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七十九章 齐王情
    宫中的孙才人当天就收到了母亲的来信。

    “母亲也真是的,孙月娥是孙家大房嫁出去的庶女,也值得母亲亲自写信要我出面。”孙才人随手把书信扔进炭火里等晚上庆丰帝来了,也只是随意提一提。

    谁知,庆丰帝却非常感兴趣,“吴国公府若是连孙氏的死,都对世人交待不清,那就名声扫地,朕若是要让吴国公下马,可是容易得多了。此事重大,需让人好好查明孙氏的死因!”

    原来庆丰帝正想找吴国公爷的茬呢,便派御史中丞史大人和温太医一同前往吴国公府,查个明白。

    当然,为了尊重周瑾轩,庆丰帝事先召来周瑾轩并经过周瑾轩同意的。

    吴国公府。

    大院里,被太阳晒了整日的瓦楞越发显得乌黑,似乎可以拿来磨墨用了。

    瓦楞的下面,两个大水缸左右摆开,好像两个门神,守着大堂的出口。这两口水缸的水,平日里是不用的,万一遇上火灾,就派上大用场。

    孙氏的死,对周云萝是很大的打击。

    “我娘一定是周筝筝害死的!”周云萝冲过来要打周筝筝。

    周筝筝一反手就把周云萝推开,“二妹妹怎么满口胡话,这几日来拜祭二婶婶的人多着呢,二妹妹不怕胡说八道让祖母不高兴啊!”

    老国公夫人听了果然骂道:“胡说些什么?孙氏死于疾病,和吴国公府谁都没关系!”

    “不是的,不是的。祖母你包庇周筝筝,你偏心!你偏心!”周云萝差点失去理智,对老国公夫人都咆哮起来。

    周子叶连忙把周云萝拉回房间,大声呵斥道:“姐姐,你冷静点!你这样是不能为母亲报仇的!还会把自己的命都搭进去!”

    周云萝声嘶力竭地大喊:“那你要我怎么办?若不是你一再让我不要轻举妄动,娘会死吗?如今我总要做什么,难道看着娘被人害死却无动于衷吗?”

    周子叶说:“你是应该做点什么,可是不是在这里闹腾。”

    周云萝擦干眼泪,问:“那我能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打听到了,母亲死得很蹊跷,祖母想要压下这个事,可是皇上很重视,已经派出御史中丞来查真相了。你不是跟御史中丞的女儿关系不错吗?可以过去露个口风,免得到时候史大人被祖母给骗过去。”周子叶心里也很恨老国公夫人,不过他比周云萝镇定。

    周云萝这回听懂了,“我这就去。”

    周云萝一身素服,跟着奶妈坐马车出门,不久就到了御史中丞大人府门口。

    “请通报一声,我是周云萝,找你们家小姐。”

    那门卫是见过周云萝的,自家小姐一向和周云萝交好,于是马上进去禀报。

    史大人的女儿史婉儿准她进来。

    周云萝进来大厅,哭了起来,“我是听说你父亲史大人会来调查我母亲的死因,特来求史大人,一定要为我作主!”

    史婉儿虽和周云萝交好,可却不愿意惹事,便说:“父亲也是刚刚接到圣旨,已经出门了呢。我一个女儿家,也是不好要求父亲什么。不过,天有不测风云,人有旦夕祸福,云萝妹妹要节哀顺变才是。”

    周云萝见史婉儿没有之前那么热情,就知道史婉儿怕是捧高踩低之辈,心中暗骂,若是有朝一日得势,一定不会放过史婉儿!

    从御史中丞府出来,周云萝忽然看到林枫的马车经过。

    眼中燃起巨大的希望,一向温润如玉的林枫,一定会帮她的!

    想都不想,周云萝就冲上去,拦在了林枫马车前。

    “何人如此大胆,连齐王殿下的马车也敢阻拦!”车夫呵斥着急急停下,这才没有撞上周云萝。

    “齐王殿下,是我,我是云萝啊。”周云萝喊着。

    林枫掀开车帘子,看是周云萝,面有喜色,“云萝妹妹,怎么是你?快上来说话。”

    周云萝顾虑了一下,上了车。

    “齐王殿下,我娘被人害死了,连我娘肚中未出世的弟弟也被加害,可是祖母不愿意将凶手绳之以法,还请殿下为我作主!”周云萝对林枫哭诉,那梨花带雨的样子,楚楚可怜,灵动有致。

    林枫心头一软,美色当前,他哪里能不心动?

    “你娘的事,本王也略有听说。父皇已经派了御史中丞大人和温太医前往吴国公府了,看这个时辰,应该是已经到了。”林枫说。

    周云萝哽咽道:“就怕祖母不愿意说实话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本王也过去。”林枫柔柔望着周云萝,“有我在,谁也别想阻止调查你娘的死因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齐王!”周云萝凝视林枫,找到了依靠的感觉。

    四目相对,林枫轻轻抓住了周云萝的手。

    周云萝一张脸红得如同煮熟的大龙虾。

    吴国公府并没有处处挂白,老国公夫人吩咐了,除了给孙氏应该有的体面不能省,丧礼还是要低调一些。

    林枫此行也是以来拜祭孙氏为借口,其实孙氏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内宅夫人,林枫作为齐王亲自来拜祭,显得太隆重了。可周云萝故意让大家都看到她和林枫在一起。

    老国公夫人带大家对齐王下跪,林枫让大家都免礼。

    “老夫人,御史史大人可来了?”林枫问。

    老国公夫人看了周云萝一眼,暗骂周云萝真是傻,她一直护着的是二房竟不知道,还请来齐王去查国公府的丑事。难道周云萝不知道这查得越深,丢脸的是周宾吗?

    周宾丢了脸,对周云萝又有什么好处?

    为了一个孙氏,周云萝要陪上整个二房的名声,这样值得吗?

    原本老国公夫人还对周云萝有愧疚的,还琢磨着怎么帮衬周云萝嫁给齐王来弥补她,可现在老国公夫人对周云萝很不喜了。

    “回齐王殿下,史大人和温太医已经问完了整个经过,正在大厅做笔迹,打算回去了呢。”老国公夫人看来已经打发好了那两位大臣。

    林枫嘴角挑起,不屑冷笑,“是吗?父本王觉得周孙氏的死,另有内情,本王先去见见那两位大臣,老夫人请便。”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