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0章 生死
    “能看的郎中都给请遍了,只怕是好不了了。”周子叶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倒是可惜了,不然,依子叶你的才华,一定会比瑜恒出色。”周筝筝这话表面上是在夸周子叶,其实却是在挖苦。

    周瑜恒在学业上,已经远超周子叶一大截了。周子叶行动不便,就算诡计多端也伤不成周瑜恒。

    前世,周瑜恒可是跟周子叶玩得很好,处处被周子叶加害的。

    南面。

    茂密的林子里,林仲超和张良晨穿着铠甲,一前一后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这三年来,二人共同抗敌,生死与共,情谊已经超过主仆之间。

    “哗!”一声箭响,张良晨拉弓,箭离弦,射中一只兔子!

    “好箭术!”林仲超鼓掌,“今晚又有兔子肉吃了。”

    张良晨走近,用宝剑尖头挑起兔子,鲜红的血流了下来,还带着热气。..

    “豫王,今夜,末将要让蛮子首领也像这只兔子一样,成为我们瓮中餐!”张良晨豪气冲天,“以报答豫王救命之恩!”

    原来,张良晨参军不久,就被林仲超慧眼识珠,破格升职,让张良晨带兵。

    在一次冲锋中,张良晨和周宾合伙率军,不小心都中了埋伏,周宾先逃,骗张良晨为他殿后,谁知周宾走后并没有带兵来救,张良晨一个人陷入重重包围之中。

    寡不敌众,可张良晨越战越勇,好像人中赵子龙。

    林仲超不顾危险,带兵开救,也有幸看到了张良晨以一敌百的盛状!

    此后,张良晨就对林仲超言听计从了。

    “恩,今晚,如果林枫那边不同意和我们一起进兵,我们就自己来!”林仲超说。

    张良晨说:“末将愿生死效命。只是,末将以前中过他们的诡计,若是齐王不愿意和我们合作,反而将我们今晚进兵的计划告诉敌军,那就惨了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点点头,“极有可能,林枫之前就多次算计我,不过,我告诉他的,一定不会是真的行军路线。”

    张良晨说:“刚刚得到消息,今晚,蛮子粮草已经没有了,支援的粮草要明日午时才到,今晚若是偷袭,绝对可以一举歼灭蛮子,凯旋而归。机不可失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说:“所以,不管林枫和不和我们合作,今晚的偷袭,我们是偷袭定了!”

    “好!”张良晨说,“末将必定誓死保护豫王殿下!”

    “不需要!我需要的是你可以斩下蛮子首领的头,立下大功!”林仲超拍了拍张良晨的肩膀,说。

    林枫帐营,烛火闪耀,林枫和周宾跪坐于草席上,两人中间是一张矮桌,桌子上,一壶酒刚刚烧开。

    “齐王殿下,这一定是林仲超的诡计。”周宾看了看探子的报告,说。

    林枫说:“林仲超的诡计?他为何要这样做?”

    “他想骗我们今晚偷袭蛮子军营,而他们事先早就通知蛮子了,他们要联合蛮子抓了我们,这叫借刀杀人!”周宾在空中做了个“杀”的手势。

    “可是那个探子,是本王信的过的,他说得到最新军情,蛮子已经没有粮草了,人心惶惶,如果今晚偷袭,一定成功,还可以斩下蛮子首领的头,获得大好军功。”林枫想到这是他提高威望的大好机会,不由得心痒痒。

    “如果真是好机会,林仲超会派人通知我们吗?”周宾说,“他要自己独吞了,怎么会要和我们联合,今晚一起进兵?”

    这倒也是,这三年来,林枫有整个南大营的兵力,却依旧打不赢蛮子,要不是林仲超几次发兵,早被蛮子生擒了去。

    林枫在朝堂上舞弄权术是高手,可若论带兵打战,就根本不如林仲超了。

    再加上,为了阻止萧贵妃查三年前杀害南大营主帅的事,林枫把他亚父留在京城,没有亚父的提点,林枫根本不会打战。

    因此,他重用周宾,因为他除了周宾已经无人可用。

    林仲超总是打胜战,林枫心生妒忌,多次设计陷害林仲超,可每次林仲超都化险为夷。

    只是林枫想不到的是,林仲超深知如果他和林枫内斗,会被蛮子利用,打不赢战,为了大局,林仲超已经暂时放下了私仇。根本不会陷害他。

    “那今晚,我们背后给林仲超一刀吧!”林枫说,“周宾,你率军在林仲超帐营外等候,不管他们今晚有没有去偷袭,佛堂冲进去,杀了林仲超,他们一定想不到我们会这么做。”

    这敌人还没消灭,就先杀自己人,也只有林枫做的出来。

    谁叫林仲超的战绩已经远远超过林枫,不杀了林仲超,林枫没脸面回京城啊!

    是夜,月明星稀。

    周宾带精兵埋伏在林仲超帐营外,果然,没过多久,有部队离开帐营,朝蛮子那边行去。

    “齐王真是神机妙算啊,林仲超派出精兵后帐营里守备空虚,我进去杀了林仲超,就算让林仲超领了战功又如何,皇上不可能嘉赏一个死人,到时候战功都会落在我和齐王头上。”周宾大喜,马上带兵冲了进去。

    守门的看到周宾带兵来,吓得屁滚尿流,周宾进入的超级容易。

    “哗!”周宾一刀砍下,林仲超的人头就在手上了!

    “你们还不投降,你们的主人林仲超已经死了!”周宾挥舞着林仲超的人头,大叫。

    可是,一个回答他的人都没有。

    忽然,斜刺里走出一队人马,为首的人,竟然是林仲超!

    周宾大惊,再看看手里的林仲超人头,哇,是个假人头!

    “何人敢加害豫王殿下!”张良晨冲了出来。

    周宾知道中计了,这下可怎么办,只怕他要死在张良晨刀下了。

    林仲超看了周宾一眼,冷冷地说:“你谋害本王,可是受人指使?”

    周宾连忙摇头,跪了下来,“豫王殿下,求你饶恕末将一命。末将愿意弃暗投明,从今往后,唯豫王马首是瞻!”

    林仲超冷笑道:“你以为,每个人都像齐王那样,稀罕你么?”转过了身去,看了张良晨一眼。

    张良晨会意,伴随着怒吼声:“受死吧!”挥刀对着周宾砍了过去。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