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4章 心动
    静夜,院子里的松树依旧挺拔,似乎从来没有变过,月光下,钟楼被照的锃亮,敲打后的痕迹依旧显眼,通往大堂的石板路没有什么变化,只是路旁,多了两排新种的桂树。

    阿明为林仲超温起一壶桃花酒,酒香就已经绝美了,再加上还带了几两缕甜丝丝的花香,真真让人沉醉,喝了又想喝。

    “哥哥,哥哥。”一个衣装整洁的男孩子跑了过来,口齿不清地叫着,依偎在阿明身边。

    “他就是苗姝梅的孩子?”林仲超问。

    阿明点点头,摸了摸那孩子的脑袋,“我给他取名叫阿奇。阿奇,快叫大哥哥。”

    阿奇非常听话,“大哥哥。”

    “想不到周宾会有这么乖巧的孩子。”林仲超取出一块玉,用红绳系住,挂在阿奇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“多谢大哥哥。”阿奇抚摸着玉佩,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先去练字,等会小哥哥陪你去玩,好不好?”阿明说。

    阿奇点点头,“那我等你。”就迈着欢快的脚步,过去了。

    “看来你对他很用心。”林仲超说,“当初选择送他到豫王府上养,看来是对的。”

    阿明脸上露出快乐来,“当年他还那么小,如今一晃都四岁了。我看着他长大。阿奇是主人给我最好的礼物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摸摸包袱,送了一块玉而已,怎么感觉包袱空了?

    仔细一看,咦,怎么那块平安符不见了?

    林仲超连忙解开包袱,可怎么找都找不到那块平安符。

    脸色,一下子变得铁青。

    “不行,我一定要找到它。”林仲超说完就起身要走。

    阿明说:“主人,天已经那么晚了,还能去哪里找呢?”

    “不管去哪里,都要找到它。”林仲超戴上斗笠遮掩住身份,提了一盏白玉托佛塔灯笼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阿明叹了口气,“主人,你怎么就忘不了她呢?”

    吴国公府。

    周瑾轩把周筝筝叫到面前来。

    “阿筝,今天这位张良晨将军,你认识?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过去是见过一面。”

    周瑾轩说:“但是这位张将军说你是他的救命恩人,只是见过一面,他为何这么说?”

    “可能,他认错人了吧!”周筝筝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阿筝如今你已经到了婚配的年纪,万万不可在闺誉上出问题。”周瑾轩说。

    “女儿一定多加小心。”周筝筝说,哎呀这个张良晨,可真会给她添麻烦。

    夜,万籁俱寂,偶尔有几周筝筝下打更声告诉着时间。

    林仲超已经走遍白天走过的没处地方了,除了吴国公府门前。

    想到那平安符的重要性,林仲超还是缓缓走去。

    吴国公府浸泡在月光里,红漆的大门紧紧闭着,几只小虫子爬上门上的铜环上。

    几株红杏伸出墙角,好像要探寻幸福一样。

    门前的地面,平整光洁,之前他和张良晨留下来的马蹄印,早就被打扫干净了。

    就算平安符落在这里,也早不见了。

    林仲超叹了口气,正要走,忽然,一道小门打开了。

    青云从里面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豫王殿下,您要找的,可是这个东西?”青云手上是一抹鲜艳的海棠红。

    林仲超看着青云,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青云说:“我家姑娘知道豫王殿下一定会回来找的,所以,命我在这儿等候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说:“你家姑娘误会了,本王只是路过这儿,你手上的平安符,本王没有见过。”

    青云说:“真的没有见过?”

    林仲超点点头,“当然。”..

    “那把它扔了好了,反正我们姑娘也不要了。”青云手一挥,那平安符就飞了起来。

    林仲超几乎是不加思索地跟着飞了起来。

    青云学过武,故而能把平安符抛得老高老高,林仲超用力一伸手,没注意旁边有个水坑,“冬”的事一声,平安符是紧紧抓在手里了,可是,他整个人栽进了水坑之中。

    哗,哗哗哗!

    成了只落汤鸡,浑身都湿透了!

    青云笑了起来,“豫王殿下,这个平安符,在你心中原来是那么地重要,你何必不承认呢?”

    林仲超表情淡然地起身,抖了抖衣服上的水,看都不看青云,拿了平安符就走了。

    烛火闪耀,几只飞蛾扇动翅膀,扑向烛火。

    周筝筝手里飞快地打着络子,青云把经过一五一十地说了,边说边笑。

    “他真的为了一个平安符,什么都不顾了?”周筝筝问道,嘴角带着惊喜。

    青云从桌子上拿了块点心,扔进自己嘴巴里,边嚼着边说道,“是的。姑娘,奴婢不会猜错的,豫王殿下,绝对是喜欢姑娘的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低下了头,她只是让青云观察下林仲超,并没有把心事告诉青云,如今被青云一语道破,顿时就不好意思起来,“你这丫头,胡说些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姑娘,你骗得了别人,骗得了你自己吗?你对豫王殿下有多喜欢,恐怕连姑娘自己都不知道吧!可是奴婢都看在眼里。奴婢自认不是那种懂规矩的奴婢,可看到姑娘想念一个人,想念得这么辛苦,奴婢真心疼姑娘。如今,也知道豫王心里也是有姑娘的,姑娘为何还不愿意对奴婢承认呢?一个人去承受这些,一个人放在心里,那是很痛苦的姑娘。”

    青云这酐话,质朴而直接,感动了周筝筝,周筝筝说:“多谢你的坦白。不错,我是很想念他。可是,我不晓得他要做什么。既然他也是在意我的,为何要拒人于千里之外呢?”

    周筝筝不会不知道,林仲超总是刻意疏远吴国公府,可吴国公府一有事,他是第一个来报信的。林仲超总是对她冷呢冰冰的,可他暗中总是帮了她很多忙,就比如说白天的时候,要不是他出头说了一句话,只怕她要被百姓的口水给吞没了。

    他就好像一阵烟雾,忽远忽近,时明时暗,让她分不清楚,痛苦却也快乐着。

    他就好像是一根葱,明明呛得她直流泪,

    可她愿意一点点去剥开那层皮,去看看他的内心。

    “姑娘既然想知道,何不去问问吴国公爷?”青云提醒说。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