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6章 出征
    原来他来找她,只是为了报答吴国公爷。周筝筝嘴角擒了一抹苦笑,说:“我们回不去了,回不去了你知道吗?。我已经有了他的骨肉了。”说完,拍了拍肚子。

    肚子里的小生命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她,他们已经不可能了。那生命是无辜的。

    就算她不爱林枫,可她却不能不爱肚子里的生命。

    林仲超眼神黯淡下来,所有的努力,都曾经是为了迎娶她,可很多话还没有说出口,她就已经是别人的了。

    “那么,我走了。”林仲超说,“如果他欺负你,你告诉我,我绝对不会放过他。”

    他的背影渐行渐远。把她的心也给带走了。

    林枫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贱人,你今天都背着我去见了谁!”林枫甩手就一个巴掌,打在周筝筝脸上。..

    周筝筝差点摔倒,双手护着自己的肚子。

    林枫不屑地看了一眼那微微鼓起的肚子,“如果你再敢见他,我就让你们母子一起死!”

    “畜牲!”周筝筝没有哭,她的眼泪已经流干了,可却没有一个帮她说话的奴婢。

    也对,她身边可信的奴婢都已经死了,除了青云。青云刚才被支开去了。

    幸好青云不在,不然青云也要被打了。

    “对,我就是一个畜牲。”林枫笑道,“谁让你过去不擦亮眼睛看清楚,谁让你要嫁给我?”

    林枫大笑着走了,周筝筝拔下簪子,本想刺向林枫,然后再自杀的,可想到她肚子里的孩子,她又把簪子插回去了,只是眼泪止不住地落下来……

    周筝筝从睡梦中惊醒过来,额头上沁满了密密的汗珠。

    “姑娘,你又做噩梦了?”青云端了一盆水过来,绞干了脸巾放在周筝筝额头上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做梦。”周筝筝长舒了一口气,她又梦见前世那些事了。

    幸好只是个梦。

    “姑娘,奴婢昨日去过东园,可奇怪了,姑娘做的平安符不见了,也不知是谁给取走了。”青云说。

    周筝筝坐了起来,脸上是难掩的失落,“本来就不要了,没了就没了吧!”

    青云服侍周筝筝起床更衣。

    一阵敲锣打鼓声响起。

    “外头什么声音?”周筝筝问。

    青云说:“士兵集合吧!明日就要出征了。张良晨也已经离开清香庄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好事,可惜我没法送送他。”周筝筝说。

    青云说:“这次啊,听说南蛮子都是不要命的,很多士兵的家人,都不舍得让自己的孩子去打战,可是没办法,所以,哭泣声很多,很多。”

    豫王府。

    东园里的平安符,林仲超已经取来,放到明天要带去的随身的包袱里,和那只金钗放一起。

    阿明提了宝剑走了过来,“主人,刚刚,太后薨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眼光一闪。

    “太后娘娘走了。”过了好一会儿,林仲超才喃喃这句话。

    “皇上对外宣布,太后是患了重病而亡。”阿明凑近林仲超耳边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笑,可笑。”林仲超说,“阿明,你说,这是不是天下,最可笑的事?”

    “主人说是就是。”阿明说。

    “明日要启程,你可和红樱告别了?”林仲超说,“让红樱离开吴国公府吧!实在太为难她了。”

    阿明说:“不为难的,主人放心,红樱如今已经成为周大姑娘房里的奴婢了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一怔,“什么时候的事!”

    阿明说:“也是才发生的事。周大姑娘是看中红樱制作毒药的能力,才想委任她的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看向远方,怎么感觉这一世,周筝筝变了很多?都想着用他的人了?

    兰芝殿里,灯火通明。萧贵妃娘娘端然坐在金椅上,手指上的丹寇映着烛火的颜色。

    西平侯府的老夫人,坐在萧贵妃娘娘的身边。

    “娘娘的意思,老身已经懂了。”彻夜长谈,老侯夫人要是还不明白萧贵妃的意思,那可真是老糊涂了,“周宾可是西平侯府的仇人,老身自然不会不查他。”

    “老夫人明白就好啦。”萧贵妃娘娘拿了一颗鸽子蛋大小的东珠,递到老夫人手里,“南大营主帅忽然被杀害,而周宾又刚刚过去,实在是让本宫不得不起疑,杀害主帅的就是周宾,可又苦于没有证据。”

    老侯夫人说:“多谢贵妃娘娘。只是,周宾一个人,断无这么大的胆子。娘娘还要留意,是谁让周宾这么做的才行。”

    萧贵妃娘娘点点头,“本宫也一直在想会是谁,想来想去,林仲超可是最有嫌疑。此次他也是带兵,让周宾杀了本宫的弟弟,林仲超才有可能争取到南大营的兵权。”

    老夫人说:“是有这个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本宫不能出宫,一切还要老夫人打点一番才是了。”萧贵妃本想委托林枫去查杀害南大营主帅的人,可想到周宾曾经是林枫的人,终究对林枫不是非常放心,就请了和她交好的西平侯府帮忙。

    当然,她怎么都想不到,断其碗的正是林枫!她一直帮助信任的养子林枫!

    次日,皇帝亲自送两支部队到城门口。

    因为太后薨,林枫和林仲超是先去拜祭了太后灵位,才去接受了帅印出发的。

    林枫率领东营兵,林仲超率领西营兵。

    两支部队,都是严整待发,三军搞素。

    因为太后薨,所以,全军必须都着孝服出发,包括林仲超和林枫。

    满城的百姓,自发的站在出城道路的两侧,冷冽的风,将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凝固住了,甚至于将每个百姓的嘴都冻住了,拥挤的人群,却几乎听不到什么声音,目送着将士出征。

    浩浩荡荡的军队,士兵们都整齐划一,所有士兵的右臂上都绑着白布条,兵器上也缠了白布,一股戾气横亘而出,比寒风更刺骨。

    “走了。”林仲超回头,看着重重掩映中的吴国公府,自言自语地说道,然后,回头夹紧马儿,朝前奔去。

    吴国公府。

    周筝筝一身白衣,听着门外的喧哗,知道林仲超已经带兵离开京城了。

    忽然她发现,她的心空了,空了……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