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章 出奇计
    “汉兵已略地,四面楚歌声。”

    洪亮的唱音伴随着抑扬顿挫的胡琴声响了起来,京城的百姓都知道,这又是东风十里在演新的剧目了。

    东风十里是京城最盛名的戏班子。

    不论是平民百姓还是达官贵人,都是东风十里的常客。

    几乎是场场爆满,座无虚席。

    就连皇子皇孙,都经常成为他们的贵宾。

    而最近几日,东风十里上演的剧目,叫《慈母泪》。

    这出剧目,乃是周云萝和周仪写就定稿,由老国公夫人亲自出面,花钱请东风十里的演的。..

    讲述的是大房坑害二房,赶走生母,不仁不义,不忠不孝的故事。

    这剧目一经东风十里演出,就让人联想到最近京城传的沸沸扬扬的,吴国公府周瑾轩宠溺妻子赶走母亲和二房的谣言。

    谁都想不到,二房会把这样的事,搬上舞台。

    来看戏的人很多。

    观看者并没有真的入戏,可是都出于好奇和看热闹心理过来看戏。

    掌声不断。

    在观众席的最后,站着两个女孩。

    周筝筝和水仙!

    “剧目写的不错,能让人身临其境,二房应该是花了不少银子吧!”周筝筝淡淡一笑,可是,观众们的掌声,好像针扎一样刺耳。

    水仙说:“姑娘,瞧你还笑得出来,二房简直欺人太甚,这样侮辱我们的名声!亏我们国公爷还帮他们出了建府的银子,他们竟然恩将仇报,这样对我们!”

    周筝筝眉毛一皱,“这事可不能让他们继续下去。人言可畏,御史大夫若是因此告状到皇上面前去,我父亲不忠不孝的罪名,可就会给坐实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好狠毒的心啊,过去住一起不知道,一分开,什么样的人就都显山露水起来了。”水仙说。

    周筝筝想了想,“我们先回府吧!看看娘怎么说。”

    一团白烟从街角的摊铺上冒起,顿时,一股香气扑鼻。

    道路的两侧,各式各样的摊位鳞次栉比,有卖瓜果的,有卖首饰的,也有卖柴火卖煤炭的。

    前来采购的人儿或三五成群慢慢逛,或直接了当买完就走。熙熙攘攘,好不热闹。

    周瑾轩去外地跟着钦差查案子去了,还需要几日才能归来。周筝筝只能找林莜,说明情况先。

    “什么?二房竟然这么诋毁我们?连老夫人也糊涂了?”林莜放下手里的针线绷子,说。

    “娘,老夫人可从来都是糊涂的。”周筝筝说,“并且是越老越糊涂。”

    林莜拍拍周筝筝的肩膀,“阿筝不怕,娘这就去二房那边,找他们理论去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摇摇头,“没用的娘,对坏人用好人的战术是没用的。”

    林莜看了周筝筝一眼,“阿筝,这事儿,由娘来解决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只好和水仙先离开。

    “水仙,可有法子,帮我借一件戏袍来?”周筝筝看着镜子里,眼神迷离的自己,问道。

    水仙站在周筝筝身后,回答:“我哥哥爱看戏,偶尔也会穿个戏袍,自己过过戏瘾。他那边应该是有。不过姑娘,你想借那玩意儿做什么?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我有急用。”

    水仙说:“姑娘,刚才夫人可是说,让你不要管二房的事了,夫人会解决的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摇摇头,“母亲太仁慈,一定不会是二房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前世林莜就没斗倒过二房。

    这个世上,谁能狠的下心,谁就会赢。

    水仙只好过去帮周筝筝要了一件戏袍。

    她哥哥也在吴国公府上当差,这事就方便很多。

    周筝筝对着镜子,试穿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姑娘,你怎么能穿这个呢?这是戏子穿的,姑娘的身份太高贵,万万不能穿啊!”水仙惊恐的样子,让周筝筝笑了下。

    “穿了又如何?穿了难道就会变了身份了?难不成,他们戏子脱下了戏袍就能乌鸦变凤凰了吗?”

    一句话,堵的水仙反驳不得,觉得周筝筝说的,好像是那么一回事啊。

    周筝筝随意拿了几样钗子放进梳妆盒里,“想不到我演戏的样子这么好看。水仙,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姑娘你又要去哪里?”水仙几乎说小跑着跟住周筝筝。

    “还用的着说嘛?我都穿了这身衣服了,当然是如东风十里了!”

    东风十里,掌声依旧是一浪接一浪地来。

    周筝筝对水仙说:“你给那东风十里的掌柜看看我们吴国公府的令牌,我先去把戏袍换上。”

    “姑娘,你还真的要穿上这个呀!”水仙虽然不解,可还是先做了。

    毕竟,周筝筝才是主人。

    东风十里的掌柜,果然快人快语,既然是做生意为了赚钱,二房给的是钱,他收,这吴国公府给的是令牌再加上钱,他也照收。

    他可不会跟银子过不去。

    周筝筝换好戏袍,就进入后台,水仙叫了个描妆者给周筝筝化妆。

    周筝筝要他给她上的是少女妆,不需要太多的粉饰。

    “姑娘,你究竟想做什么吖!奴婢好担心你啊。”水仙急了,难道周筝筝想要演戏吗?

    这怎么可以呢?

    一个世家贵女,被人知道跑到东风十里就已经很让人不齿了,还登台唱戏,还会有名声可言吗?今后谁家敢娶这样的姑娘!

    水仙想制止,可是周筝筝不让,“水仙,你再不听话我就打发你走啦!”

    “姑娘,奴婢宁死不能让你去戏台!”水仙说,“如今在台下,奴婢尚且可以让别人不发现姑娘,若是姑娘上了戏台,奴婢也只能一死来回报吴国公府的恩情了!”

    周筝筝摇摇头,“哎呀水仙你这是干嘛呢?不是说了,你要信我,无条件地信我,我不会伤害到自己的。如今我这样做,一定有我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水仙犹豫了。

    周筝筝拍拍水仙的肩膀,“放心吧!等我下来,一切都会改变了!二房的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!”

    水仙想起周筝筝一直视她为姐妹而不是奴婢,心里感动,又想想每次遇到二房刁难,周筝筝都能化险为夷,终于放开了手,“姑娘,那让奴婢替你上台。”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