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七十八章 飞来祸
    从春晖院回来,看到水莲肚子里的胎儿已经保住了,周筝筝看着铜镜,理了理额发。

    水莲昨晚要对孙月娥下手,周仪忽然出现,给了水莲坠胎药说是毒药,水莲刺中孙月娥手臂就走了,然后第二天孙月娥就死了,身中数十刀,还在现场发现了李姨娘的簪子。李姨娘竟然蠢得跑去认领这个簪子。水莲早上忽然胎儿不稳。

    这一连串的事情,似乎背后有个人,借水莲的手去杀孙月娥,结果孙月娥没死成,那个人就自己杀了孙月娥,还扔下簪子嫁祸给李姨娘,而水莲因为碰了坠胎药,差点就滑胎了。

    如果都让那人得逞的话,那么事情的结果就是,孙月娥被杀,李姨娘作为凶手要被沉塘,水莲则失去了腹中胎儿。

    二房三个人,只有苗姨娘没有受到损失!

    而一向被老国公夫人喜欢的李姨娘和怀有周宾骨肉的水莲一旦被害,那么最有可能升为正室夫人的,就是苗姨娘了。何况周宾还如此喜欢苗姝梅!

    还有,孙月娥当时被水莲刺中手臂倒在地上并没有死去,而是匕首上的坠胎药进入她皮肤,孙月娥剧痛难忍,才昏死过去的!

    孙月娥当时可能怀有身孕了!要不然,不会痛昏过去,让水莲误会孙月娥已经死了!

    真相是昭然若揭了。

    可如果是苗姝梅做的,那不足为奇,可水莲说,这一切都是周仪做的!

    一个七岁的女孩子,可以策划得这么深,进行得这么周密,手段是这么阴狠!

    周筝筝很不解,周仪这次进入吴国公府,究竟是为了什么呢?

    那几个守佛堂的奴婢虽然被送到乡下庄子上去了,可多嘴的她们还是把她们看到的,告诉了府上几个奴婢。

    巧合的是,青云早上去锻炼身体,经过佛堂,听到了她们的议论。

    “姑娘,奴婢听说,二夫人不是一个人死的,她肚子里还有一个孩子。”青云过来报告周筝筝。

    “可是老国公夫人对外没有提胎儿的事。”周筝筝忽然预感到,这回西平侯府,可不会就这样算了。

    豫王府。

    林仲超坐在楠木虎皮凳上,听着红樱说话。

    “等水莲离开后,我亲眼看到周仪走了进来。她挥动着匕首,在孙月娥身上刺了一刀又一刀。期间孙月娥醒过来两次,可最后还是死了。我断然不知道,一个七岁的女孩子会有这么大的力气,连续对着人刺下去。孙月娥身上都是血窟窿。周仪走的时候,还扔下一支簪子,神态没有一丝慌张,好像她刚才杀的不是一个人,仅仅是一头猪一样。”红樱掩饰不住她的震惊。

    就算红樱之前一直是跑江湖的小混混,可看了这样的杀人现场,还是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“一个七岁的女孩子,就算是杀一头猪,也断然没有这样的镇定,更何况是杀一个活生生的人。”林仲超垂下眼睑,看着手中的骨瓷茶杯,“这得有多大的仇恨,才能让一个七岁女孩,下这么大的毒手啊。”

    阿明把新买的鸟笼挂上去,说:“一个七岁的女孩,根本就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,除非是鬼魂附体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不由想到前世的周仪。

    当时,也是七岁的周仪,在大街上被定国公府的人欺负,林仲超看不过去,救了她。

    结果,小周仪就天天追着他跑,喊他“哥哥”。

    当时的周仪,虽然性格有点孤僻极端,可还是天真烂漫的。

    “哪里是什么鬼魔附体,分明就是重生一次。”林仲超在心里说。

    阿明送红樱走了。

    林仲超独自一人,看着阿明新买的笼子里关着的金丝雀,想起周筝筝曾经说过,她不想自己好像一只金丝雀那样孤独。

    可是世人,谁不是被关在各种各样的笼子里,任是挣扎而不得出?

    前世,吴国公府上微风如雾,吹皱了如镜的河水。只是河里的鱼儿依然悠闲自若。夕阳染红了树林,河面也显得熠熠生辉。

    岸边,一青一粉两个背影,一站一坐。

    青的是他,粉的自然是周筝筝。

    周筝筝手握狼毫,一点点将朱砂调制的颜色点在纸上。

    顿时,整个画面活泼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超哥哥,我画的如何?”周筝筝转身一个轻盈的笑,双眸含水,似乎桃花绽放一般。

    他没有开口,但他知道他那温柔的眼神,已让周筝筝欢愉一整日。

    “超哥哥,这画是不是感觉缺了点什么。”看着画纸,周筝筝眉头微簇,旋即,又双眼放光,轻轻几笔靛蓝色,将林仲超也画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这个好,这个好!”周筝筝很满意自己的灵光乍现,“超哥哥,你说你在画里面做什么呢?”

    周筝筝瞪大眼睛,一脸俏皮的看着林仲超。

    林仲超爽朗的笑道:“你会做画,我便以舞剑相和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林仲超便一个跳步,施展起来。

    随着双脚的起跳回旋,满地的落叶,不断的发出擦擦的声音,在寂静的树林里,显得格外清脆。

    一把未开锋的剑,如游蛇一般,在青云的手中不断变幻着,风声剑声,回旋环荡。

    周筝筝拍掌称快,眼里满是崇拜。

    落日渐渐西沉,飞鸟也都归巢了。

    “超哥哥,如果你能追上我,我让娘给你多加块红烧肉。”周筝筝跑出一段路后转身朝林仲超做了一个鬼脸。

    两个如精灵般的身影在林间快速穿梭,铜铃般的笑声不绝于耳……

    那年花开月正圆,她在他身边露着笑脸,如今,只有寂寞和他相伴……

    孙月娥葬礼之前的事宜,周宾竟然躲了起来,都是周瑾轩出面搞定。

    幸好这次西平侯府已经宣布和孙月娥断绝关系,不然孙月娥就这么死了,西平侯府不会连个吊唁的人都没有,如此安静。

    可是越安静,越代表他们积压着的怒气,越加地深。

    孙月娥不明不白地死了,老国公夫人对外竟然简单地宣称她是暴病而亡,这分明就是看不起人!

    既然西平侯府不方便出面,于是他们想到了宫中的孙才人。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