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1章 一眼芳华
    周筝筝噗嗤一笑说:“不行,你不会。”

    水仙说:“姑娘,我哥哥喜欢看戏,偶尔也会带我去看,有时候看多了,我也会哼唱几句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想了想说:“那行,那我让描妆的人过来,给你也画个妆。”

    东风十里的戏台足足有一个人那么高,上面铺着织锦红毯子,隔着灰绿色的帘幕,周筝筝看到台下的座位上,看戏看得聚精会神的观众。

    “准备好了?”周筝筝回头对水仙说。

    水仙说:“奴婢还是想姑娘不要上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别废话了,咱们一起上!”周筝筝说完,拉着水仙就走上了戏台。

    “临行密密缝,意恐迟迟归。”《慈母泪》的戏子们唱着戏文,甩着水袖走下台去。

    还没等新的一批戏子上去,周筝筝和水仙就已经缓缓走上台了。

    两个男子亮出一个长木牌,木牌上写着大大的《黑肚肠》,这就是周筝筝自己编写的剧目。

    台下一阵纳闷,《黑肚肠》是什么戏?他们从来没有听过。难道也和刚才的《慈母泪》一样,是新剧目吗?

    因为剧目的题目起的好,大家都很好奇,所以都屏息看着。

    “究竟是怎么回事!《慈母泪》还没演完呢,怎么又上新剧目了?”在台下雅座里观看的周云萝很是生气,让奴婢翡翠去找掌柜的问问。

    “说什么母子情深,不过是克扣大哥偏袒二弟罢了,说什么兄弟情深,不过是陷害大哥独吞房宅罢了。”周筝筝和水仙,一板一眼地唱着。剧情根本不需要编造,完全照搬真实生活。

    台下观众立马就看懂了。

    这和刚才的《慈母泪》剧情,正好是相反的啊!

    再看演戏的两个人,应该是七八岁的女孩子,这么小就出来演戏,唱功这么稚嫩,就知道一定是吴国公府的人。

    看来吴国公府大房真的受了很大的冤屈啊,事实根本不是传言中的那样。

    要不然,怎么连这么小的孩子,都出来“喊冤”了!

    “好!好!好!”观众们纷纷鼓掌喝彩。

    这一次,他们的掌声不是因为剧情好看,仅仅是为了这两个小女孩的精神。

    “二姑娘,掌柜的说她们已经给了银子,必须让她们唱完了,才能轮到我们。”翡翠跑过来说。

    周云萝大怒,可是也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再仔细看台上那两个人,越看越眼熟,不就是周筝筝和水仙吗?

    “真可恶!”周云萝紧紧抓着衣摆,差点把指甲都掐裂了。

    周筝筝主仆下去的时候,那掌声啊,是经久不息。

    周仪对周云萝说:“二姐姐,我们让几个小厮四处去宣扬,刚才唱戏的就是吴国公的女儿,周筝筝。”

    周云萝大喜:“你这个办法好!翡翠,还不去让小厮们四处宣传!我就不信,吴国公还有什么脸面让周筝筝折腾!”

    因为周筝筝唱得太感动人心,观众对二房印象“粉”转“路”,虽然马上又上演歌颂二房的《慈母泪》,可是,却没人愿意再看了。

    周云萝气呼呼地走了。

    此时,在一个安静的雅座里,八岁的静安公主正饶有兴趣地看着卸了妆后的周筝筝。

    “真是个妙人啊。”静安公主说,“她要是做本公主的伴读就好啦!就有人成天给本公主唱戏解闷啦!”

    静安公主身边的宫女说:“公主,您又胡闹啦!您想有人给您唱戏,十皇子殿下请个戏子来就是了,何必要找那位姑娘呢。”

    静安公主拿扇子敲了下宫女脑袋,“你懂什么?请戏子,一次也就一次,两次也就两次,可是如果她是本公主的伴读,就可以天天听到戏文了!”

    那宫女说:“奴婢马上让人去调查拿位姑娘的底细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查了,本王已经知道她是谁了。”珠帘卷起,一个长得俊朗如玉的十二岁少年,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参见十皇子殿下。”宫女们马上跪下行礼。

    “十皇兄,她是谁?”静安公主小跑着上前,问。

    这一次,还是十皇子带她出来的,在宫里只有十皇子最疼她,比她父皇母妃还要疼爱她。

    “她就是吴国公爷的嫡长女,周筝筝。”十皇子目光犀利地说。

    “十皇兄,我要她!”静安公主说着摇着十皇子的手。

    “回宫再说吧!”十皇子说,目光看向静安公主,流露着宠溺。

    周筝筝回府后,对着镜子,卸了妆。

    水仙说:“姑娘,还真亏你想得出来,如今人人都知道二房做的丑事了,可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呢!”

    周筝筝笑而不语,想起刚才在台上,偶尔的投过去的一眼,那么熟悉的他,原来也是在雅座里。

    林仲超看到她在唱戏了!

    当时,她真的很窘迫,都想马上逃走。可一想到二房的阴险,她移开了目光,继续唱了下去。

    从此,在他心中,她印象更加不好了吧!

    一个唱戏的女孩,怎么能称是大家闺秀呢?

    周筝筝前世虽然刁蛮任性,可琴棋书画都是一流功夫,可今生,她还没给林仲超展示她的琴棋书画,就先展示了她的唱戏!

    那有多不堪啊!

    “可我没有后悔。为了你们的幸福,我什么都顾不得了。”周筝筝从小也是接受礼义廉耻教育的,可如今为了复仇,她已经豁出去了。

    此时,周宾的新宅子里,也是不平静的。

    摔杯子的声音,响了好几次。

    “周筝筝简直不是一个人,而是一个妖女!”周宾气呼呼地说,“竟然能一个人跑上台,才短短一柱香的功夫,就唱出这样的词儿来!”..

    周云萝说:“哼,这些唱词有什么难的,我也会!爹爹何必长他人志气,灭自己威风!”

    周宾重重拍打桌子说:“那你说,现在怎么办?如今满城都在说我有心机,陷害大哥一家!我在朝做官,还怎么做的下去!”

    周云萝说:“父亲不要急,接下来只怕让满城百姓传个不停的,不是什么大房二房之间谁陷害谁的事,而是周筝筝她自己了!”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