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6章 走投无路
    老国公夫人说:“可是你是吴国公啊,连皇上都敬畏你的吴国公啊。这次也是你要告宾儿的,如果你收回御状,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吗?”

    周瑾轩跪了下来,“母亲,太晚了,皇上已经把二弟交给了大理寺,谁都知道大理寺一向铁面无私,是皇上的后花园,就算儿子想帮,也是无能为力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,不可能,你一定可以救宾儿的!”老国公夫人急了,拼命拍打着周瑾轩。

    周瑾轩一动不动让老国公夫人打骂。

    老国公夫人打累了,又说:“你若是不能救出宾儿,我就跪死在这儿,不起来了!”

    周瑾轩说:“母亲,你先起来,让我好好想想。”

    老国公夫人起来后,说:“瑾轩,娘还记得,你小时候爱骑马,宾儿也喜欢,后来娘给你们兄弟两各自准备了两只马,可是,宾儿不要马,每当你骑马的时候,宾儿就爱抱着你后背一起骑马。在宾儿的世界里,有大哥骑马就够了,大哥会保护他。小时候你们多么好啊,好的像一个人一样。为何长大了,你们成家了,却变成仇人了呢?”

    周瑾轩想起小时候,也流下了眼泪,“母亲,你不要说了,儿子想办法救二弟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老国公夫人见周瑾轩感动了,知道他已经被说通,叹了口气,扔下一句话就走了,“那么娘先回去了。娘等你好消息。”

    几日后。

    因为周瑾轩在皇上面前求情,周宾无罪释放,不过皇上不再给周宾任何官职。周宾脱下了乌纱帽,回到府上,连一个接送的人都没有。

    老国公夫人病卧在榻,听说周宾已经被释放,大喜,急忙让周宾过去。

    “宾儿,你不要难过,齐王林枫不是答应了你会送你去南面大营做参军的吗?你只要好好干,就还会有希望的。”老国公夫人安慰道。

    周宾垂头丧气如同丧门犬,“那是以前,现在,我被撤了官,什么都没有了,西平侯府也视我为仇人,齐王还会看得上我吗?”

    老国公夫人说:“齐王宽厚仁义,素有贤明,他一定不会违背承诺的。”

    周宾于是抱着最后的希望,来到齐王府门口,可是,却收到了闭门羹。

    周宾无奈,只有请门卫送上一份周云萝的画像。

    那也是他之前就准备好的。

    林枫也许不会为了他,得罪吴国公府,可却不会不要周云萝。

    每次林枫和周云萝见面,他看她的眼神是什么意思,作为情场高手的周宾,不可能猜不到的。

    林枫收到了画像。

    “这个周宾,真是无耻之极,为了利益,竟然可以出卖自己的亲生女儿!”林枫把画像放到蜡烛上烧了,“让他进来吧!”

    周宾低着头走了进来,不敢看林枫,而是恭恭敬敬地下跪,“齐王殿下,这是小女云萝,日后,也不指望齐王可以娶了她,但求齐王高兴!小女愿意侍奉齐王左右!”

    林枫微微一笑,“周宾,你先起来吧!这地板儿太凉,让你跪在那里,本王于心何忍。”

    周宾说:“小人不敢。”

    “本王让你坐,你就坐吧。”林枫指了指面前的虎皮凳,说。

    周宾坐下,“齐王殿下,不知之前所说的参军校尉一职……”

    林枫喝了口茶,笑道:“本王并没有说食言。”

    周宾高兴起来,原来是他过虑了,真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,“那么臣,什么时候可以启程呢?”

    林枫笑道:“那就要看你的表现了。”

    周宾一怔,“齐王殿下的意思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如今不单是一无所有,还是带罪之身,本王想不出理由应该帮你,除非……”

    “齐王请讲。只要我可以办得到,我愿赴汤蹈火,在所不辞。”

    林枫淡淡一笑,“除非你到了南边,帮本王杀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周宾说:“没问题!不管他是谁,只要是齐王殿下不喜欢的,我都可以杀!”

    “痛快!本王就是喜欢!”林枫这才起身,拍了拍周宾的肩膀,“未来的岳父大人,我们合作愉快!”

    周宾听林枫叫他“岳父大人”,更加狂喜起来,忙说:“请齐王殿下等我佳音便是!”

    吴国公府上。

    火红的枫叶,成了国公府内一道靓丽的景色。

    囿苑间,园亭四围,一片片红色将冬日的寒气都驱散了。枫叶落下,或在屋檐下,或在池水上,随性漂流。

    周筝筝正在周瑾轩书房谈话。

    “父亲,你放过了二叔父,不怕放虎归山吗?”周筝筝说,“他会报仇的。”

    周瑾轩说:“阿筝,你越发没有教养了。大人的事,小孩子不要管。”

    就有奴婢进来报告:“大姑娘,豫王殿下来了。他要见你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周筝筝大惊,“豫王,林仲超,又怎么会想见我?他不是逃避我都来不及吗?”

    奴婢说:“奴婢不知,只是听他说,有个东西要交到大姑娘手中。”

    周瑾轩说:“他现在人在何处?”

    奴婢说:“夫人已经接待豫王在大厅了。”

    周瑾轩说:“阿筝,既然他要见得是你,你就过去吧!你不是本来就有很多问题,要问他的吗?如今他倒是自己来了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想起上次东园林仲超的爽约,非常不高兴,“他要见我,我就要出去见吗?我一个大家闺秀,不方便见男客。父亲,你和母亲帮我见他算了吧!”..

    周瑾轩笑道:“我也是这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只是随口一说,谁知周瑾轩就同意了,当下就后悔了,“其实,出去见一见,看他要说什么,也是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周瑾轩说:“如果你们有缘,还是会见面的!这次,就由我和你娘替你见吧!”说完就走了。

    周筝筝坐也不是,站也不是,过了一会儿,终于忍不住前往大厅去看。

    “阿筝,你来了。”林莜正走出来,“仲超刚走呢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眼中透着失望,还说一定要叫她,不是没见到就走了?

    “他这次是给你捎来静安公主的信。”林莜拿出一个锦盒来,“并不是为他自己。”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