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0章 上门提亲
    林枫摇摇头,“兵没有好不好,就看主帅懂不懂训练。就跟狗没有好坏之分一样,看主人会不会训练狗。”

    王佐文轻蔑地说:“那这训练的好与不好,靠嘴巴说没用,靠的还是经费。如果经费给的足,再没有用的兵,都可以训练成强兵。”

    林枫说:“王总兵,本王不是刚刚拨了一笔经费给你?那还是用本王的名义向吏部征用的。你知道,这一次拨用太多经费,是会被查的。”

    王佐文说:“那怎么够啊!齐王,我这可是要训练精兵啊!”

    林枫听懂了,“那好,如你愿,只要能把本王的兵马训练起来,多一点经费,本王给你承担下来便是。”

    王佐文这才满意了。

    林枫说:“本王这次来,还有个要求,周云萝已经被毁了名声,本王想带她回齐王府了。”

    王佐文想到周云萝娇滴滴的脸蛋儿,细细一握的腰肢,怎么也不肯今晚就让林枫带回去,他可是要在今晚好好品尝一番的啊!

    “齐王,云萝和我做了三年的兄妹,就算不是真的兄妹,也是有感情的,不如,再留一夜,明日再把她带走吧!”王佐文说。

    林枫看王佐文这德行,就知道王佐文并没有染指周云萝,可如果周云萝让王佐文得逞了,只怕就吸引不了王佐文了。

    于是,林枫提出,今晚先带走,就说萧贵妃娘娘想见一见周云萝,然后也许诺日后一定带周云萝回去。

    王佐文灰心丧气的,想到到手的肥肉就要走了,心情不好起来,可为了要林枫的经费,王佐文只有同意了。

    于是,周云萝当场就坐上轿子,跟着林枫回到齐王府。

    林枫并不想对周云萝明媒正娶,可出于周云萝现在的身份,是平安侯妹妹,只有对外宣布,一个月后迎娶王佐芸,也就是周云萝为侧妃。

    至于温燕,林枫打算亲自上门,和温太医商量迎娶为侧妃之事。

    温府。

    因为严重违规,温燕和周云萝一样,被赶出了太学院。

    温太医自然都知道了,温燕被齐王污蔑约会的事。

    温太医找温慈,温燕都过来,坐着边喝茶,边谈事。

    “纵然齐王可恶,可是,周筝筝不是温慈未来的妻子么?为何对燕儿见死不救?”温太医无法接受这个事情,在他眼中,吴国公都差点同意了,等于是两家已经订婚了。

    周筝筝应该已经成为温燕的大嫂了,可却如此冷血。

    温燕在一边,默不出声地垂泪。

    “难道温家还会上赶着去提亲不成?”温太医说着看着温慈。

    一直说要去吴国公府提亲的人,是温慈。

    如今周筝筝却做了让两家都尴尬的事,温太医若是还巴巴地去吴国公府提亲,也太没面子了吧!

    温慈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之前温太医就是因为要面子,才迟迟不去吴国公府提亲。

    温慈好容易让老爹答应了,送了聘礼到吴国公府,吴国公也已经点头了,只差最后周筝筝回来确认,谁知,又发生了这样的事。

    爱面子的温太医,又怎么会再去吴国公府提亲呢?

    可如果温太医不去,那对吴国公来说,温家就是食言了。

    那么他和周筝筝,就再无议亲的可能了。

    “爹爹,我查过了,这件事,错不在周筝筝。燕儿自己和王佐芸联合想要加害周筝筝,结果反倒是抱起石头砸自己的脚。然后被林枫陷害。真要怪,也应该怪责林枫才是。”温慈说。

    温太医气的起身,指着温燕对温慈说道,“不怪你,难道还怪我吗?如今满城都在传那日的事,我还想多活几年呢?可是光是生气也已经够了,难道我还要娶周筝筝为儿媳妇儿,来给自己寻不开心吗?”

    温慈说:“可是爹,这件事和吴国公府并没关系的。您明天若是不去,怕是对不起吴国公爷。”

    温太医抚须道,“我活了半辈子了,还没见过像你这样,为了一个女子胡说八道的。爹问你,爹为何对不起吴国公爷?要不是吴国公养了这么一个狠心的女儿,燕儿会名声尽毁吗?慈儿,总之,你明日就不必过去了。我们没有对不起吴国公,终归如今,燕儿才是受害者!”

    温慈知道温太医是打算反悔,不会再去吴国公府了。

    心痛到心碎的感觉,刹那间通通袭击而来。

    而这时,奴婢来报告,说是齐王驾到。

    温太医一把老肉露出痛恨来,温慈说,“爹,他自己送上门,看我给不给他教训。”

    温太医说,“我也想揍他,可是,现在不行。他是齐王,高高在上的齐王。以后还可能是太子或者陛下,你若是不想行礼,就不要出来。我料定,他是过来谈纳侧妃的事。”

    温慈重重一拍桌子,“还侧妃!燕儿被他这样陷害,他还敢提纳侧妃的事!就算让燕儿当正妃,燕儿也不去!对么燕儿?”

    温燕哽咽道,“不,我愿意。”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温慈还以为自己听错了。

    “我说我愿意嫁给齐王为妾!”温燕说着,脸红了起来,破涕为笑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燕儿,我不是听错了吧!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?”温慈摇着温燕的身子,恨铁不成钢地说。

    温燕却笑了,那眼睛看向远处,却没看到实物上去,显得眼神很呆滞。可是嘴角的笑意,却是深深得好像从骨子里笑出来一样。

    “齐王,英俊潇洒,聪明绝顶,确是良配。如今他来温府,你们不为我高兴吗?”温燕低下头说。

    温慈急了,大声说道:“林枫陷害你啊!他害得你失去了十多年保持的好名声,你可以这么轻易地原谅他呢?”

    温燕说:“他并没有陷害我,是我误打误撞遇上他的。哥哥,你根本不明白,什么叫一见钟情。”

    温慈烦躁地说:“”是,哥哥不懂,燕儿懂。可是燕儿,你可以爱任何人,你就是不能爱林枫啊!因为林枫根本不爱你!”

    温燕天真一笑,“那又如何,我可以让他慢慢地爱上我的!”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