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八十章 救胎儿
    大厅里,秋露泡的大红袍已经喝得不少,御史中丞史红斌合上了笔记折子,对在对边坐下的温太医说:“都查过了,孙月娥的确是暴病而亡的,老国公夫人给出的证据都已经记下了。温老太医,我们可以回去对皇上复命了。”

    温太医严肃地皱起了眉毛,“可我刚刚给周孙氏粗粗看过,她并非死于暴病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老夫人似乎不想让我们再查下去,温太医何不给老夫人一个方便,横竖,这人都已经死了。”史红斌想起早朝刚散的时候,周宾暗示他不要深究孙月娥的死因!

    周宾和史红斌也算有点交情,何况这又是他的家事,史红斌不想管。

    温太医说:“史大人,这是人命关天的事,岂能随便儿戏?”

    这时,林枫过来了,“温太医说的极是,本王也想知道,周孙氏是怎么死的。周孙氏不曾有过大病,怎么可能暴病而亡呢?”

    见林枫都这样说,史红斌只好说:“的确是应该查清楚才是。”

    温太医在林枫的支持下,终于可以仔细检查孙月娥的尸体了。

    老国公夫人惊出一阵冷汗。

    虽然她不知道凶手是谁,可不管是谁,都会给人二房管理不周的感觉,说不定对周宾日后的仕途,还会有影响。

    周筝筝看向人群中站着的苗姨娘个和她女儿周仪。

    苗姨娘似乎并不知道周仪做了什么,安安静静地站在周宾身后,时不时拿出帕子给周宾擦汗水。

    而她身后的周仪,眼睑垂下似乎在想什么,眼神透着莫名其妙地阴狠。

    周筝筝笑了。

    好一个镇定自若的周仪!

    “老夫人,温太医说,孙氏腹中的胎儿,尚且活着!”玉嬷嬷惊恐地对老国公夫人说,说得很轻,可离得近的几个人都听到了。

    周筝筝简直不能相信,孙氏死去已经三日了,腹中孩子竟然还活着?

    “几个月了?”老国公夫人这才想起,最近孙氏肚子是比过去大了很多,可孙氏说是因为吃好睡好长胖了,老国公夫人也以为是如此,也就没有仔细看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的确是怀孕了。

    “温太医说,已经七个月了。”玉嬷嬷说。

    老国公夫人叹了口气,“可惜了。孙氏真的太不小心了。”

    玉嬷嬷说:“温太医说,胎儿还有救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老国公夫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    玉嬷嬷点点头,“温太医医术高超,宫里的娘娘,好几次难产都是温太医妙手回春的,既然他说能救,就一定能救!老夫人,还是让温太医试试吧!”

    老国公夫人面有喜色,“试试,一定要试试!”

    老国公夫人换了副脸面,央求温太医一定要救那个孩子。

    温太医说:“老夫人,您放心吧!医者仁心,老夫定是会竭力救治的。不过,老夫看了一辈子的病了,好像周孙氏这样的,尚未见过。倒也是让老夫开了眼界了。”

    几个时辰过去了,夜幕降临,林枫也离开了,国公府三房的人也都回去了,奴婢们扫地的扫地,煮饭的煮饭,都各自忙活去了。

    周筝筝本想回自己房间,可林莜心善,拉住周筝筝说再等等,看看温太医有没有需要帮忙的。

    毕竟从死人肚子里取活胎,都还是头一次听说。

    忽然,温太医急急走出来,问在场的人,“胎儿已经取出,是活的!可是气息极浅,只怕是活不过半个时辰,除非,马上用参片置于胎儿肚脐处,才可治愈延年。”

    众人哗然。

    周宾说:“母亲,你库房里还有高丽参没有?快点拿过来救急啊。”

    老国公夫人白了周宾一眼,“你吼我做什么?那支高丽参不是前天刚被你拿去吃了?你就这么给忘了?”

    周宾急了,“母亲,你莫非就只有这么一支?”

    老国公夫人愤然说:“你以为呢?你母亲我可不像你大嫂,库里存了一打的高丽参!”

    这话提醒了周宾,对啊,林莜当初的陪嫁,就有高丽参!进宫参见太后,太后也赏赐了高丽参给她。

    可是,如今和大房已经有隔阂,周宾撇撇嘴,不好意思跟林莜要。

    周筝筝低声对林莜说:“娘,女儿知道您只有唯一一支高丽参了。您说您明天要炖了吃,来解那香炉的残毒的。”

    林莜淡淡一笑道:“那毒娘亲没吸入多少,真想要高丽参,娘亲去求太后就是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娘,就算是太后,也没有那么多高丽参存着。您若是给了他们,您就没得吃了。虽然您没吸进多少毒,可是也是吸了,那残毒在您肚子里,总有一天会发作的。”

    林莜摸摸周筝筝的头说:“娘亲相信善有善报,不管如何,总是不能见死不救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他们要害你,你还有救他,的孩子?”周筝筝不解。

    林莜说:“阿筝,那个孩子是无辜的。若是我袖手旁观,我和二房又有何异呢?”

    而那头,周宾和老国公夫人商量着去宫里求。

    可是高丽参不是一般的药材,求到宫里去,也不一定会有人给。就算是愿意给,可来来回回,绝对会超过一个时辰,也来不及救孩子了。

    周宾和老国公夫人都快绝望了,林莜已经让人把她唯一的一支高丽参取来了,“温太医,这个,您拿去用吧!只要能救那个孩子。”

    温太医看着林莜,不敢相信,“夫人,适才,周孙氏可是要加害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都过去了,死者为大,况且,祸不及无辜,那只是一个孩子。”林莜说。

    温太医敬佩地看着林莜说:“夫人以德报怨,真是让人景仰。”

    林莜说:“额恩太医过奖了,还是尽快救治孩子吧!”

    温太医接过那支高丽参,就走进帘子内了。

    周筝筝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老国公夫人看了周宾一眼,周宾会意,走过来跪在林莜面前,“多谢大嫂。”

    林莜忙退到一边去,躲开了周宾的下跪,“二叔这是做什么呢?都是自家人,哪里能见死不救的。”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