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十三章 流言起
    林莜听了有些后悔和周筝筝讲林仲超的事,低声提醒道:“娘知道你机灵,可是皇子皇孙的事,阿筝还是不要议论为好。”

    “女儿知道了,可是女儿今日来找娘,却是因为另外一个皇子的事。”周筝筝眉毛皱了起来,一脸委屈。

    自己的心头肉自打从边关回来,小心翼翼,从来没有在人前皱着眉头,更没有露出过这么委屈的神情,此时乍一垂目,楚楚可怜的样子,倒是让林莜心疼不已,忙拉着周筝筝的手,柔声问道:“阿筝,是谁欺负你了?和娘说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摇着林莜的手,嘴巴扁扁的好像要哭的样子,“齐王殿下买了很多香料给女儿,女儿不敢得罪他,就收下了,谁知,他派了人四处宣扬,说是女儿和他青梅竹马,还说父亲早就有意把女儿……”

    林莜一听就明白了,想到早上奴婢交头接耳在议论香料的事,重重怕了下书案,“真是岂有此理!这齐王,竟敢这么对我女儿,这么对吴国公府!他还真当我们稀罕他不成!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娘,当时齐王是乔装打扮来清香庄买香料的,除了他,不会有别人知道。如今传的满城风雨,就一定是他让人传出去的!何况,他一定以为女儿年纪小,一定不会告诉娘和爹爹,才会如此肆无忌惮。”

    林莜喝了一口茶,郑重地说:“阿筝不要怕,你才八岁,不会影响你什么。只是我们吴国公府哪能容得齐王如此作贱?若是不给他厉害看看,他还当自己是什么了?不行,这事,我要去告诉你父亲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这才放下心来,“娘,有父亲为女儿做主,女儿就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很快,林莜就带着周筝筝来见周瑾轩。

    周瑾轩气得把茶杯都捏碎了。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父亲,女儿受点委屈倒是没关系,可齐王如此小看吴国公府,可见他的心机和度量。这样的人,父亲若是继续理睬他,只怕外人会笑话我们吴国公府忌惮齐王呢。”

    周瑾轩一张脸已经铁青起来,“他敢这样散发传言,分明就是想用阴谋诡计让吴国公府和他绑在一起!可惜他越是如此,我越是不愿和他交好。今后,他的一切邀请我都不会再去。若是二弟喜欢和他往来,那二弟心中就没有我这个大哥了。”

    因为周宾和林枫关系好,周瑾轩连带着把周宾也气恼了。

    林莜说:“既如此,日后齐王那边的请帖,都不必收了。我去跟府上的下人都说一下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就是希望周瑾轩和林莜能看清林枫的真面目,从而和他断绝关系。

    前世她的父母亲就是听信了林枫的花言巧语,再加上周宾的推波助澜,让林枫住在吴国公府也不拒绝,才被林枫陷害,失去了清白,最后不得不嫁给林枫。

    可是这一世,周瑾轩夫妇早早就和林枫断绝关系就更好了。

    吴国公府就再也不会被林枫欺骗,她也不会再嫁给林枫。

    “你们放心,明日我上朝就直接和齐王对峙。”周瑾轩是无论如何也咽不下这口气的。

    撕破脸更好,周筝筝欣慰一笑。

    林枫未免太小看她了,以为她只会被动接受他的安排。可惜他这次算盘打错了。

    周筝筝回到自己院里,青云走过来说,周云萝带着定国公府的嫡女苗若兰来作客,正在大厅里喝酸梅汤。

    “苗若兰?”周筝筝一怔。

    前世,定国公府在最初时是统一跟着吴国公府帮林枫,可在林枫和吴国公府对立的时候,定国公府却分成了两派。

    一派是不管林枫和吴国公府的矛盾,置身度外,就比如被选为吏部尚书的定国公府嫡二子一脉,结果当然是被林枫找了个机会罢免了。至于罢免之后,他们后来如何了,周筝筝前世自顾尚且不暇,哪里有能力知道?

    另外一派,就是定国公府的大房一脉。大房孙辈嫡女苗若兰就是一个代表人物。她妒忌周筝筝的家世,和周云萝一样,表面,是贤良的大家闺秀,其实,蛇蝎心肠,和周云萝并吞一汽对付周筝筝。

    苗若兰眼高于顶,一直拖到二十年华还是未嫁。她前世爱恋的人,正是林仲超。

    为了得到林仲超,她不择手段,用尽一切心机加害周筝筝。可是最后,林仲超死了,她转眼就嫁给了十皇子。

    最后她怎么样了,周筝筝并不清楚。

    “大姐姐。”一声娇滴滴的叫喊,打断了周筝筝的思绪。

    周云萝竟然带着苗若兰,慢腾腾地走过来。苗若兰穿着银粉色的百褶裙,脸如玉盘,娇嫩如花瓣儿,摇着罗扇,笑看着周筝筝。

    她最有特点的就是身段窈窕,柔软得好像杨柳枝一样的腰肢,走起路来自然地摆动,有着大家闺秀别样的风韵美。

    “周大姐姐。”苗若兰跟着周云萝的叫法称呼周筝筝,“好久不见,妹妹好想念你啊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和苗若兰之前其实没有真正见过面,就算有也是跟着各自父母来对方家族的点头交,苗若兰却说好久不见。

    因为就算周筝筝不认识苗若兰,苗若兰却不可能不认识周筝筝。

    五大国公府,真正掌有兵权的只有吴国公府。

    真正受皇子皇孙敬重的只有吴国公府。

    真正让百姓称道的也只有吴国公府。

    真正让皇帝忌惮的也只有吴国公府!

    所以,四个国公府教育晚辈时,总是会提起吴国公府嫡长女周筝筝,要她们以周筝筝为榜样。

    她们从小就要被拿来跟周筝筝比较,周筝筝的一言一行,都会成为几个国公府的谈资。

    所以,周筝筝,哪怕从来没有对不起她们,从来没有认识她们,也会成为其中几个妒忌的目标——周筝筝,如此蠢笨平凡,凭什么,只是因为家族,因为有一个能力强的父亲,得到这么多赞美?

    苗若兰就是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作为定国公府孙子辈的嫡长女,苗若兰并不觉得她要比周筝筝差劲,可是,父母亲总要她主动去和周筝筝打招呼。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