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十九章 不要爱
    当时她已经嫁给林枫,墨香做了香料,周筝筝很喜欢,就放在香炉里点上。

    周筝筝的身体变得非常不好,还得了血漏之症,幸好她及时发现了香炉的问题,才没有让身体继续摧毁下去。

    所以,对于这个香炉,周筝筝是很了解的。

    “我要去告诉你父亲,二房实在是太过分了。”林莜说着就要出去。

    周筝筝拉住林莜,“母亲,现在还不是时候。”

    林莜一怔,“那么什么时候才算到时候?”

    “半个月后,就是祖母的生辰宴会,到时,国公府会来很多人,那才叫到时候了。”周筝筝淡定一笑说道。

    “一定要等半个月吗?”林莜不解,“阿筝,你不是一向建议我,要趁热打铁吗?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如果我们现在指控二房陷害我们,一来,我们没有证据,二来,祖母偏心二房,定然不会相信我们的话。可是如果等祖母的寿辰日,家里来那么多人,我们再出示证据,祖母若是还偏心二房,就打了自己的脸了。祖母这么爱面子,定然是不会的。”

    林莜恍然大悟,“那么,你父亲呢?总要先告诉他。”

    “父亲仁厚,就怕他姑念和二叔父的感情,不忍下手,耽误良机。还是先不要告诉他为好。”周筝筝一步步策划着。

    秋天深了。

    豫王府上,新种了一大片的桃花。

    虽然如今早就过了桃花开的时节,可是,豫王府上的这片桃花,却花开不败。

    白的,粉的,红的,杂的,数不胜数的娇艳。

    那是因为,那些不是真的桃花,都是林仲超花重金仿造的假桃花。

    花虽然是假的,可是看起来却和真的没有分别。

    林仲超身穿白衣长袍,站在桃园宛若玉树临风,他身后,站着他的书童,也是小太监阿明。

    “主子,太后娘娘送的魏紫,齐王送的紫荆,定国公送的杜鹃,还有……”阿明朗声汇报着一份名册。

    “都摆在外院吧。”林仲超打断了阿明的话。

    阿明说:“是。吴国公也送了几盆百合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眼睑垂下,遮住眼睛里的悸动,“把百合摆在我书房吧!”

    那些名贵的花,林仲超都随意摆在外院,偏偏对吴国公府的百合这么看重,阿明不由地提醒林仲超,“主子,你说过,你要远离吴国公府的人的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淡淡地说:“我已经离他们很远了。远到都看不到我的心了。”

    阿明叹了口气,吩咐人去摆花了。

    林仲超坐在假桃花下,喝着茶。

    阿明立在他身后。

    “安王的人,都来了吗?”林仲超问。

    安王,乃当今皇上的亲叔叔,一直手握部分兵权,坐镇大西北边关。

    过去庆丰帝登基,就是因为有安王的帮忙。

    因年纪老迈,一直居住边关,

    没有亲属在京城。

    阿明说:“都来了。都在康泰阁里。”

    “好,你去一趟。”林仲超把令牌递给阿明,“平时在宫里,多有不方便,如今在豫王府,和他们联系也方便很多。”

    阿明出府后,快步走入人海中,不久,就走进一座小巷子内。

    那巷子尾一个男子和阿明汇合后,二人坐上一辆马车,才来到了康泰阁。

    如此神秘,直到出来后,已经是入夜。

    “主子,都按照您的吩咐联系好了。”阿明说,“您明天需要亲自见见她吗?”

    林仲超手里捧着一支金簪子,细细抚摸,漫不经心地说:“自然是要见的。”

    阿明笑着露出两个兔牙,“主子,我妹妹也已经进入吴国公府了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皱了眉头,“都说了这很危险,没想到你还是不听。”

    阿明说:“要不是主子救了我妹妹,只怕阿明在这世界上,就没有一个亲人了。我妹妹也是有恩必报的人,希望主子成全她一片心意。再说了,如今主子教会了她制毒识毒,恐怕一般的人,也是害不了她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对着阿明一揖,“阿明,多谢你。”

    夜凉如水,林仲超打发下人们都退下,独自坐在窗边,凝视夜色。

    阿明在侧室里的小榻上早睡下了。

    房间里只点了一盏豆大的灯,发着幽幽的光。

    林仲超想起那日,他临街下车去扶一个跌倒的女孩子时,周筝筝就那样哀怨地站在人群里,那样地瞪大眼睛看着他。

    他假装冷漠地走开,却听见她喃喃的哭声。

    “你为何哭泣?难道是吴国公府的二房,已经开始加害你了吗?”林仲超紧紧握拳,“上一世,你所嫁非人,周云萝就处处陷害你。这一世,就让我为你除掉这个祸害吧!”

    想到前世,他治好病回到京城,就听说周筝筝已经嫁给齐王,成为了齐王妃。

    当时他心都碎了。

    “阿筝,我不怪你嫁给了齐王,可是,为何后来,你要帮着齐王,给我写信骗我过来,让齐王要走了我的命呢?”

    前世的爱恨,并没有在他心里远去。

    最心爱的女孩,却伤害他最深。

    在他即将胜利打倒齐王,成为皇位继承者时,最心爱的女孩,却给他写了信,说是有重要的话要和他说。

    他为了见她,忘记了一切危险。

    他来了,却中了齐王的埋伏,死在她的怀里。

    “为何要骗我?”林仲超的心,狠狠抽搐起来。

    “即便如此,我还是会帮你。”林仲超对着月亮冷笑,“我会帮你除去周云萝,可我仅仅是为了,吴国公爷前世对我有养育之恩。希望这一世,我们不要有别的瓜葛。”

    他似乎是对自己说,只是面前的茶,却是越喝越苦涩。

    重生之后,他就告诉自己不会原谅周筝筝,可是再见这个女孩,看到她明亮的大眼睛,他对她,却是恨不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一世,我一定不会再让自己爱上你。”他对自己说道,虽然手里,还紧紧握着那支金钗。

    那是前世他送她的。

    次日,风和日丽。

    墨池坊一座青石铺就的宅院门前,停了一辆普通的马车。

    阿明先下车,敲了敲门。

    很快,门开了,一个七八岁的小姑娘探出了头。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