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十四章 苗若兰
    定国公府和吴国公府走在一起的时候,总是吴国公府走在前头。

    凭什么?

    周筝筝立马就想明白了这点,笑道:“怎么苗姑娘也和云萝妹妹一样不懂规矩了?来作客不好好地在客厅等着,直接冲到内室里去,可是云萝妹妹教的?”

    一句话哽得周云萝紧紧拽了帕子,脸红起来,回什么都不是,回什么都是错——周筝筝作为长姐说妹妹几句,周云萝若是顶了过去,岂不是验证了她是没规矩的?

    可是,什么都不说,周云萝心里憋得慌。

    苗若兰笑着那帕子掩了嘴,“周大姐姐可是错怪周二姐姐了,我们也是因为喝了太久的酸梅汤,把牙都喝酸掉了,才斗胆过来看看的。周大姐姐若是要怪责,就怪我好了。”

    一席话说的合情合理,既给了周筝筝面子,又帮了周云萝一把,让人挑不出错处来。

    看来定国公府也不是什么简单的地方,要不然,怎么苗若兰一个小女孩就学着说这么贫的话了?

    一句话哽得周云萝紧紧拽了帕子,脸红起来,回什么都不是,回什么都是错——周筝筝作为长姐说妹妹几句,周云萝若是顶了过去,岂不是验证了她是没规矩的?

    可是,什么都不说,周云萝心里憋得慌。

    苗若兰笑着拿帕子掩了嘴,“周大姐姐可是错怪周二姐姐了,我们也是因为喝了太久的酸梅汤,把牙都喝酸掉了,才斗胆过来看看的。周大姐姐若是要怪责,就怪我好了。”

    一席话说的合情合理,既给了周筝筝面子,又帮了周云萝一把,让人挑不出错处来。

    看来定国公府也不是什么简单的地方,要不然,怎么苗若兰一个小女孩就学着说这么贫的话了?

    周筝筝也笑道:“那都怪我招待不周了。只是我正好要去给祖母请安,怕是要耽搁一下了。两位妹妹要不要一起?”

    苗若兰犹豫了,周云萝总算找到说话的机会哪里肯放过,“若兰既然来了,理应去拜见祖母。大姐姐,你带我们过去吧!”

    说的亲昵至极,好像周筝筝和周云萝一直是相亲相爱的好姐妹似的。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周筝筝爽快地答应了,“若兰妹妹等一下,我还有见面礼要送给你呢。”说着走进房间,从抽屉里找出一包麦芽糖,洒上早就备着的特殊香粉,笑盈盈地走出来,塞到苗若兰手里,“这是我最爱吃的,就当给妹妹第一个见面礼了,妹妹不要嫌弃啊。”

    苗若兰看是一大坨麦芽糖,不由地鄙夷地瞟了眼周筝筝,定国公府都说周筝筝又高贵又聪慧,可眼前的周筝筝分明就是上不了台面的一个小气女孩。

    哪有送贵女的见面礼是麦芽糖的?这都是乡下村姑的行径吧。

    除了身世好,周筝筝哪里及得上她半分?

    狭长柔媚的眼睛浮起了几丝不屑,苗若兰鄙夷地接过,放进衣袖里,对周筝筝一点防备都没有了,优越感爆升。

    “只是我这次是一个人来,母亲没来,怕是不好去拜见老国公夫人。”苗若兰一般的礼仪还是很懂的。

    “若兰,我祖母可不是太拘束小节的人。你去看她她一定很高兴的。”周云萝可不乐意了,难得来一个定国公府的嫡女,她当然要带过去给老国公夫人看看看她周云萝多么有本事,闺蜜圈都是些什么人。

    于是,不必周筝筝多说什么,周云萝就劝说苗若兰一起来见老国公夫人了。

    淑华院里,老国公夫人斜靠在躺椅上,大榕树插挂下来的竹帘遮去了大片热气。

    几个奴婢手捧荷叶粥,一口一口喂给她。

    这荷叶粥还是周瑾轩一早让人送过来的,取的是最嫩的带秋露的荷叶。荷叶粥在秋初天气吃起来最是清爽可口。

    周瑾轩虽然是个粗人,可却还记得每年这个时候,老国公夫人爱吃荷叶粥。只要他在家,再忙都不会忘了。

    “阿宾回来后,把剩下的荷叶粥给他送过去。”老国公夫人心念着周宾,但凡有什么好的都不忘给周宾送一份,“这一碗先给子叶送去,跟老师学了几个时辰了,只怕是累坏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玉嬷嬷端着食盒退下。

    周筝筝三人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老祖母,我是定国公府的若兰。”苗若兰很有规矩地行礼,站在周云萝身边。

    周筝筝笑着自动和周云萝站远一些,站到周云萝对侧去。

    “好个标志的小美人呢。快过来让老祖母瞅瞅。”老国公夫人伸出手来欢迎,手指上绿松石戒指闪着光。

    苗若兰走过去又是一揖,“给老祖母请安了。”

    周云萝也走过来,“祖母,若兰可是一直都念叨着要来看您呢。”

    老国公夫人正要给苗若兰见面礼,忽然闻到一股刺鼻的香薰味。

    “咳咳咳。”老国公夫人可是对这味道过敏的,这一闻就剧烈地咳嗽了起来。

    奴婢们马上给她捶背。

    老国公夫人看了眼苗若兰,这香味是从苗若兰身上发出来的!

    定国公府的人简直是欺人太甚,抢了周宾的礼部尚书位置不说,让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孩子单独来拜见也不说,如今竟然还故意抹了她最不喜的香味来刺激她!

    老国公夫人不能再忍了,一言不发地站了起来,被两个嬷嬷扶了下去。

    走前还狠狠瞪了周云萝一眼!

    苗若兰和周云萝都傻了眼了!

    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苗若兰哪里受得了这份气,老国公夫人分明就是不待见她,气呼呼地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“若兰,你听我说。”周云萝忙赶过去解释。

    可是苗若兰此时看周云萝也多有不喜了,要不是周云萝力劝苗若兰去见老国公夫人,苗若兰何至于受这样的气?

    “云萝,既然老夫人不喜欢若兰,若兰再待下去也没有意思了。若兰告辞。”苗若兰瞪了周云萝一眼,就被定国公府的奴婢扶上了轿子,车轮发出咕咕噜噜声,走了。

    周云萝傻了眼。

    她原本是听说林枫给周筝筝送香料的事传遍京城,想和苗若兰一起嘲笑周筝筝的,谁知反而让苗若兰瞪了她一眼。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