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8章 宫锁深深
    “没什么。我只是想起一件往事,一个故人。”林仲超微微一笑,那笑容足可倾城。

    下雨了。

    “故人?”周筝筝喃喃着,林仲超啊林仲超,为何她是越来越看不透他了呢?

    刚才那句,明明就是他们曾经的对话,只不过,那是前世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周筝筝正恍惚着,忽然,一把青色的罗伞在头顶撑开,遮去了天空。只留下罗伞下的两个人。

    “周大姑娘,我送你一程吧!”林仲超说。

    周筝筝心跳加快,低下了头,“好。”

    绵绵雨絮,如丝线,一点点被拉长。

    雨中,绿色的琉璃瓦下,是皇子们嬉戏的主要场所。不仅有习武的木桩,还有练习射箭的靶场。一个个稻草人一字排开,每个稻草人身上都是横七竖八的箭矢。在东边厢房外,一个蹴鞠场,常常是人满为患。

    周筝筝看到林仲超的衣服湿掉了。

    伞比较小,容不下两个人,林仲超把大部分伞下空间留给了周筝筝,他自己就被雨打湿了。

    “豫王,你的衣服……”周筝筝指了指,小手在空气里冰冰的。

    林仲超回头看了看周筝筝。

    四目相对,彼此都听得到对方的心跳声,也闻到对方的身体的气味。

    “无妨。”林仲超说着,掉开了视线。

    周筝筝真希望这段路可以一直走下去,可惜没多久就到了尽头。

    终归,那是一条太短的路。

    红樱站在太学院门口等了,看到林仲超,行了个礼,说,“豫王殿下,我哥哥已经在东宫门口等您了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点点头。

    红樱的雨伞,睁开,代替了林仲超的罗伞。周筝筝转身,恋恋不舍。

    “你们回去吧!我走了。”林仲超说。

    “记住我们的约定。”周筝筝说。

    林仲超没有回答,迅速消失在雨中。

    “姑娘,姑娘。”红樱催了好几句,周筝筝才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回去吧!”周筝筝转身朝里走,“下雨天风大,到房间里生个炉子就暖和了。还有,这次你干得很好,想要什么奖励都可以说。”

    红樱笑道,“姑娘好,奴婢就好,还要什么奖励。只是,姑娘!你怎么和豫王一同回来呢?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,“半路遇上就一起走了呗。你呢?可见过你哥哥阿明了!”

    红缨说,“见过了呢。”

    二人很快就进了屋子内。

    水仙早就热好暖的枸杞红枣汤端过来,“姑娘,身子凉就吧!快喝完暖暖吧!”

    红樱笑道,“想不到我也有一份。”

    “哦当然有了,这次你做的很好。姑娘赏你的。”水仙说。

    红樱舔了舔汤水,“好香啊!闻着就好吃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,“给,这是赏给你们的一人一个红珊瑚珠缨络。”

    水仙淡定地接过。

    红樱却不淡定了:“姑娘,这上面可是红珊瑚呢!你真的就赏给我了!”

    只因水仙因为从小就在吴国公府上了,早就知道周筝筝大方了。只是,红樱还是第一次收到周筝筝的重赏。

    主人打赏给奴婢的一般都是便宜的首饰,或者碎银啊这类的,周筝筝却大方之极,可以把红珊瑚珠子,随手送出。

    周筝筝说,“给你,你就拿着呗,只要做的好,日后奖赏会更多的。”

    “姑娘可真像豫王殿下。豫王殿下也是多次赏赐或贵重之物给奴婢奴才。”红樱说。

    周筝筝刚才见红樱看到林仲超的时候,眼睛里布满了神采,

    如今又听到红樱自己提起了林仲超,打趣道,“你啊!可不要三句不离林仲超好不好。难道你想回到豫王身边吗?”

    红樱既然是林仲超送来给她的,周筝筝就猜到红樱心里又林仲超。

    因为,在林仲超身边的奴婢或者奴才,都会不可避免地喜欢上了林仲超。

    “没有啊,姑娘。”果然,一向大大咧咧的红樱竟然脸红了起来。

    周筝筝不再取笑她,喝完了一碗热汤,就让水仙把澡盆放满水,她要好好洗漱一番了。

    而皇宫之中,萧贵妃正在训斥林寞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不长进的东西,你看不惯林枫,可惜就连林枫都看不上的女子,你却拿她当宝贝。你八成是想气死本宫吗?皱云萝究竟又什么好,你竟可以当众跟本宫顶撞时起来。”萧贵妃越说越激动,“怕。”一个茶杯又飞了出去,摔碎在就地上。

    这已经是萧贵妃今日打碎的第十个茶杯了,个个否价值不菲。

    林寞不服气地说,“母妃,你不公平,你为何处处袒护林枫?在才是你的亲生儿子啊!林枫,不过人一个死去宫女都孩子,你却比对亲生儿子还宠!”

    “你懂什么?你说林枫出身不好,可是,他却人样样都比你能干,你父皇都给他封了王,你父皇有给你封国什么吗?你该说本宫不公平。本宫一心信佛多年,最后,却生下一个残废的儿子,本宫分没说不公平,你有何习惯了说都。难道你比本宫还惨吗?本宫打听对你还不够好吗?你几乎是要什么又什么。哦竟然如此天仙,为了给了女子,竟然这般替代本宫。”

    林寞看萧贵妃哭了,心酸了,觉得自己人话说的太过了,可一想到周云萝被萧贵妃和功能等将客人折磨哼门外,就不愿意原谅他恩。

    “母妃,既然如此说哦!人你是跟自己对我好,那么,请让我吹茉莉一次,我想见见周云萝。”

    “放肆。这世界比你没有后坐力,一楼坐落已经呗烧死了!哦他知道阿里。”

    “有,母妃然后周云萝假装王佐芸。”三年前虽然只见过两面,可是,林寞不会不认得一口云萝。因为,他提供对她日思夜想。

    她的轮廓在他应该,人如此第秦桧。周筝筝看着温燕为了她自己的哥哥丝毫不考虑到周筝筝的利益,笑了,“好的!我这就进去找你哥哥,不过,你也要早点过来哦!不然我可怪不好意思的。”

    温燕见周筝筝答应了,高兴极了,“周大姑娘不要不好意思,我哥哥可是很好很好的男子。”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