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7章 离开
    吴国公府。

    院子里,松树依旧傲视群雄,只是新发的嫩芽,似乎给穿上了一件新衣。

    “阿筝,以后去了宫里,凡事多加个心眼,外头不比家里,尤其还是皇宫,人心苟测。”林莜给周筝筝收拾着酱色百福包,唠唠叨叨着,“眼下已经是春天,百病滋生,这入口的东西,也要谨慎些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娘。”周筝筝握住林莜的手,“女儿这么聪明,不要去害人都不错了,谁敢害女儿啊。”

    林莜摇摇头,戳了下周筝筝的脑袋,“你啊,再厉害不过也是个十一岁的姑娘,还是第一次住外头,可不许逞强了。”

    那个百福包里,于是就塞满了衣服鞋子,甚至于连一些糕点都塞进去了。

    尽管周筝筝一再补充说,这些东西宫里都是有的,可林莜还是夸张地表达了她的母爱。

    到了那日,周瑾轩亲自送周筝筝到了皇宫门口。

    当皇宫的红色大门缓缓在周筝筝身后关闭时,周筝筝回头,看到周瑾轩依旧站着,背脊挺立,好像一棵风中的松柏。只是很快,就看不到了。

    周筝筝忽然感到鼻子有点酸。

    重生以来,未曾离开过父母半步,这次入宫,等于是出远门一样,可惜临行前还嫌弃父母亲罗嗦,如今才发觉不管时间过了多久,她永远都是爹娘眼中的小姑娘,需要他们保护的小姑娘。..

    威严的重檐飞翅在蔚蓝的天空下显得大气磅礴,雪白色的台基和栏杆,全是白玉石。朱红色的墙面和柱子很是显眼,而绿色的纹饰将这些与屋顶和谐的分割开来,使整个殿堂浑然天成。

    这就是皇宫。

    奢华却紧闭,在里面的人都像是金丝雀。

    这次,周筝筝带了奴婢水仙和红缨一起进宫,水仙聪慧,负责墨水砚台等一应用具,红樱则负责整理房间。至于青云,周筝筝给她新的任务,就是去认识周仪的奴婢紫菜。

    穿过一个花园,便是女子官学的所在地——学堂。学堂是五开间硬山顶,一块石牌坊立在学堂的左前方,牌坊上阳刻着一首对联:“青葱少年正当时,学堂阔论眼界开”。学堂内,及膝高的书桌摆的方正,横五竖六,共三十个位置。而正前方,是一个及腰高的讲堂,一把戒尺横在上面,透着一丝警觉。

    学堂右侧的厢房,是用来藏书的,为了防火,用油纸贴满了木柜。门口两口水缸,常年都是满水的。

    学堂的右侧,是杂物房,堆放着一些木偶宣纸,常是授课所用的。

    太学院还算大,除了学堂厨房,后头就是一座两进的大宅院,考上太学院的女孩子,就住在这里,一人一间房,院子里每天还有专门的宫女还打扫服侍,衣服破了,笔墨没有了,都可以找她们,她们会去姑姑那里从皇宫的总用度里扣,拿给她们。

    总而言之,能进入太学院的女孩子,就不必担心吃穿用度了。她们只要好好地在太学院待满一年,多结些朋友,给家族添添光,一年后,就可以回家了。

    甚至回家之前,宫里的贵妃娘娘还可以在征求本人同意下,为她们介绍高门子弟,求皇帝赐婚。

    “姑娘,这皇宫没想到这么好看。奴婢去过这么多地方,没见过比皇宫更好看的。”红樱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,刚才进太学院的路上红樱就想说了,可水仙不让她说话,她可是硬是憋了很久。如今到了周筝筝房间里,就变成了话痨子。

    水仙把周筝筝的被褥铺好,白了红樱一眼,“当然没有比皇宫更好看的地方了!要是有,那皇宫还叫皇宫吗?”

    周筝筝轻轻捏了下红樱的胳膊,红樱大叫,“哎呀,姑娘,好疼啊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疼还不去做事?你看看水仙多勤快。”

    红樱说,“知道了,姑娘,不过,奴婢有更重要的事帮姑娘呢!”

    “瞧瞧,又偷懒了吧!什么重要的事?”周筝筝没好气地说。

    “奴婢去看看,来太学院的都有谁。”红樱说完,对周筝筝眨眨眼,一溜烟跑出去了。

    周筝筝的房间离学堂最近,也最方便。这里虽然不讲究门第高低,可还是有尊卑之分的。就比如分房间,因为吴国公德高望重,所以周筝筝就能分到最好的房间。

    很快,红樱就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姑娘,可奇怪了,奴婢竟然在这里,看到了周云萝!”红樱说,吃惊得眼睛张得老大,“她竟然就住在我们隔壁房间!”

    周筝筝正仰卧于塌闭眼小憩,水仙把床铺的这样好,她都不想下床了,可听红樱说到周云萝也进了太学院,还是吃惊得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红樱,你是不是看错了!周云萝不是已经死了吗?就算她没死,依她的身份,是连考试的资格都没有的,又怎么可能来我们这里呢?”水仙说。

    “水仙姐姐,我真没看错。就周云萝长的那个德性,可不是一般女孩子能模仿的来的,我又如何会看错呢?”红樱拍着胸脯说。

    水仙说,“可那怎么可能呢?”

    “个中原因我哪里知道,那要问周云萝了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,“你们都别争了。红樱虽然看起来迷糊,其实她精明的很,并且她眼力很好,根本不会出现看错这类事情。我出去看看,你们继续收拾房间吧!”

    “姑娘,奴婢跟你去。”水仙担心地说。

    周筝筝点点头,“只是你和红樱自己的床还没铺好吧!”

    水仙和红樱只是奴婢,不会另外给她们房间,为了更方便照顾主子,她们就睡在外间的小床上。离周筝筝的大床就几步之遥。

    “自然是让红樱负责了!”水仙笑着拍了拍红樱的肩膀,“这回,总轮到你收拾了吧!小懒虫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就欺负我好了。”红樱嘴一扁,装作要哭的样子。

    周筝筝和水仙笑着走出去。

    院子里,山茶花红红火火地开放着,花间站了一个少女,身形纤细,发泽亮丽,一件金粉色薄衫披身,下罩大红色罗裙,裙面上,绣着金线勾纹的牡丹花。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