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八十九章 认贵亲
    苗姝梅回去之后,思考再三,终于和周仪讲了要离开。

    周仪不解,“娘,我们就要成功了,离锦绣前程不远了,怎么能离开呢?”

    苗姝梅叹了口气,“娘也没办法,为了你弟弟。如果我们不走,康泰阁就会杀了你弟弟。”

    周仪不同意,“娘,如果他们真敢杀害弟弟,那么,女儿会为弟弟报仇的。娘不要离开,更不要劝女儿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苗姝梅说:“如今,二房只剩下娘和那个丫鬟了,娘当然知道,只差一步就可以成为正室夫人了,如果不是为了你弟弟,又如何愿意离开?仪儿,你不能留下,听话,不然,他们真会杀了你弟弟的。娘就这么一个儿子。”

    周仪说:“娘,那么他是你孩子,女儿就不是你孩子吗?不,女儿不走,要走,娘自己走。”

    母女俩僵持不下,不欢而散。

    而轻烟院里,发冷的池水,让落叶也显得孤独。

    秋风拂过水面,带起涟漪,却没有鱼儿露出来。

    岸边的水榭,光秃秃的,似乎许久没有人来过了。

    只有那木芙蓉,依然开的欢快,似乎把自己当这儿的主人了。

    水边,路边,围墙边,到处都有木芙蓉的影子。

    周筝筝对水仙说:“要换季了呢。大家的冬衣,都备好了吗?”

    水仙拿着登记册子说:“都备好了。只是,苗姨娘那边,因为进来太晚,针织房活又太多,没忙过来,所以,还没做好呢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针织房还没好?不会吧,往年,针织房都是很有效率的。”

    “今年不一样,针织房换了好几批人,新来的不如旧的,都还没上手呢。再加上这工钱,之前和咱们国公夫人说好的,可后来换了孙氏管家,孙氏小气,把工钱随意克扣,针织房就更加消极怠工了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问:“现在不是早就是风三娘管家了吗?”

    水仙说:“府上支出大,就算是三夫人管家,可也拿不出那么多银子来填补这亏空,那在孙氏手上欠着针织的工钱,只好一等再等了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点点头,“这倒也是,风三娘没有什么嫁妆,根本就填补不了这么大的亏空。”

    水仙问:“姑娘,那秋香院的冬衣,打算怎么处置呢?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让她们就这么等着吧!谁让她们进来得晚。如今大家都没银子,针织房没有拿到想要的工钱,就是这样的速度,谁逼迫都没用。”

    水仙说:“别人倒也不怕,就怕苗姨娘闹。听秋香院的奴婢们说,那苗姨娘可是动不动会打骂下人的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摊了摊手说:“横竖她们都快搬出去了,要闹就让她们闹去吧。”

    出乎意料之外的是,虽然就她们没有冬衣,可是,谁都没有闹。周仪还穿上了周云萝送给她的冬衣。

    不但如此,也不知是谁传了出去,说是二房的姐妹现在很团结,周云萝去哪里都带上周菲菲和周仪两个庶妹。

    风三娘却来找林莜,求林莜收回管家权,林莜也没有拒绝,只是说,等二房搬出去了,这个家,她还是愿意管的。

    这话被周宾听到了,去告诉了老国公夫人,老国公夫人很生气,“这贱人就这么希望赶你走!宾儿,你赶紧娶个继室回来,给自己长长威风!”

    周宾说:“这一时之间,让儿子上哪里找呢。”

    老国公夫人看了看周仪,说:“来不及了,得在建府之前找到一个愿意支持你的外家!如果找不到,你看,苗姨娘曾经是定国公嫡二爷的长女,你看,有没有可能,让他们父女,重新相认?这也是件善事啊。”

    如果能让苗姝梅重新认回定国公府,苗姝梅那么爱周宾,那就等于让周宾重新得一助力啊!老国公夫人说的好听,好像是为了苗姝梅父女相认在做善事一样,其实,还不是为了自己的二儿子!

    不然的话,老国公夫人才没这个闲工夫做善事呢!

    周仪一脸无奈,“可惜我们外家祖父多年以前,就曾对族人说过,再不认回我娘,而我外祖父早就不在,如今是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周云萝说:“妹妹何必这么说呢。不管如何,他终归是你外祖父,这骨肉血亲,又如何会断的了的。再说了,当年你外祖父,说也是说和你娘断绝关系,并没有提到你啊。”

    这话点醒了老国公夫人,当下笑道:“是啊,仪儿,你娘可以不去认,可你还是要去认的。谁都没说你不能去啊。”

    周云萝拉着周仪的手,说:“仪儿,你若是自己不好意思去,那让我带你过去。横竖,他们定国公府的人,也不会不给我这个面子吧!”

    周仪说:“那是自然,二姐姐过去,谁敢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老国公夫人却觉得周云萝一个人过去不行,说:“我看,还是让阿筝跟仪儿一起过去吧!”

    周云萝一听,就怒气上来,“祖母,这是二房的事,何必要劳烦大姐姐呢?”

    老国公夫人白了周云萝一眼,“你不想让你大姐姐去,你大姐姐还没说要去呢。”

    周仪说:“怕只怕大姐姐不愿意去了,我们还碰了一鼻子的灰。”

    老国公夫人说:“都是国公府的事,她为何不去?”

    周云萝说:“只怕她勉强过去了,不但没办好事,反而还害了仪妹妹。”

    老国公夫人黑着脸说:“既然如此,云萝你也过去。我且要看看,谁能背的起姐妹不合的罪名。”

    周云萝只想一个人出出风头的,她料定她去说,定国公府一定会认回周仪,这个功劳何必要让周筝筝抢走。

    更何况,她也听说,林枫最近和定国公府多有来往,她来想借此机会,多看看林枫呢。所以她才不想让周筝筝过去。

    无奈老国公夫人执意要周筝筝一起去。

    周云萝和周仪手拉着手出去后,笑道:“好妹妹,你等下去找大姐姐,让她不要过去好不好?大姐姐性格不好,我怕她一起去,这事情就给搞砸了。”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