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4章 如获至宝
    皇宫。

    太阳将红墙的影子投在地上,整齐的线条将过道一分为二。不远处的拱门上,铜制的铺首衔环很是显眼,四周,是一排排整齐的铜柳钉,横九竖九,共八十一个。

    林莜带着周筝筝和周瑜恒,走过内殿走廊,就有两个太监过来,要领他们出宫。

    这时,静安公主和十皇子从对面走来。

    静安公主,乃是温慈姐姐温妃的女儿,也算是独女。

    庆丰帝虽然比较重男轻女,可毕竟他膝下公主远远少于王子,再加上温妃从来不争不抢,安于本分,还人缘特别好,妃子间不管怎么争风吃醋,随意编排都不会牵扯到她,所以,很得庆丰帝欣赏。自然也就对温妃所生的静安公主,非常宠爱了。

    至于十皇子,他是静安公主从小的玩伴。十皇子是宫里的德妃所生,德妃,家世简单,容貌也并不出众,多年也就诞下十皇子一个。

    十皇子为人低调,沉默寡言,从不拉帮结派,每日只是安安分分地读书写字,安安分分地宠爱静安公主这个同父异母的妹妹。

    林莜带着两个孩子拜见公主和皇子,她自己因为是郡主身份,是站着的。

    静安公主盯着周筝筝大叫起来,“这不是上回唱戏的那个姑娘吗?周筝筝,是与不是!”

    周筝筝一怔,抬头看了静安公主一眼,确定从没有见过这个人。..

    林莜忙说:“公主,这是我的两个孩子,女儿是叫周筝筝。”

    静安公主说:“昌平郡主可是刚刚从太后那边过来?本公主正想找个伴读呢?上回初见周筝筝,就觉得心意相投,她就是本公主心中属意的人选。”

    十皇子说:“静安正要去和父皇讲这事呢!未知昌平郡主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昌平郡主,乃是林莜的称号。

    林莜笑道:“这本是我们的荣幸,不过,只怕是阿筝顽劣不堪,不能胜任,辜负了公主错爱。”

    静安公主见林莜似乎有不同意的意思,急了,看向周筝筝,“阿筝,本公主就是喜欢你,你来做本公主的伴读,可好?”

    静安公主要不是很喜欢周筝筝,又怎会在林莜拒绝之后,还要亲自问一问周筝筝?

    周筝筝笑道:“多谢公主抬爱,不过,伴读一事,还需要父辈和皇上定夺才好,阿筝不敢妄自作主。”

    十皇子一怔,怎么周筝筝言谈举止会如此像“大家闺秀”了?她之前在东风十里上台唱戏,可是一点都没有“大家闺秀”的样子的啊。

    “什么不敢妄自作主啊,你是怕什么?怕父皇不同意吗?放心,父皇肯定会同意的。至于你娘,郡主不是就在这儿吗?同不同意,郡主,你说个话啊。”静安公主边说边跑过来,拉着周筝筝的手不放开,“你娘若是不答应,本公主就不放你走了!”

    “噗嗤。”林莜和周筝筝都笑了。

    这个静安公主,还真是任性得可以。

    周筝筝觉得静安公主跟前世的自己有点像,都是那么任性霸道,那么天真单纯,不过,这种性格一定很让人不喜欢吧!不然,静安公主为何每天只会缠着十皇子一个人玩?

    不由地,周筝筝对静安公主平添了一股同命相怜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公主恕罪,这选择伴读可是件大事,还需要层层把关,还请公主按照正规程序来吧!”周筝筝说,“阿筝就算是再想跟公主伴读,也要等皇上发的圣旨啊。”

    静安公主急了,“什么,还要本公主等多久?”

    十皇子笑了,“静安,难不成,你现在就要扣住周大姑娘吗?总是该让周大姑娘先回府去,静等公主这边消息的。”

    静安公主这才依依不舍地放开了手。

    周筝筝感激地看了十皇子一眼。

    前世,十皇子后来怎么样了?周筝筝记不得了。不过奇怪的是,七皇子林枫后来说过一句话,说十皇子是他最恨的一个人。

    那是多久的事了,当时周筝筝被关在别苑,已经成为太子多年的林枫,竟然说他最恨十皇子。

    为什么呢?周筝筝不清楚。

    前世有大多的为什么,都因为周筝筝被关而没有答案。

    “那你可要在家里好好等我啊。除了本公主,你不可再答应别的公主了。”静安公主再三叮嘱周筝筝。

    周筝筝行礼告辞。

    “阿筝,等下。”静安公主取下腰上一个玉佩,“这个,你拿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贵重的玉佩,阿筝不能收。”周筝筝马上要还回去,就连林莜也说:“公主,我们怎么能收下你的东西呢?”

    可是静安公主坚决要送,“我就是喜欢你,阿筝,你演戏的样子真好看。你一定要拿着,不然,本公主可是会生气的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无奈,只好收下,“阿筝多谢公主赏赐,阿筝必会如获至宝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回府之后,就把静安公主挑选伴读的事,给扔到九霄云外去。

    可是才过了一日,十皇子的亲信就代替静安公主送信来,那信上说,皇上已经同意周筝筝去当伴读,现在已经在走流程了。

    周筝筝对公主的“死缠烂打”哭笑不得,对水仙说:“看来那日,我穿着戏袍的样子非常好看,不然,怎么连堂堂的公主都被我吸引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水仙笑道:“是啊是啊,那日不知有多少人,对姑娘着迷呢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这可不是好事呢。”周筝筝写了封回信,说自己有病在身,不能出来给公主伴读了。

    “姑娘这样就拒绝了公主了?”水仙说,“公主指不定会有多生气呢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此时的朝堂之上,周瑾轩当众宣读了周宾在任知州期间贪墨朝廷下发救灾物资的奏折。

    周宾简直傻了眼。

    周瑾轩从来都是帮助周宾的,这次竟然会告他!还当众告他!

    就连庆丰帝也都很奇怪,“吴国公,朕让你再说一遍,你要告的人,是谁?”

    周瑾轩大声说道:“臣要告的人,正是臣弟周宾!”

    这回,庆丰帝听清楚了,他转头看向了七皇子林枫。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