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七十三章 断关系
    周宾向众宾客赔礼道歉后,众人纷纷入座。

    然后周宾对老国公夫人说:“母亲,今日本应该让您高高兴兴地,无奈发生了这种事,孙氏就等宴会结束后再处理,宴会万不可停下啊。”

    言辞充满孝心,老国公夫人点点头,“不怪你,我知道你是好孩子。你都是被人给利用了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冷眼看着他们母慈子孝,笑了起来,事情还没有完呢!他们高兴什么?

    周瑾轩一句话也没说,就离开府出门了。

    如今他就算再不愿面对,也要相信周宾夫妇在陷害他和林莜了。

    他若是还留下来,岂不是让林莜和周筝筝难堪?他连生辰宴都不参加了,周宾和老国公夫人才知道他真的生气了,这是对林莜母女最好的支持。

    生辰宴如常进行下去,刚才的那段插曲谁都没有再提。

    周筝筝让青云带水莲先下去。水莲已经不能再待在二房了,可是她的卖身契还在二房手里,除非她成为姨娘,不然她命运堪忧。

    昨日周筝筝找水莲谈过,最先水莲是不愿意的,周筝筝保证可以让她成为姨娘,水莲想到周宾屡次承诺抬她为姨娘,可屡次都推三阻四,就答应了。

    既然周筝筝答应了水莲会保护她,就不会食言。

    这次当众作证,不能说证据一定有效,但至少也打了周宾和孙氏的脸皮,孙氏只怕是经此一次,再也扶不起了,周宾和西平侯府都会放弃她,她已是联姻弃子。所以这个时候,水莲主动和周宾提抬姨娘的事,周宾一定会答应。

    哪怕怨恨水莲背叛二房,周宾也不敢不答应。因为水莲知道的太多,如果不顺从她,只怕她会把周宾的丑事都说出去。

    周宾更不敢杀了水莲,周筝筝在老国公夫人生辰宴上这样闹,二房陷害大房一事已经传扬开来,水莲若是在这个时候死了,外人一定会以为是周宾心虚杀人,那岂不是间接证明了水莲指认的都是真的?

    谨慎的周宾一定会纳了水莲为姨娘,好证明自己的清白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周宾跪求老国公夫人后,水莲不久就被顺利抬为姨娘。孙氏则被关在佛堂禁足,二房暂时由李姨娘管理中馈。

    大房因为是周筝筝出面闹,并没有影响到什么,反而周筝筝的聪明胆略被传了出去。二房不但牺牲了一个孙氏,连带着名声也坏了,可谓输得脸面全无。

    是夜,吴国公府内。

    秋风瑟瑟,落败的花瓣终于被吹掉了,静静的落在泥土里,等着来年,可以化作春泥更护花。深秋的园子里,没有春天的芬香,也没有夏天的热闹,但月光下的静谧,凉风中的那抹清香,更显得让人心静,似乎,连石头也在轻轻呼吸。

    皓月当空,洒下的碎银细细点缀着府内的各个角落。又好像一把盐洒在湖水中,随着微风,慢慢的化开。

    湖边的树影,黑压压的倒在湖面上,似乎是给湖底的鱼儿盖了一层被子似得。

    只是,这宁静的夜晚,到了白日,又是完全另外一副景象了。

    周瑾轩来到林莜房间里,周筝筝正和林莜一起绣花。

    “你们放心,西平侯府已经承诺和孙氏断绝关系了。”周瑾轩坐下来,给自己倒了杯茶,说。

    周筝筝一怔,“父亲今日一天都不在府上,莫非是去西平侯府交涉了?”

    周瑾轩点点头,“小机灵鬼,真是什么都瞒不住你。孙氏竟然想毒害我们,这样歹毒的妇人,西平侯爷若是要包庇她,我就上朝告御状,西平侯爷自然是怕的,如何不宣布和孙氏断绝关系?再者,我也是断然不能放任孙氏如此加害我们。”

    林莜叹了口气,“如今二房又进了一个姨娘,孙氏的日子,更加不好过了。真是自作孽,不可活啊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要我说,如果没有二叔父幕后主使,二婶婶才没这个胆子呢。这件事,二叔父一定有份。不如我们把二叔父一家都赶出去,免得再被他们陷害。本来,祖上就有规定,祖业只能由嫡长子继承,哪里有二叔父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周瑾轩沉默了。

    林莜摸摸周筝筝的头说:“你父亲刚从边关回来,就要赶人,这名声是不大好的。再说了,二房那边没有了西平侯府的支持,以后也没有力量再害人了。阿筝莫怕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没有西平侯府,还有萧贵妃和七皇子呢。二叔父不是已经投靠了七皇子吗?只怕七皇子比西平侯府还难搞呢。”

    周瑾轩说:“你们放心,我已经和二弟谈过了。二弟保证不会再出现类似的事了,终归是我弟弟,我想再给他一次机会。”

    周瑾轩既然如此说了,周筝筝也只好作罢。

    豫王府。

    月黑风高。

    忽然刮起一阵冷风,将一扇没关紧的窗扉吹的吱吱作响,也许是太久没有合上过,木枢都有点裂开了,露出的原木颜色,也已经有些发霉。

    冷冷的月光透进来,在冰冷的地面泼下一层白霜,很凉,也很静。

    风一过去,整个府内又都安静了,安静的似乎没有一个人。就连那茂盛都桃花,都显得没有什么生机。

    红樱被阿明领了进来,二人站在林仲超面前,行礼毕。

    “豫王殿下,今日吴国公府发生大事了,所以民女以家中老母亲病重为由出府,特来告知殿下。”

    红樱是阿明的妹妹,为探听吴国公府的事以奴婢身份进入吴国公府,现如今在林莜院子里做洒扫丫鬟。

    生辰宴上孙氏怎么被周筝筝击败后禁足佛堂,周筝筝又是如何设计让水莲成为二房的姨娘,红樱都一五一十告诉了林仲超。

    林仲超眼中未见波澜,“那我们就让周宾再占点便宜,趁着他纳了水姨娘,把墨池坊的那对母女,也给他送进去吧!”

    阿明问:“那主子希望在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“就在明天。”林仲超笑道,“铁,当然是要趁热打了。”

    原来那日在墨池坊所见的少妇,正是定国公府嫡次子,也就是新任的吏部尚书的女儿,苗姝梅。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