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8章 火烧连城
    周筝筝拿了一条湿被子背在身上,就要冲进去救周瑾轩。

    却被林莜拉住了。

    “阿筝,不要去。”林莜一手拉着周筝筝,另外一只手侧抱着周瑜恒,柔弱的脸被火光映得通红,眼睛里透着前所未有的坚毅。

    “可是娘,父亲在里面啊!”周筝筝大叫起来。

    大火发出噼噼啪啪的声音。

    林莜含着眼泪说:“已经派人去救了。娘也想进去救人,可是,你爹进去的时候,叮嘱我,要好好照顾你们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看着林莜,这个前世拼了命护着自己三个儿女的年轻母亲,最后却一个都护不了,可就算经受那样的打击,林莜,依旧宁静地挺立着,安排着国公府的日常生活。

    上一世,她不理解林莜。

    如今,她觉得林莜坚强得好像一朵浊世白莲。

    吴宅内。

    噼里啪啦,噼里啪啦。

    大火把黑夜都烧红了,一颗颗树,都变成了一根根火柱。

    周瑾轩好容易才找到老国公夫人,当时,老国公夫人正拼了老命拉着周子叶的手,往外跑。

    “母亲,儿子来救你了。”周瑾轩说着就背起了老国公夫人。

    三人朝门外跑去,可是,大火烧断了来路。

    “啪!”一声脆响下,一根柱子倒下了,正好朝周子叶压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啊!”周子叶一声尖叫,他的脚被压断了,血,流了出来,沾湿了整个裙裤。

    周瑾轩说:“子叶,你先呆在这里,等大伯把你祖母先背回去,再来背你离开。”

    周子叶急了,拉住周瑾轩的裤子不放,“大伯,你不要走,火这么大,你一走,我就会死在这里的!”

    周瑾轩说:“大伯相信你一定可以挺过去的!”

    “不,不要,大伯,不如你放下祖母吧!祖母已经老了,可我还年轻,我不想死啊。”周子叶哀求说。

    周瑾轩不解地看着周子叶,小小年纪都是怎么读圣贤书的,周宾又是怎么教育他的,怎么会如此不孝,让人不要救一个老者,却去救他?

    实在是太自私了。

    谁知,老国公夫人说:“瑾轩,放下我,子叶是二房的嫡长子,不能出事,你先救子叶!”

    “娘!”周瑾轩不肯。

    又一根柱子砸了下来,这回,是砸向周子叶的脑袋的,周瑾轩用手一挡,“啊——”立马,他感觉自己的手已经断了。

    周子叶没事。

    这时,周仪跑了过来,看到周瑾轩在,迟疑了一下,还是说出这宅子有一条暗道。

    “跟我来。”周仪带着周瑾轩,老国公夫人还有周子叶从暗道通过。

    原来,前世周仪曾买下这个宅子对付人,知道这里曾有个暗道。

    周仪原本是来救二房的几个兄弟姐妹,和老国公夫人的,谁知看到周瑾轩,人这么多,周仪想了想,也选择了救周瑾轩。

    等他们走出暗道,大火把暗道都冲垮掉了。

    烟雾弥漫,周瑾轩知道,里面不管是谁,都将再也出不来了。

    清点下人数,除了几个奴婢家丁,周云萝,周菲菲和孙氏新出去的儿子都不见了。

    老国公夫人心情凝重起来,“云萝,菲菲,都被烧死了吗?”

    周瑾轩皱起了眉毛,“母亲不要难过,也许她们从别处逃出来了,今晚先在吴国公府安歇一夜吧!”

    而此时在齐王府,明月当空,屋檐下的斗拱都被照的棱角分明。飞檐下,铃铛阵响,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响亮。

    周云萝怀抱着刚出世的弟弟,一身烟尘滚滚,茫然地坐着。

    林枫点燃一根火柴,火光刺痛了周云萝的眼睛,她双手哆嗦起来,“我好怕,好怕。”

    林枫轻轻一笑,“不要怕,有本王在,你已经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周云萝还在哆嗦。

    刚才大火差点烧死她了,要不是林枫从天而降救了她,她应该已经在另一个世界了吧。

    当时,她正在照顾这个刚出生的弟弟,她还不知道,她的这个弟弟是痴呆的,顺手就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原本是想救弟弟的,可后来跑着跑着,她把弟弟举了起来,用来遮挡大火和掉下的柱子。

    “你弟弟也没事了。”林枫看着周云萝,还真是恶毒的女孩啊,为了挡火,把亲弟弟举到头顶上,幸好他来救了他们姐弟。

    “多谢齐王相救之恩。”周云萝对林枫跪了下来。

    林枫拍拍周云萝的手,笑道:“周姑娘,周宅发生这么大的事,本王也很心痛。不如本王先送你回你大伯那里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要,云萝不要去吴国公府。”周云萝恨恨地说,“一定是周筝筝放火烧的!她这样想害死我,我怎么能自投罗网呢?”..

    林枫说:“那周姑娘需要什么帮忙?本王一定尽力帮你。”

    周云萝对着林枫跪下,哭着说:“如今云萝连家也没有了,娘死了,爹去南方了,子叶说不定也已经烧死了。孤苦伶仃,无依无靠。既然齐王殿下垂怜救了云萝,就请收留云萝,好人做到底吧!”

    林枫眼中浮起几丝怜惜来,“周姑娘想住下,当然可以。本王马上排出最好的客房给周姑娘住。至于周宅的事,本王明日就派人去打听,周姑娘不必过于担心。”

    于是亲自去安排周云萝的住处。

    月黑风高夜,乌鸦叫个不停。

    周宾背着行李,匆匆前行。

    为了尽快到南边大营,周宾很少休息,日夜兼程,尽走小路。

    阿明穿着黑衣,埋伏在草丛里。

    可是,当阿明对着周宾出手时,另外一个黑衣人,也从草丛里,一跃而起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阿明问。

    那人回答:“我是来阻挡你杀周宾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阻拦我?”阿明握紧了匕首。

    那人冷笑道:“因为周宾必须安全到达南大营。任何人不能杀他。”

    阿明玩转着匕首说:“你认为你可以拦得住我?”

    那人摇了摇头,又点了点头,“我可能赢不了你,可我可以拖住你,好让周宾平安离开。”

    阿明冷笑道:“如果前面还有要杀周宾的人呢?”

    那人笑道,“前面还有十几个和我一样不顾性命的死士。所以,你一定杀不了周宾。”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