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2章 归来
    这个结果,可不是庆丰帝满意的。

    太后薨逝已经三年,三年里,庆丰帝册立了原来的孙才人为贵妃,和萧贵妃分庭抗礼,使得后宫斗争不断。

    萧孙两个贵妃原本在三年前算是盟友,背后的支持者都是孙家,也就是西平侯府。自从孙才人被册封为贵妃之后,二人的关系产生了微妙的变化。

    而西平侯府大房和二房关系并不好,孙才人是二房的女儿,二房自然是支持孙才人的,大房和二房不和又多次收了萧贵妃的好处,自然是跟随萧贵妃的。

    如此,整个西平侯府看起来似乎很得皇帝重视,接近权臣,可实质上西平侯府内部已经接近分裂。

    庆丰帝手段的确高明,没有费一兵一卒,就轻易让这么大一个家族成为乌合之众。

    后宫有两个贵妃,却没有一个皇后,庆丰帝坐着看后宫斗得你死我活,可是,朝堂之上,庆丰帝可看不了戏。

    为了抑制林仲超,庆丰帝决定更大力度扶持林枫,他升了皇城守军司王佐才为侯爷。

    王佐才,早就投靠林枫,希望成为林枫的造王者。

    王家,因为王佐才,第一次有了爵位。

    可惜王佐才早就父母去世,叔伯又极少走动,几年前,亲妹妹失踪,林枫送了周云萝给王佐才做妹妹。

    三年前,林枫和周云萝分别时,是这样对周云萝说的,“王佐才虽然已经投靠于本王,可他的心尚在摇摆。云萝你过去,既是做他的妹妹,又是做他的红眼知己。只有你在他身边,他才能终其力给本王用。”

    周云萝年纪小,可曾见过周宾好色,故而听懂了林枫的意思,林枫是要把她送给王佐才啊,一出美人计,来笼络王佐才。

    “齐王殿下为何选择我去做这件事?”周云萝十分伤心,她已经无依无靠,真心想跟林枫在一起,可是林枫却要把她送给别人。

    “因为,本王只有你这么一个红颜知己,你是本王最相信的女孩子。”林枫说,“你放心,王佐才不会碰你的,但他会用情在你身上,把你当成他失去的妹妹,他对你只会宠爱,不会强求。不然,本王又如何舍得让你待在他的身边?”

    “齐王殿下舍得将我拱手相让?”周云萝还是想不通。

    林枫说:“自然不舍得。等本王凯旋而归,自然会接你回来。”

    周云萝终于被说服。

    为了向周筝筝复仇,周云萝宁可成为一个她不喜欢的人的玩物,留在王佐才身边,取得他的信任。

    如今,王佐才成为侯爷,周云萝身份也变得高贵起来,当然了,如今的她叫,王佐妘。

    帝都的春天,桃花开万里。空气里是鞭炮的呛人味道。

    早早的,官兵在城门口放了鞭炮,城门大开,街道两旁都是围观的百姓。

    今日,林仲超班师回城。

    打退了南蛮子,保卫了大茗朝南面边境,使得大茗朝暂时恢复了和平,凯旋而归,自然是配得上这样的礼遇。

    当然,百姓们还听说了长胜将军张良晨。

    因为张良晨在敌军千军万马之中,如入无人之境,动作神速,故而有“飞将军”之称呼。

    军队长得一眼望不到边,林仲超和张良晨骑着高头大马,缓缓走在队伍中间。

    百姓发出欢呼声。“豫王回来了!”“飞将军回来了!”

    周筝筝此时也走出吴国公府。

    她披着一条绣了桃花的帛巾,娇弱的身躯笔直地站在台阶上。

    “姑娘,是豫王回来了呢啊。”青云从人群中挤过来,对着周筝筝大喊。

    周筝筝轻轻抬眸,犹豫着要不要继续站在这里。

    他一定不想见她。

    可是她还是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哒哒哒。”马蹄声响起,一个少年穿着银色铠甲,出现了。

    是林仲超!

    他白皙的脸上,多了层红润,眉目如画,看一眼就会让人沉沦。

    林仲超显然也发现走到吴国公府了,回头看过去,那抹纤细的身影,就那样站在门前额桃树下。

    有风吹过,散落一阵桃花雨。

    他看到那双熟悉的眼睛,在梦里见了一千次,一万次的眼睛,黑而大,晶亮如玉,真想伸手摸一摸。

    他的心忽然跳的很快。

    三年了,三年不知道她的消息,以为他可以就这样地过下去。可再见她的刹那,他的心崩溃了。

    他的手,下意识地一拉马绳,马儿停住了。

    主帅停住了,整个队伍自然也都停下来了。

    周筝筝一怔,林仲超这是做什么?

    四目相对,二人都无言。..

    他忽然有种冲动,想上前拉住她的手,拉她到自己的马上。

    前世,他们就这样一起骑着马,她坐在他的身后,他闻到她的香味。

    耳边,听到张良晨的声音,“豫王殿下,周大姑娘竟然在国公府门前欢迎我呢。真是受宠若惊。我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林仲超说:“周大姑娘只是站在门口,你怎么知道她是欢迎你?”

    张良晨说:“我看到她的眼睛看向这边。不行,我要上前感谢一番才是。”

    原来张良晨就在林仲超身边,周筝筝看着林仲超,张良晨还以为是在看他。

    “不要。”林仲超想阻止,可张良晨已经拨马过去了。林仲超连忙跟上去。

    林仲超是在担心张良晨说错话,万一张良晨说起清香庄是周筝筝的,一个大家闺秀做生意这么出格,总是不好的事。

    “周大姑娘,还记得我吗?”张良晨下了马,对着周筝筝就跪了下来。

    围观者被张良晨忽然的举动,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人群喧哗起来。

    “张将军,你这是何意?”周筝筝问,神态没有丝毫慌张。

    “周大姑娘是我的恩人,向恩人下跪天经地义。”张良晨说,眼睛里满是深情。

    周筝筝这才看到张良晨。为什么张良晨一直在眼前,可刚刚她就看不到。

    “张将军,你有今日成就,我很为你高兴。不过,说恩人却是不敢当。你起来说话吧!”周筝筝说。

    “是啊是啊,你快起来,你这样,我们姑娘多难堪啊。”一边的青云拉着张良晨起来。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