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8章 对峙
    这就是周云萝最喜欢的穿法,颜色不是粉色就是大红的,每条裙子必配牡丹,因为周云萝说过,大红色才是最正宗的颜色,而她要做就做最正宗的花中之王!

    周筝筝瞪大了眼睛,下意识的,手伸进了衣袖里,握紧了那把匕首!

    可以肯定,她就是周云萝!因为就算她化成了灰,周筝筝也能认出来!..

    为了防身,周筝筝只要出门,都必带上匕首,此时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既然前世的仇人此时离自己只有数步之遥,她何不结果了周云萝的性命!让周云萝,血债血还!

    只是,眼角看到几个宫女在花园洒扫。

    如果杀了周云萝,就算得手,也会让这些宫女看到。

    除非她把这些宫女也杀了!

    或者,暂时不杀宫女,回头用吴国公的威望,给裁决者压力,让裁决者帮她杀人灭口!

    可是,如果她这样做了,那么,她和周宾周云萝有何区别?

    如果为了报仇,可以随便杀掉无辜的人,那她和周仪则类的有何区别?

    想到这里,周筝筝的手松了。

    总有机会杀周云萝的,不急于一时。

    此时,休息用的房间,如海棠花瓣一样紧凑,一个过道上,常常可以听到三个人的声音。

    屋前院后,竹子随处可见,这也是“宁可食无肉,不可居无竹”的真实写照,除了竹子,各式花朵也是点缀其中,红的,黄的,知名的,不知名的,相映成趣。

    周筝筝正要转身,忽然看到,周云萝竟然钻过了身子!

    那张脸,果然就是周云萝!

    只是和过去不同到的是,周云萝看到周筝筝,没有喊她大姐姐,而是很有礼貌地走过来,对着周筝筝鞠躬说道,“你一定是吴国公府的周大姑娘吧!果然是久闻不如一见,我是住你隔壁的王佐芸。”

    什么?王左芸?周筝筝觉得这是全天下最愚蠢的谎话了。

    明明是周云萝,偏说是王左芸。

    看着周云萝伸过来的手,周筝筝没有握。

    一言不发,周筝筝走了。

    周云萝甚至看不清周筝筝的表情。

    房间内,床榻东首位。在床榻的南面,是一张梳妆台,巴掌大的铜镜蹭亮蹭亮的。胭脂盒内,简单的还是有几种的。房间西侧,临窗的位置摆着一张三尺余宽的方桌,这是夜读的地方。

    此时周筝筝就坐在这里,桌子上谈着一本书,可她没有看。

    水仙在周筝筝身边低声说道,“姑娘,已经查清楚了,周云萝如今摇身一变,成为禁军头子王佐文的妹妹王佐芸,也考进了太学院,成为这里的一个学生,让人奇怪的是,她跟着王佐芸时常出现在各个同僚家中,也来回见过很多考官!硬是没有人发现她是假冒的王佐芸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,如果我要揭穿她,只怕是只要她不认,就没办法了!”周筝筝骤起了眉毛。

    “是的,姑娘,若我们这样做,只会得罪王家。听说,王家刚刚被皇上升为侯爷,是皇上身边的红人。”水仙分许说,

    周筝筝说,“红人?得罪了王家,就等于得罪了皇上?看来周云萝这下可如愿成为有家小角了,

    “你休要血口喷人……我什么都不知道。”周宾气得直咬牙,看向周瑾轩,“大哥,阿筝这个样子,你可不能一直站着看啊。”

    可是周瑾轩根本没有制止周筝筝的意思。

    他就这样站着不说话,周宾急也没用。

    老国公夫人黑了脸,“阿筝,真金不怕火炼,吴国公府断然不会发生这样的事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祖母错了,吴国公府自然不会发生这样的事,但这是发生在吴国公府和二房之间的事。”一句话就把二房排除在吴国公府以外,直打周宾夫妇的脸。

    在场的宾客谁不知道周宾是寄居于吴国公府上的。

    在众人的目光里,水莲说:“二夫人让奴婢把毒药染在香炉上面,但凡有香料在里面燃烧,这上面的毒药就会散发出来,和香气混合,被人吸进去。”说着还指出香炉上尖嘴处,“就是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啊,竟然会想到在这个地方藏毒。”众人喧哗起来。

    周筝筝忽然走向人群中的温老太医,“我知道温太医深喑药理,一定可以验出这上面的毒药来。”

    温老太医没想到周筝筝会认识他,可当众他也不好拒绝,便过来看了看,说:“这上面的确是抹了一种无色无味的香粉,平时没有气味,若是遇热就会散发毒药,人若是吸入,轻则倦怠乏力,重则终年不育。”

    终年不育!

    周筝筝终于明白,前世周云萝送给她这个毒香炉,为的就是不想她生孩子!还真是狠毒啊!

    “多谢温太医。”周筝筝看着老国公夫人说,“祖母,现在,总是证据确凿了吧!”

    这温太医都被周筝筝搬过来用了,孙氏急了,扑通一声跪在老国公夫人面前,“母亲明查,这香炉虽是妾身所赠予大房,可用意只是为了大伯晚上安眠,一片好心,妾身断无在上面做手脚啊!”

    老国公夫人阴沉着脸,虽然她包庇二房,可孙氏想加害她大儿子,她又是不喜的,“不是你,难道还是大房自己毒自己不是?”

    孙氏说:“谁知道这是不是他们设的计,要栽赃于我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二婶婶,你错了。我爹娘已经中毒月余,若是我们设计,为何要让自己中毒呢?还有,奴婢水莲就是人证。人证物证俱在,若不是二婶婶下的毒,就是二叔父无疑了。”

    老国公夫人急了,“胡说!不可能是宾儿!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是,二叔父平时要忙于仕途,哪里有这些心思,所以,一定是二婶婶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,不是我!”孙氏知道如果她认了,就算是西平侯府也救不了她,绝对绝对不能认,“一个奴婢怎么能做人证!分明就是污蔑!污蔑!”

    孙氏硬是不认。

    林莜跪下说:“母亲,平日里,媳妇素来没有亏待过二弟妹,想不到二弟妹如此加害媳妇,加害媳妇也就罢了,连带着夫君也被算计。还请母亲给媳妇儿一个公道!”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