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4章 追求幸福
    林枫一双剑眉皱了起来,“就算如此,我也不会让林仲超打胜仗。毕竟,南大营如今都是我的人,怕什么?”

    老者点点头。

    窗外,是一披星子,好像谁撒了一打瓜子皮在深蓝色的夜空上。

    张良晨打算参军了。

    因为听说吴国公府和太子关系更好,再加上周筝筝提醒他,小心林枫,张良晨果断地选择了报名林仲超的阵营,而不是林枫。

    然后张良晨尽快地和张家进行交接。

    如今墨香的父母亲都已经病故,墨香一个人,念着周筝筝对她的好,主动给周筝筝提交了卖身契,希望一辈子服侍周筝筝。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墨香,你如今是清香庄的二掌柜,有钱足够花,已经不需要卖身为奴了。”

    前世,墨香是在没钱救治父母疾病的时候,才卖身到齐王府的,今生,周筝筝帮墨香改变了命运,墨香再也不需要为钱卖身了。

    “不,姑娘,墨香不是为钱卖身,而是为情义卖身。”墨香认真地说,“希望姑娘成全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盛情难却,还是答应了。

    墨香这一世,还是改变不了成为奴婢的命运。只不过,那是她心甘情愿的。

    吴国公府。

    寒风凛冽,万物似乎都要静止了。池子里,水面上一层薄冰如镜子般将假山倒映其上,乍一看,似乎假山也被冻掉了。

    水池四周,红色点点,梅花开的正好。

    水仙拿了件新做的大红色滚边棉袄,给周筝筝看,“姑娘,这棉袄你觉得穿奴婢身上好看吗?”

    周筝筝放下笔,细细看了几眼,说:“好看,你可真会挑衣服。”

    水仙听了周筝筝的夸奖,神情却是郁郁的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周筝筝问。

    水仙说:“没什么,奴婢去做事了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笑道:“可是因为张良晨要走了,心里不高兴?”

    水仙脸红了,可这次,她没有再急着否认,而是说:“姑娘,奴婢求一天假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,府上最近也不忙,不过,你可是为什么事而请假呢?”

    水仙低下了头,羞羞答答地道:“奴婢想去清香庄帮忙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明白了,水仙想必是要对张良晨表白吧!

    张良晨日后可是大将军呢,水仙如果能嫁给他,必然会得到张良晨一心一意对待。

    前世,水仙在齐王府被害死,张良晨是被林枫赐死,两个人都没有善终,甚至死前都没有成家。

    如果他们二人能结合在一起,固然是美事一桩,不过,水仙对张良晨有心,那么,张良晨对水仙可有意吗?

    周筝筝生怕水仙失望,于是写了封信,交给书信,让水仙带给张良晨。

    这封信,自然是对水仙大大夸奖了一番。

    水仙虽是奴婢,可去的是国公府上最聪慧的奴婢,会认字弹琴,还会医术,人长得也好看。并且,水仙跟国公府签订的,不是死契,只是长约,只不过要二十年之久。

    但水仙随时都可以早点赎为自由身的,水仙家里还有一个哥哥,正在国公府当差,油水也足够。

    这样的水仙给现在的张良晨做妻子,也没有配不上的。

    如果张良晨能在出发前和水仙成婚,他年衣锦还乡,水仙就是将军夫人了。

    这也算是周筝筝报答前世水仙的付出吧!

    水仙拿着书信,害羞地走了。

    然后是奴婢来报告,说温慈求见。

    周筝筝知道温慈是过来做什么,板着脸让他进来。

    “周大姑娘。”温慈又带了个礼物过来,“希望你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温公子,以后你来可以不要带礼物吗?你这么热情,我很有压力的。”周筝筝既然已经知道温慈的心意,就想跟他说明白了,免得耽误他时间。

    温慈说:“周大姑娘不要客气,这些礼物都是不值钱的。”

    “总之下回不要再送礼物给我了。”周筝筝站了起来,“还有,温公子,以后还请先去见我母亲,温公子这一来就直奔着见我,对我名声是不好的。”

    温慈一怔,周筝筝不是说国公府欢迎他过来吗?他不是不知道要先去见林莜,可每次都还是周筝筝出来迎接。

    原来林莜和周瑾轩早就商量要撮合温慈和周筝筝,见温慈来了几次,周筝筝都热情见面,便跟奴婢说,如果是温慈来,直接让周筝筝出来招待便是了。

    “周大姑娘说的是。”温慈连忙道歉,“下回一定不敢了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见他如此,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,也不好再板着脸了,便让他坐下喝茶。

    “这次来,是给周大姑娘带来豫王殿下的书信。”

    温慈掏出一封书信,递给奴婢,奴婢交到周筝筝手中。

    周筝筝不想打开,林仲超要说什么,她都已经知道了,还有什么好看的!

    “有什么话,跟我爹娘说就是了,豫王殿下又是怎么回事,直接交给我算什么?”周筝筝说,拿起茶杯可是不喝。

    温慈一怔,周筝筝怎么连林仲超的书信,都不要看了?

    “是豫王殿下有要事找周大姑娘,周大姑娘何不看看再说?”

    周筝筝没好气地说:“温公子,你还是收回去吧!本姑娘之前不懂规矩,倒是让温公子误会了。从今以后,温公子若是有事,直接找我爹娘,或者让我爹娘转告我便是。不必直接见我了!”

    温慈一时哑了,周筝筝这是怎么回事?好像看了是林仲超写给她的,一脸恼火!

    难道,连林仲超都约不出她了吗?

    这可怎么办?

    温慈急了,说话也快了起来,“不是这样的,周大姑娘误会了,我无意让姑娘生气。其实,我今天来,只是想约姑娘一起去东园看梅花。东园第一批的梅花开了,一定非常好看的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是这事,你直接说便是,搞出什么豫王写信给我这一出算什么?”周筝筝说,“不过,我最近是忙得很,只怕是没有时间去了!”

    “周大姑娘……”温慈还想说什么。

    周筝筝已经起身了,“送客。”

    豫王府。..

    “她真的这么生气?”林仲超喝着茶,缓缓说道。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