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八十三章 有情人
    桂花开了,吴国公府一片浓香,雁南飞去,最是秋高气爽的时节。

    周筝筝身后跟着青云云抱着个红木了书箱,一起来到周瑾轩书房内。

    “阿筝,你怎么来了?”周瑾轩正在收拾藏书阁上的书籍。

    周筝筝把书箱子放在桌案上,“父亲,女儿今日在这里温习书本,好吗?”

    周瑾轩回头看了周筝筝一眼,说:“这不好,等下,林仲超就要来了。我们约好在这里见面的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无妨,我可以去内阁看书的。”

    周瑾轩拿了本线装书,放在桌子上,“说来,你和仲超,也有好几年没见面了。爹还记得,小时候你们在宫里,玩得还算好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父亲不要给我们引见了,女儿只想安安静静地在内阁里看一会儿书。”说完,拿起刚才周瑾轩放桌子上的书,翻动几下。

    这时,有人来禀报,说是林仲超来了。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父亲,女儿进去了。父亲不要告诉他,我在里面。”

    说完,就小跑进了内阁。青云也抱了书箱子,跟了进去。

    周瑾轩觉得周筝筝今天举动很奇怪。

    周筝筝坐在内间,听到林仲超来了,可是他们说话声音很轻,她听不清楚。

    周筝筝干脆放下书本,轻手轻脚地走过去,躲在珠帘后面。

    这回,听清楚了。

    “吴国公不必客气,这支高丽参你务必要收下,也算是感谢您对我父亲的照顾。”林仲超把一个长形锦盒,放在书桌上,“您和国公夫人都中了二房的毒,唯一的一支高丽参也被送过去救人了,必须在近日吃下高丽参,才能保证毒清康复。还请您收下。”

    周瑾轩应该是推辞了好一会儿,终归是推辞不过去了,便说:“那我收下了。只是,豫王殿下的身体,也需要高丽参去医治……”

    “无妨,我还有。”林仲超说。

    周瑾轩看着林仲超苍白的脸,说:“豫王,您最近还好吧!太子临终之时,把你托付于我,若是需要我帮助,我愿意效犬马之劳,还请豫王明说。”

    “不,不需要,吴国公的心意我领了。我真的不需要您任何帮助。”林仲超拒绝得如此彻底。

    二人都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“我走了,请留步。”林仲超说完就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周筝筝忍不住掀开珠帘,看到那个白衣飘飘的背影,心里一痛。

    “父亲,他就连送都不要我们送吗?”

    周瑾轩点点头,“他似乎不想和我们过于接近。可如今,我怎么能对他放心得下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缓缓走过去。

    “阿筝,你去哪儿?”周瑾轩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想一个人走走。”其实周筝筝只是想跟着林仲超走几步。

    难道单薄的背影,好像被风一吹,就会倒下,可是,却依旧昂首挺胸,大步向前——周筝筝真想上前握住他的手,告诉他,这一世,她可以帮他走接下来的路。

    此时,暖暖的阳光照在院子里,将一夜的寒霜都化开了。

    瓦楞上,霜水一滴滴掉下,将地上干硬的泥土又湿润了。

    菊花香味已经淡去,幽幽桂花香扑鼻,整个府内寒风阵阵,而那红色的枫叶,铺满了一地。踩上去沙沙作响。

    周筝筝就这样跟着林仲超,一前一后地绕过一道道抄手游廊,林仲超也许是不知道有人一直在跟,也许是知道,总之他没有回头过,更没有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忽然,从斜刺里一个人抱着一堆衣服冲了过来,林仲超没有躲开,那个人,正好撞在了林仲超身上!

    周筝筝看地很清楚,那是一个女孩!还是周仪!

    “这位公子,真不好意思。把您的衣服弄脏了。”周仪起身连忙道歉,抬起好看而狡猾的眼睛。

    林仲超衣服是被弄脏了。他本来就是穿着白衣,周仪又是抱着要洗的衣服冲过来,白衣容易脏,顿时救变花了。

    林仲超只是看了周仪一眼,就走。

    周仪一怔,一般的人至少会说声“不要紧”才走得吧!林仲超竟然一句话都没说就走!

    这怎么可以!她就是故意冲过来弄脏他衣服,从而给她和他一个相识的机会的!

    “公子,要不,您把衣服留下,我给你洗干净了再拿回去还您。”周仪冲过去,拦在林仲超面前。

    可是,出人意料的是,林仲超狠狠地说:“你若是还拦着我,我就四处喊了,到时候,你就会多一个跟屁虫的名声。”

    周仪简直不敢相信,林仲超怎么这么厌恶她!

    怎么可能呢?这可是他们今生的第一次见面!

    看着林仲超冷冷地走过去,周仪心都要枯萎了。

    为什么会这样呢?

    周筝筝继续跟过去,也不看周仪。

    快到外院的时候,林仲超忽然回头,停住了脚步。

    “周大小姐,请问,你要跟着我到何时?”

    周筝筝吓了一跳,差点就撞到他身上去,连忙地,她后退几步。

    他面容依旧是冷冷的,好像千年不化的冰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是主人,你是客人,主人送客人,不是很正常的吗?”情急之下,周筝筝编了个谎言。

    “真是这样的吗?”林仲超上前几步,冷冷的气息直逼她的额头,她忽然心跳加速,慌张下挪开了眼睛,“当然……是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周大小姐,我奉劝你,有时间做一只跟屁虫,不如多花点时间用点脑子,对付你们二房。昨天,我就看到,周宾偷偷买通狱卒,进入县衙大牢里,看望你们二房李姨娘。”林仲超说完就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看着他的背影,周筝筝如梦初醒。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周宾去见李姨娘了?

    周宾最是薄情寡义,对女人更是如此,怎么可能会去探望深陷牢狱之灾的李姨娘,他怕是恨不得李姨娘早点认了罪,把孙月娥的死给承担下去吧!

    那周宾去见李姨娘,又是出于什么目的呢?

    周筝筝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“姑娘,总算找到你了。”青云抱着大书箱子跑过来,气喘吁吁地说,“不好了,李姨娘今日在牢房里,自杀了!”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