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八十四 要决裂
    原来,周菲菲那日听了周子叶的建议之后,就想着怎么见到李姨娘,当面和她说一说。

    无奈她身份低微,哪怕是这样一个愿望,也是难以实现的。

    周云萝“仗义”帮她去找周宾,说:“父亲,如果您可以让李姨娘把一切都推给周筝筝,那么,大房就推不开责任了。”

    周宾灵光一闪,“你说的对,我怎么没有想到。不过,周筝筝只是个孩子,推给她没有用处。要推,就全都推到林莜头上去。”

    周宾已经忘了,是林莜把她唯一的高丽参出让,才换来周宾儿子的一条命的。

    “父亲,那也行。”周云萝显然更恨周筝筝,不过也赞同周宾的主意,“不过,大伯母总归是太后娘娘的亲侄女,李姨娘就这样推给大伯母,未必会让人信服。除非,让李姨娘自杀。用死,来告诉大家,凶手是林莜。”

    周宾想起娇滴滴的李姨娘,面有不舍,不过,为了拌倒大房,周宾还是同意了。

    周宾早就想好了,只要能拌倒林莜,太后娘娘就会迁怒周瑾轩,周瑾轩就会被孤立。到时候再接住林枫的帮助,给周瑾轩一项罪名,让周瑾轩入狱。大房的嫡孙周瑜恒还小,尚不能主事,那么,整个吴国公府,包括爵位,都会是二房周宾继承。

    周宾可不会只是光想想,他是马上就付诸于行动的。

    于是,周宾买通了狱卒,乔装打扮进入牢房见到了李姨娘,威逼利诱之下,承诺会安排周菲菲日后嫁给达官贵人和上好的嫁妆,李姨娘为了周菲菲,答应自杀。

    然后,李姨娘留下一封信,就死了。

    “听说,李姨娘还留给衙门一封书信,也不知怎么,那封信写了好几份,还流传到了民间,县衙老爷见事情不妙,不愿意得罪国公府,就派了人带了书信过来。”青云一五一十地禀报道。

    “书信?什么样的书信?现在书信呢?在哪里?”周筝筝问。

    青云说:“书信如今在国公爷手中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马上赶回书房。

    却见周瑾轩手拿着书信,一脸怒容。

    “父亲,可以给我看看吗?”周筝筝说。

    周瑾轩想到周筝筝最近的表现,简直不像一个八岁孩子,成熟而果断,就把书信给了周筝筝。

    原来,书信是李姨娘用死来保证,杀害孙月娥的凶手是林莜。

    “这实在说她还可笑了。怎么可能会有人相信呢?”周筝筝说。

    周瑾轩眉毛一拧,重重一捶桌子,“这个李姨娘,实在是太可恶!竟然如此污蔑阿莜!”

    周筝筝把那封书信,放进抽屉里去,笑道:“父亲,李姨娘素来胆小怕事,又如何会胆量污蔑母亲呢?何况,周菲菲都还在国公府呢,李姨娘就算是自己想死,难道则不顾及周菲菲了吗?”

    周瑾轩看向周筝筝,“你的意思是……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很简单,李姨娘不是自己要死,是有人逼她自杀的。”

    周瑾轩缓缓坐了下来,“你是说,是你二叔父?”

    周筝筝点点头,也坐了下来,“父亲,你想啊,如果杀孙氏的人是李姨娘,那么,西平侯府的人,就会和二房结仇,因为,李姨娘是二房的人,可若是我娘杀了孙氏呢?那么,结仇的就会是我们大房所有人了。”

    周瑾轩怎么会不知道这个中利害,只是他不希望那个人是周宾,“阿筝,你说是周宾,可有证据?”

    周筝筝点点头,看到茶杯空着,就让奴婢去泡茶,“父亲,有人亲眼看到二叔父乔装打扮,买通狱卒,进入看望李姨娘。巧的是,二叔父一进去,第二天,李姨娘就自杀了。”

    周瑾轩神情凝重起来。

    茶水上来了,周筝筝说:“父亲,先喝辈茶,凉凉心吧!横竖这件事,他们是暗算不了母亲的。”

    周瑾轩接过茶,闻了闻茶香,道:“这是太平猴魁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茶是好茶,可惜,茶香太冷,沉不住,就好像二叔父,沉不住气,过早想加害母亲,结果,一定会搬起石头砸自己脚。”

    周瑾轩说:“阿筝,你说他是搬起石头砸自己脚,可如今,这书信被抄了好几份,分到外头去,百姓们都议论纷纷,说是阿莜害死了孙月娥。只怕阿莜是平白无故惹了一身罪了。”

    “父亲,那又如何?我娘是郡主,谁敢动她?再说了,有谁又会相信,一个尊贵的郡主,会去杀害一个普通的内宅夫人?难道只凭李姨娘的一封遗书,就可以判定我娘有罪吗?”周筝筝喝了一口茶,“只是,人言可畏,虽然没有证据,可人言却可以把我娘推到杀人凶手这个位置,最后西平侯府就会信以为真,和父亲结仇。所以,如果可以平息人言,甚至把人言给拌过来,就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周瑾轩起身,负手于背后来回走了几步,说:“这也不难办。”周筝筝点点头,“父亲,是不难办,只要父亲愿意狠下心来,四处派人散发流言,说是二叔父指示李姨娘杀害孙月娥的,在李姨娘自杀的前一日,二叔父曾经来看望过李姨娘,这就是最好的切入点。如此一来,舆论就会调转风头,二叔父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。”

    周瑾轩沉思着。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父亲,如今舆论刚刚开始,我们还可以做点什么,若是久了,做什么都没用了,到那时,我们又会多一个仇人——西平侯府。”

    周瑾轩叹了口气,端起茶来却又放下。

    周筝筝跪了下来,“父亲,女儿知道你不忍心亲自下手对付二叔父,可您知道不知道,父亲的一味宽容,才导致二叔父越来越过份!二叔父若是还念半点亲情,都不会这么卑鄙地加害我们!”

    周瑾轩点点头,眼神射出一丝犀利,“阿筝,为父明白了。只是先前,想到你祖母的不舍,所以才步步退让。如今,却已经是退无可退了!”

    周筝筝这才舒了口气,“父亲终于想通了就好。”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