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九十八章 成正妻
    周筝筝没想到周瑾轩会知道她去东园,是为了见林仲超,想着什么都瞒不过这位具有火眼金睛的父亲,周筝筝干脆就承认是去见林仲超,“父亲,女儿只是想感谢豫王,上回,周宾去牢房里见李姨娘的事,就是豫王告诉女儿的。当时,女儿送他到府门口的时候,他说的。”周瑾轩说:“哦,这是他告诉你的?”周筝筝点点头,“当然了,不然还是谁?”周瑾轩沉思了一会儿,说:“我还以为豫王变了,看来,我是多虑了。”周筝筝说:“那么父亲,女儿是不是可以走了?”周瑾轩又板起脸来严肃地说道:“就算如此,你大可写封信致谢,以后没我的同意,可不许随意出府。”“知道了,父亲。”周筝筝说。吴国公府上,朱红色的墙壁在阳光的照射下,显得暖意十足。地上,白色的石板曲曲折折的,一直延伸到庭院深处。在冬季的早晨,池水也显得更加平静了。似乎冻住一般。周宾找来了乌海知县,让他举行正式仪式,认了水莲为干妹妹。周宾在水莲的威胁下,找老国公夫人商量,让水莲做正妻的事。起先,老国公夫人当然是不同意的。周宾说:“母亲,如今水莲怀了我的儿子,若是不答应她,恐怕她会选择玉石俱焚。她死了倒没关系,可我的儿子不能啊。”老国公夫人冷冷地说:“这个贱人,竟然爬到我头上来了,还敢威胁我儿子!我岂能受她摆布!”周宾阴阴一笑说:“等她生下我的麟儿,到那时,就是她的死期了。现在她是姨娘还是正室,又有什么要紧呢?”老国公夫人会意,“如此,就按你说的办吧!就让这个贱人多活一些日子!”于是,挑了个良辰吉日,周宾升了水莲为姨娘。没多久,周云萝和周仪联合来闹,跪在周宾房间门前,说不认水莲这个正室。周仪甚至还一头撞向柱子,逼迫周宾“立而又废”正室。周宾很生气,叫周云萝进入说话。门合上了,房间里只有周宾和周云萝两个人。“为父一直觉得你是众兄弟姐妹中最懂事明理的那个,谁知,你也会这么让我烦心。你说说你这是什么意思?莫非我册立正室夫人,都要先问过你的同意了?”周宾生气地一拍桌子,说。周云萝不服气,“父亲,你要立谁为姨娘,女儿岂是敢反对的吗?可是,为何偏偏是水莲呢?父亲难道忘记了,就是水莲,帮着大房,做假证陷害母亲,母亲才会被关进佛堂,才会……杀母之仇,不共戴天,父亲,如今母亲尸骨未寒,你就册立仇人为妻子,父亲,为何你如此地薄凉呢?难道你忘了,母亲是如何如何不遗余力地帮着父亲,母亲是如何抛弃孙家的宠爱身份,跟着父亲四处奔波的吗?”周宾气得把茶杯都砸了,从来没有人敢这么指责他,如今指责他的,竟然还是他觉得最有希望,最有前途的女儿!“放肆!你这个不孝女!”周云萝不知哪里来的勇气,顶撞起来,“父亲,你对不起母亲!对不起母亲!”“滚出去!”周宾打了周云萝一个耳光!“父亲,你竟然为了一个贱人,打我!”周云萝觉得委屈极了,扯着嗓子叫了起来。“我是你父亲,就算打死你又怎么了!”周宾骂道。“我没你这样凉薄的父亲!”周云萝哭着跑走了。周宾气得脸两边的肌肉,都在抖动。抬头看到门外还站着周仪和周菲菲,没好气地说:“你们也是过来责怪我的吗?”周菲菲上前一步,“父亲,女儿不敢。”周宾说:“不敢就好,等下都去给新立的母亲请安,你们都要去。”“是。”周仪和周菲菲齐齐地说。有了周云萝这么一个先例,她们心里再不服,再不情愿,也不敢反对了。水莲成为正室夫人,却心虚地不敢接受周仪,周菲菲的请安,随便敷衍了几句,就偷偷溜走了。看着水莲匆匆离开的背影,周仪冷笑道:“她看起来真像只猴子,上窜下跳的。”“我怎么觉得她更像只狗呢。”周菲菲也冷笑道。“管她呢。谅她也没胆子在咱们面前摆架子,我们做个形式,不惹父亲生气就可以了。”周仪提议道。周菲菲点头赞同,“极好。我们去看看云萝姐姐吧!”轻烟院。二房的事,周筝筝都听说了。水仙拿了个香薰球过来,“姑娘,这是新制的桃花香的香薰球,上面还有你喜欢的花纹,给你。”..周筝筝看了看,说:“你帮我挂在榻上吧!”水仙亲自去挂了。周筝筝说:“二房没有再闹腾了吧!”水仙说:“他们还能怎么闹腾呢?还不是亏了姑娘你,给水莲出谋划策,最后还把消息堵的死死的,要不然,二姑娘她们早来闹腾,只怕这事就难了。”周筝筝说:“就算她们闹腾,我也有办法让水莲成为正室。”“当然了,谁让姑娘是诸葛在世呢。”水仙笑着挂好了香薰球,走过来看到桌子上,放了一卷雪花纸。“姑娘可是要给谁写信?”水仙问。周筝筝摇摇头,“是想写,可是,没有收的人。”水仙疑惑地看着周筝筝。周筝筝说:“太后病危,母亲就不进宫看看她吗?”水仙说:“姑娘可真是忘性大,国公夫人前些日子不是刚进宫看过吗?”周筝筝说:“此话当真?可是母亲却跟我说她不进去。”水仙说:“那奴婢就不知道,国公夫人为何要欺骗姑娘了。”周筝筝问过林莜,太后病危的事,本以为林莜会很担心太后,因为太后可是林莜的亲姑姑啊。谁知,林莜只是轻描淡写地说,宫里自然会有太医给太后医治,不是她一个宫外人可以管的,还叮嘱周筝筝,别去管宫内的事。林莜根本没有告诉她,她早就去看过太后了。林莜,可是从来不会骗她的。这一次,是为了什么呢?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