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七十六章 正室亡
    夫人?”

    周筝筝笑道:“你用你的脑袋想一下,我们大房有什么理由不让你做正室夫人?孙氏不在了,二房若是不从姨娘中挑一个正室夫人,就要去外头娶一个来,这外头来的人,我们肯定是不喜的,而姨娘里,我们和你最好。为了大房和二房的和睦,我们于公于私,都会扶你做二房的正室。还有,你放心好了,孙氏死后,大家都会以为是新来的苗姨娘害死了孙氏,因为她一来孙氏就死了,怎么会怀疑到你头上呢?”

    水莲几乎是跃跃欲试了,周筝筝眼色一厉,看向水莲微微鼓起的肚子,“当然,如果你不听我的,那你可别忘了,我可以让你成为姨娘,自然也能拉你下来。”

    水莲惊恐地拿手遮住肚子,眼前的这个女孩,真的是八岁的周筝筝吗?为何会说出如此可怕的话来?

    “是,我听你的就是了。”水莲被吓的连忙答应了。

    至于怎么进入佛堂,周筝筝早替水莲想好了。

    前世周筝筝经常被老国公夫人罚跪佛堂,林仲超为了进去陪她,发现了那个佛堂后院菜园子里的狗洞,被荒草遮盖,一般人是找不到。林仲超把狗洞位置告诉了她。

    这个狗洞可以让水莲进出佛堂而不被老国公夫人的守卫发现。

    乌云沉沉地压住东天的半角星空,好像一顶特大的锅底,盖在了天空上,留下了黑不溜秋给世人观看。

    吴国公府的佛堂,今夜是格外地冷,秋风吹得两根红烛的火不停摇晃,桐木长桌上都是湿热一片的蜡油。

    远方,响起几声乌鸦的啼叫。

    孙月娥冷得睡不着,在软榻上坐了起来,拿了锦毯裹在自己身上,呵着手骂道:“你们这些狗奴才,这么冷的天都不来点暖炉!等我出去了,看我怎么收拾你们!”

    没有人回答她。冷风好像野兽的口,张开把她的骂声吞咽掉了。

    佛堂外头,水莲披着一件墨绿色的棉斗篷,脚步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虽然已经下定了决心,可临到真的要做时,她还是吓得浑身发抖。

    手中的匕首,“啪”的一声掉了下来,正好落在她那双桃花纹饰的绣鞋上,疼得她脚直抽筋。

    黑暗中,一双阴森森的眼睛,正盯着她。

    那双眼睛的身体,忽然走近。

    水莲回头,“谁?”

    那是一个七岁女孩子,穿着绯色金丝长裙,双丫髻上随意插着一支绯色珍珠簪子,正站在水莲面前,面无表情地凝视着她。

    她是周仪!新来苗姨娘的女儿,周仪!

    “水姨娘,不认得我了吗?”女孩老成的笑声让水莲浑身一抖。

    “你,你来这里做什么?”水莲问,同时眼睛朝四周张望着。

    “不要看了,没别的人。就算是佛堂的几个奴婢,也吃了晚膳后就睡着了。到现在都没有醒过来。”周仪阴沉沉地笑道,“你应该感谢我用药迷晕了她们,好让你下手。”

    难怪佛堂里这么安静,原来奴婢们都晕过去了。水莲惊慌地说:“什么我好办事,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周仪说:“你不必遮掩,你和我娘都是姨娘,所以都是希望孙氏死的。”

    水莲不敢相信,“你一个七岁丫头,就说什么死啊死的。是你娘教你的?”

    “水姨娘,我是好心来帮你,你却还不领情。你以为,你一把匕首,可以杀掉孙月娥吗?”周仪掏出一包药,“如果你把我的药,抹在你的匕首上,这就不一样了。”

    水莲哆嗦着手接过来,“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在骗我?”

    “你的这条贱命,值得我花功夫骗吗?”周仪说完,转身就走,“机会已经给你了,就看你自己愿意不愿意争取了。”

    水莲追上去想问“你为何不去杀孙月娥”,可周仪走得很快,水莲只好折回。

    看着佛堂昏暗的灯光,水莲咬了咬牙,终于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只是,她们不知道,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,红樱一直躲在草丛里,看到了这一幕。

    佛堂里,响起几声脚步声。

    孙月娥回头看去。

    因为太冷,孙月娥起身把观音佛像下摆着的黄铜镂空暖炉点上火。屋内显得明亮一点。

    看到水莲,孙月娥不由得后背一凉,“你这个贱人,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来要你的命!”水莲挥动匕首,扑了上去。

    孙月娥也不是吃素的,只是她没吃晚膳,这几日又没吃好,心情又不好,难免体力就大不如前,和水莲扭打,渐渐地就处于下风了。

    水莲的匕首,划过孙氏的手臂,孙氏身上绫绡裙子绣的牡丹,顿时裂开了两半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贱人,我素来对你不薄,你为何要害我至此?”孙氏挣扎着要起来。

    水莲冷笑道:“你对我好?放屁吧!你和你女儿分明就是拿我寻开心的!我们这些做下人的,做得好了没有赏赐,做不好了就要被你们责骂。以前我还怪我的命不好,可如今我是明白了,命运是可以自己争取的!”

    孙氏大怒,“你这个白眼狼!”冲上去要打水莲。

    “哗啦啦!”血从孙月娥的手上流了出来,孙月娥又中了一刀!

    本来,这两刀是不至于死的。可是匕首上有毒,孙月娥只觉得身体一软,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不,我不能死。”孙月娥很不甘心,在地上扭成一团,断气了。

    水莲杀了人,害怕得很,“是你逼我的,是你。”慌乱逃走了。

    水莲不知道,她前脚刚走,周仪后脚就走了进来……

    佛堂外,一轮皎月缓缓升起,夜半的风声显得有些阴森森。

    天明了。

    这注定是一个不平静的破晓。

    佛堂内奴婢的尖叫声让吴国公府上上下下都忙碌起来。

    一台担架被抬进了老国公夫人的院子里。

    担架上的人,盖着白布。

    玉嬷嬷把奴婢都赶出院子,只留下几个昨天看守佛堂的奴婢。

    “老夫人,您可要准备好了。”玉嬷嬷扶住老国公夫人,掀开了白布。

    那具血肉模糊的尸体,正是孙月娥!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