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七十一章 风云起
    收到请帖的遍及京城各大豪门世家。

    从四面八方过来的宾客,几乎把国公府的大门都堵住了。各种寿礼,或是手提,或是马驹驼着,也都纷纷被送进了大堂里。

    专门负责寿礼登记的,就有五人,帮忙整理的下人,更是不下二十人。

    虽然人多,但一切却也都井然有序。

    老国公夫人好面子,这生辰宴自然是请来了整个京城士族圈的人为她庆祝,才让她觉得能凸显得她尊贵身份。

    周瑾轩和周宾,周原也都放下官府上的事务,专门来接待客人。

    林莜,孙氏和风三娘则在里面招待客人。

    周筝筝带着几个奴婢,跟在林莜身后,凡是有贵客来,就礼貌地点头行礼,落落大方。

    不像周云萝和周菲菲,只知道和来宾中的贵女聚一起说话,忙着结交朋友。

    “云萝,那位就是你的大堂姐周筝筝吗?”杜少卿的女儿杜灵灵问周云萝,“真真优雅娴静,和传说中刁蛮跋扈一点都不一样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周云萝显然不喜杜灵灵把大家的注意力转到周筝筝身上,“灵灵姐,你在玉镯子是新的吗?今年京城就流行这个款式呢!我正想让我娘给我打上一对呢。”

    杜灵灵略有些不安,连忙把镯子往衣袖里推了推,“哪有,这镯子是我爹给我的生日礼物,不过也是寻常样式罢了。”

    杜灵灵的爹爹是大理寺少卿,杜灵灵平时最是谨慎低调,从来不愿意穿戴过于奢华的东西,免得被人说道。

    要知道,这几年,大理寺少卿可是连换了好几任,每任下台后都非常地悲惨,并且,每任下台的原因,竟然都是因为贪墨。

    只是,这镯子是杜灵灵的父亲送的生日礼物,杜灵灵舍不得藏起来,就戴在手上了。

    谁知,周云萝竟然不知好歹,哪壶不开提哪壶。

    周云萝对大理寺少卿的事不是很清楚,她还以为杜灵灵是谦虚呢,更加夸起了杜灵灵的手镯。

    杜灵灵面红耳赤,只好借故离开,绕到她父亲杜云礼身边。

    杜云礼正和几个大人在寒暄,杜灵灵越看周筝筝,越是喜欢,很想和周筝筝结交。

    杜灵灵喜欢看身份交朋友,尤其是吴国公府的嫡长女周筝筝,这身份远高于周云萝,杜灵灵早就想通过周云萝认识周筝筝了。

    “父亲,能给女儿介绍那位周筝筝小姐吗?”杜灵灵对杜云礼行礼说。

    杜云礼说:“你说的可是吴国公的女儿?爹爹正好想带你拜见吴国公呢。”

    于是,杜灵灵通过周瑾轩认识了周筝筝。

    周筝筝对杜灵灵可不陌生。

    前世,杜灵灵虽然也像别的贵女一样,看身份结交朋友,但杜灵灵因为她父亲的原因,最后是周云萝的朋友中,唯一没有对她落井下石的贵女,所以,周筝筝对杜灵灵也没有特别的憎恨。

    既然杜灵灵主动来结交她,周筝筝也不会拒绝,和杜灵灵聊起了琴棋书画。

    “阿筝,改日我一定来府上,和你切磋下琴艺。”杜灵灵是个才女,琴棋书画都在周筝筝之上,若是不那么势力,周筝筝也很喜欢她的才华。

    只是,这样一个才女,前世因为她父亲的原因,最后经林枫提议,庆丰帝赐婚给一个纨绔子弟,不能和她属意的男子在一起,倒也是周云萝从中作梗。

    说起来,前世帮周云萝对付过周筝筝的贵女,竟没有一个善终的。

    周云萝表面和她们称呼为朋友,利用完她们后就翻脸无情,杜灵灵还算比较聪明,并没有跟周云萝深交,所以游走于周筝筝和周云萝之间不远了谁,也没近了谁。

    “杜姐姐愿意来,阿筝真的翘首以盼。”周筝筝淡然一笑。

    这时,来宾都已经到的差不多了。周筝筝和林莜相视一眼,周筝筝就回到林莜房间里,叫上几个嬷嬷,搬着那个香炉,在众人的目光中,对着老国公夫人就“扑通”一声跪了下去,“求祖母为我爹娘作主!”

    众人的目光,齐刷刷地朝周筝筝看去!

    老国公夫人冷汗都流了出来,这个周筝筝,当着这么多人对她下跪,又想搞什么事出来?

    早知道就让人拿铁链锁住她,不让她出来了!

    “大姑娘,今天是老夫人的特殊日子,有什么事都等办好寿辰再说好吗?”玉嬷嬷察言观色,笑着要扶起周筝筝。

    周筝筝不起来,眼睛一红,连带着声音都哽咽了,“二叔父和二婶婶给我爹娘送的香炉,原来是有毒的!我娘近来夜里惊梦,体虚乏力,经调查,就是被这个香炉害的!今日当着大家的面,恳请祖母公平对待我爹娘和二叔父二婶婶,给我爹娘一个公道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老国公夫人就气得咳嗽起来。

    什么叫“恳请祖母公平对待”,这不是在暗示她偏心二房,逼得周筝筝只能在今天当众解决这件事吗?

    老国公夫人厉目啘向林莜说:“林莜你是怎么教女儿的?去把周瑾轩叫来。我老了,孙子辈的看来是不想听我这么一个老太婆的话了。”

    林莜装作头晕的样子,“还请母亲恕罪,儿媳今日身子骨好乏,对孩子们照顾不周。只是阿筝所说,句句属实,还请母亲明查。”这话正好验证了周筝筝所说的“香炉害得林莜体乏无力”。

    众人开始议论纷纷,虽说这是吴国公府的家事,可谁不喜欢看热闹?

    再说了,朝廷中还有很多人希望看到吴国公府出点丑事呢。

    这周筝筝这样说,连林莜也这样说,可见这二房,的确有点问题呢。

    老国公夫人脸色越来越难看了。

    玉嬷嬷看了老国公夫人一眼,附耳对周筝筝说:“大姑娘,您平时也是聪明人,这样的场合,摔的可不只是二房的脸皮啊,这可是整个吴国公府跟着没面子。您爹才是吴国公啊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听了反而更加大声了,“若然祖母不为我爹娘做主,阿筝今日就长跪不起!若是爹来了,阿筝就一头撞向柱子,以死明志!”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