    萧贵妃说:“知道了,本宫只是太无聊了,想找个人聊聊天罢了。以后不让她过来便是。”

    林枫见萧贵妃态度敷衍得很,又想到,萧贵妃气势无聊得找人聊天之辈,感觉萧贵妃有事隐瞒,便也知趣地离开了。

    林枫前脚刚走,林寞后脚就来了。

    “寞儿,你怎么瘦了!最近没吃好吗?你身边的太监宫女,本宫看来是要换一换了,竟然都没有把你照顾好!”萧贵妃娘娘走上前,抚摸林寞的脸,关心地说。

    林寞后退几步,避开了萧贵妃,萧贵妃忽然的热情让他不能适应,故而依旧冷着脸说道:“母妃多虑了,儿子很好,太监宫女也服侍儿子很好。”

    萧贵妃说:“寞儿,母妃不关心你,还能关心谁呢?你是母妃的亲生儿子啊!”

    林寞冷笑道:“看来母妃是忘记,您还有另外一个宝贝儿子了。”

    萧贵妃装脱没听懂得样子,说:“你是说林枫吗?吗那怎么能官网一样呢!你‘才是母妃的亲生都是你儿子啊!你才是母妃要扶持为皇帝的儿子啊!”

    “等等,你说什么?”林寞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    “母妃是说,付费翻天覆地母妃特定决定了,要扶持你为太子!”

    可是,萧贵妃的话只是换来一阵大笑,林寞的,笑声里充满和着讥讽。

    “你不信啊!母妃说的是狠的真的!”萧贵妃急了,林寞特殊越是这么萧,她就特殊越是心疼。

    过去,她都对他作了什么,竟然让唯一的儿子对啊她如此不信任了!

    “这真的是孩儿和迷惑听过的,最无聊的笑话了。”林寞说,“想不到母妃今日让孩子来,是为了讽刺孩儿。那么,孩儿不是母妃玩弄的体香对象,告辞!”

    林寞气得安要努走出去,萧贵妃急忙给帮助了,“儿子,你听特地说,这是真的。母妃错了,真的不应该过去那么忽视你,母妃刚你道歉,你选原谅母妃好不好?”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